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沈从文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人生掀开隐蔽的一角(1)


  从保靖通往湘、川、黔交界的官道上,沈从文置身于一队军人之中,正由东向西,脚步匆匆地走着。

  此时正值夏秋之交时节,太阳抖着余威,不停地烧烤山林和土地,蒸腾起阵阵滚热的气浪。沈从文身着一件单布军衣,脚上套一双草鞋,背上一个由布单包扎起的背包里,裹着一件旧棉袄,一件旧夹袄,一条夹裤,一双新买的丝袜,一双青色响皮底鞋子,一套白大布单衣裤,褚遂良的《圣教序》、王羲之的《兰亭序》、虞世南的《夫子庙堂碑》以及《云麾碑》字帖各一本,一部李商隐诗集,另加半斤冰糖。背包外插一双自由天竺筷子、一把牙刷,悬一个搪瓷碗,由扣在碗底的铁丝链子系着。腰间缠一条板带,里面放着七块钱。那是出发前支取的九块钱买丝袜、冰糖后的余数。这便是他到保靖后积攒的全部财产。尽管身上没有什么负累,一身洒脱,可这时节走长路,除早晚稍觉松爽,仍极辛苦。由于沈从文心里装着一种企望,和由这种企望激发起来的喜悦,举步却较平时高远。

  不久前,沈从文得一个消息:川军司令汤子模派人到保靖联系,请陈渠珍派四个团的兵力,到川东填防。在双方派代表往来洽谈,商定实际接防的时间、防地范围等细节以后,这消息就得到了证实。这次带兵去川东的司令,就是一年前在桃源驻防的那位张姓指挥官,贺龙也以警卫团团长的身份随同前去。

  一天,满振先跑来问沈从文:“军队开过川东去,要一个文件收发员,九块钱一月,你去不去?如果想去,我去和参谋长商量作调用,要回来也很方便。”

  沈从文很高兴。这时,他心里正有一个划算:应当找机会傍近那些有权长官身边,让他们认识一下自己的长处,若机缘凑巧,自己身上的那点长处得到发现、培养、开发,并终于成熟时,也许会争得一份较好的人生安排。现在也许正是一个机会。此外,这次去川东,军队防地最远处可到靠近三峡的涪州(涪陵)。几年前,满振先、陆皘、田杰三人,小小年纪就曾结伴从湖北宜昌出发,徒步沿长江上重庆。听他们眉飞色舞地说起巫峡的雄伟壮丽,沈从文心里好生羡慕!神往着有一天,自己能亲自去巫峡看看。这下机会来了,只要一到川东,去巫峡就不难了。

  怀了一点心机,一份秘密,沈从文立即同意了满振先的建议。

  现在,他正随着入川司令部的人员,经花垣,从湖南边境小镇茶峒出境,进入贵州,经松桃,再转川东秀山,去龙潭。

  一路上,他们过了许多道河,看到许多用原木扎成的渡筏。过茶峒时,只见白河在碧山中穿流,四川洪安镇、贵州茅坪寨与茶峒傍白河鼎足而立,为三省边境苗、汉、土家族杂居之地。白河两岸茂林修竹,秀色宜人。滨河一座白塔,与横亘在青山翠林之间的一列白崖呼应,映日照月,景物如洗,轮廓十分鲜明;入四川边境,翻过一道高山,山名棉花坡,上32里,下35里,站在山顶废堡前四下看时,云蒸雾腾,群山如巨鲸在大海里攒动;过一个集市,那里每场有5000匹牛马交易;又过一个古寺院,寺南有一白骨塔,塔顶形似穹庐,石墙上雕满佛像,塔底一个圆坑,呈锅底状,里面人骨零乱,有些腕骨上还套着麻花纹银镯,也无人摘取。据说一年前闹神兵,死了一城人,半年后将人骨收拢在这里置放,三年后再行火化。

  他们一共走了六天,由于人多,打前站的无法全部安排住宿处,地位卑微的只好各自设法。有三个晚上,沈从文抱一条长凳睡觉;一个晚上,和另一人分占一张方桌;剩下一次,连长凳也没到手,不得已跑到外面,在稻草堆里过夜,看金色流星划过墨蓝色夜空。

  六天后,入川军队一部分继续向西上行,司令部却在龙潭驻扎下来。

  沈从文的职务是机要收发员,负责收发文件,然后加以登记备查。文件按性质分平常、次要、急需三类,每类又分收、发两项,用六个簿子分别记载。再加一本总帐。每天晚9点,沈从文抱着七本簿子,送参谋长转司令官检查,画押后再抱回来。这职务事情不多,地位较司书略高,还可以不交伙食费,每月可净得薪水九元。得了钱,沈从文就邀朋友上街吃面;无事可作时,就到龙潭镇上各处去玩。龙潭是川东边境上一个重要集镇,是川盐(岩盐)入湘之道,又是川东桐油集散地,市面倒也繁荣。有大油坊、染坊、酿酒槽场、官药店、当铺;有邮政局、陈设干净整洁的客栈,以及经营妓女业的“私门头”。镇边有一条小河,一个湘川边境远近闻名的龙洞,洞口阔大宽敞,高约十丈,洞深半里处还可透光。一股寒流从洞里流出,长年不竭。手入水中,浸骨地冷,即刻发麻失其知觉,大6月天无人敢入水洗手洗脚。沈从文每天都要到这洞里去一次,在洞里大石板上,一面坐听洞水声音,一面吹凉风解热。最后用一个大葫芦,灌满凉水,带回来送同事朋友解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