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沈从文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大洋的彼岸(3)


  2月7日,是沈从文访问的最后一天。

  大洋的彼岸,美国规模最大的中文书店——旧金山东风书店,特意安排沈从文与读者见面。时值书店举办“白先勇作品周”,得知沈从文已到了旧金山,在美国南部任教的白先勇,书也不教了,将教学丢给助教,专程北上,与沈从文见面。于是沈从文与白先勇联袂在东风书店会见读者。

  这天下午,东风书店十分热闹,书店门口已挂出特制的招贴,室内摆满各种饮料,特制的大蛋糕组成“欢迎”字样。沈从文和白先勇的著作以最醒目的方式放置在书架上。沈从文和白先勇一到,等候已久的读者群里便响起热烈的掌声。见到这两位一来自大陆、一来自台湾,一老一少两位作家亲密无间,在场的人都十分兴奋。

  白先勇致辞说,沈从文是他最崇敬的一位中国作家。自己从小就熟悉沈从文作品中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沈从文的作品不仅影响了自己,也间接地影响了自己的学生。

  人生短暂,艺术长存。沈先生的小说从少年代直到现在,仍然放射着耀眼的光辉。这期间,中国经历了多大的变动,但是,艺术可以战胜一切。今天大家来瞻仰沈先生的风采,就是一个证明。读者纷纷与两位作家交谈。许多人拿了沈从文作品的英译本和刚刚购到的新书,请沈从文签字留念……大洋的此岸。此时,沈从文在北京的家属、助手及有关部门领导,却心急如焚,——事情起因于沈从文在美国东部访问期间。一次,沈从文在演讲后回答听众提问时,一名台湾报纸的记者,提问时邀请沈从文去台湾。

  问:“您愿不愿意去台湾?台湾方面欢迎您去。”答:“我在台湾没有亲戚,那里也没有我作的事,我没有这样的打算。”

  可是,沈从文的回答却以被歪曲的形式,在台湾的报纸上公开发表了。这一情况很快上了大陆的“内参”,并引起国内有关人士的严重不安……大洋的彼岸。正在东风书店接见读者的沈从文,接到一份由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转来的电报。电报的内容,是对沈从文在美期间讲学的辛苦表示慰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署名。

  沈从文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已经知道台湾记者对他讲话的歪曲报道,以及这事在北京所引起的担心。

  在这之前,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已经排出《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一书的清样,并写信邀请沈从文结束在美国的访问后,顺道在香港停留,以便亲自审阅。

  收到国内的来电后,沈从文与张兆和商量,觉得与其在这种情形下去香港,既怕国内亲友担心,又难免台湾方面纠缠不休,徒惹麻烦,不如取消香港之行,直接返回北京。

  大洋的此岸。虎雏收到父母拍来的不去香港、直接返京的电报后,将其交给王序和王亚蓉,两人十分高兴,将消息转告中国社会科学院有关领导,大家方才放心。2月8日,沈从文结束了在美国的访问,偕张兆和从旧金山起飞,向那块与他一生休戚与共的古老土地回归。——那里,是沈从文人生的出发点,也是他的最终归宿。他的生命之火将在那里继续燃烧。在那里,他将画出自己最后阶段的人生轨迹……

  1985年12月19日,为庆贺沈从文从事文学创作和文物研究60周年,《光明日报》以头版头条显著位置,发表了题为《坚实地站在中华大地上——访著名老作家沈从文》的长篇专访。由编辑部所加的《编者按》说:年高德劭的沈从文先生,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一位重要作家。50年代初期,由于历史的误解,他中断了文学创作,改为从事中国古代文物研究。在这个领域中,他又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就。然而,他是这般谦虚,这般豁达,这般的不计较个人委屈……,坚定地站在祖国的大地上。这一切,正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崇高风范。1939年,沈从文在他的《烛虚》篇里说:

  书本给我的启示极多,我欢喜《新约·哥林多书》记的一段:

  我认得一个在基督里的人,……我认得这个人,或在身内,或在身外,我都不知道,只有神知道。他被提到乐园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为这人,我要夸口。但是我为自己,除了我的软弱之外,我并不夸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