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支持“红卫兵运动”(3)


  这篇社论的起草人之一王力,后来这样回忆提出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背景和过程:

  “(那时)主席天天看红卫兵小报,江青又不断送材

  料给他,他就形成了一种认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

  九六六年八月到九月),整个运动的主流是向前的;但

  是,许多问题没有解决,特别是批判错误路线的严肃

  性、坚定性和彻底性。主席的这个认识要在国庆节的林

  彪讲话和《红旗》社论中表达出来。林彪讲话主要起草

  人是陈伯达和张春桥,他们使用了‘资产阶级反革命路

  线’的提法。主席原来已同意定稿,后来陶铸提出‘反

  革命’太重,就又改成‘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主

  席同意了,(林彪)在天安门上也讲了。当天晚上在

  (人民大会堂)北京厅集合准备乘车看烟火时,张春桥

  向主席提出,‘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从语法上讲不

  通’,建议还要改回来。主席说:‘不要改回来了,以后

  提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样,《红旗》社论就

  按照主席的提法改了。有些‘语录’把‘彻底批判资产

  阶级反动路线’作为毛主席这一天发表的指示,是有根

  据的。毛主席在定这个口径时,总理不在他身边,不

  知道。”①(①访问王力谈话记录,1983年7月29日。)

  社论发表后,中央文革小组在《红旗》杂志社召开了一次座谈会。发言的中心内容是:说刘、邓的影响还很大,又攻击周恩来是“和稀泥”、“折衷主义”。会后,他们把记录送给了毛泽东。

  十月五日,中共中央转发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关于军队院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紧急指示》。这个《指示》根据林彪的意见,规定:“军队院校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必须把那些束缚群众运动的框框统统取消。”中央在转发的批示中,又把这项规定适用的范围扩大了,写道:“这个文件很重要,对于全国县以上大中学校都适用,同样应当立即向全体学生和教职员工原原本本的宣读,坚决贯彻执行。”既然要“把那些束缚群众运动的框框统统取消”,那就对群众运动没有任何约束和限制了。

  几天后,中共中央从十月九日起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会议由毛泽东主持,有中央党政军各部门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的负责人出席。这次会议,是毛泽东提议召开的。他在周恩来关于会期的请示报告上批道:“会期三天不够,需要七天。”①(①毛泽东对周恩来关于召开中央工作会议问题的报告的批语,手稿,1966年10月7日。)事实上,这次中央工作会议连续开了二十天,到二十八日才结束。

  会议的主题是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正遭受红卫兵猛烈冲击的各地、各部门负责人,大多思想不通,忧心忡忡。用毛泽东的话来说,会议“头一个阶段的发言不那么正常”。②(②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6年10月25日。)

  十月十六日,陈伯达向会议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两条路线》的长篇讲话,成为这次会议的主题报告。他着重强调两条路线的斗争还在继续。他说:“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决定的十六条,纠正了前一个阶段的错误路线,即资产阶级的路线。但是,错误的路线,还可以用另外一些形式出现。无产阶级的革命路线与资产阶级的反对革命路线的斗争,还是很尖锐,很复杂的。”“斗争一直围绕在群众的问题上。”“我们有些同志,是少数同志,以老革命自居,在解放后做官当老爷,甚至把自己的革命历史忘记得一干二净。毛主席多年来批评的‘官、暮、骄、娇’,他们全有,可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却不让群众去触动。”“有些地方,有些同志,在十一中全会之后,还用各种形式,在许多问题上,继续犯路线错误。”“压制群众,打击革命积极分子的错误路线,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陈伯达作了这样的归纳:“党内路线的斗争是社会阶级斗争的反映。刘、邓的错误路线有它的社会基础,这个社会基础主要是资产阶级。错误路线在党内。有一定市场,因为党内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还有相当一批世界观没有改造或没有改造好的糊涂人。”①(①陈伯达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6年10月16日。)他所说的“一小撮”,到各地和各部门便成了一大片。这个讲话,经毛泽东批准后印发。

  十月二十三日,刘少奇、邓小平在全体会议上作检讨,对派工作组等问题主动承担了责任。他们的发言稿都先送给毛泽东看过,毛泽东表示欢迎。对刘少奇的发言稿,他写道:“少奇同志:基本上写得很好,很严肃。特别后半段更好。建议以草案形式印发政治局、书记处、工作组(领导干部)、北京市委、中央文化小组各同志讨论一下,提出意见,可能有些收获,然后酌加修改,再作报告,可能稳正一些,请酌定。”②(②毛泽东对刘少奇发言稿的批语,手稿,1966年9月14日。)对邓小平的发言稿,他写道:“小平同志:可以照此去讲。但在第九页第一行‘补过自新’之后,是否加几句积极振奋的话,例如说,在自己的积极努力和同志们积极帮助之下,我相信错误会得到改正的。请同志们给我以时间,我会站起来的。干了半辈子革命,跌了跤子,难道就一蹶不振了吗?又,题目‘初步’二字可以去掉。”①(①毛泽东对邓小平发言稿的批语,手稿,1966年10月22日。)

  二十四日晚,毛泽东听取工作会议情况的汇报时作了不少插话,力图对各地、各部门的领导干部做点“政治思想工作”,解除他们的顾虑,推动他们以积极态度投身到“文化大革命”中去。这是毛泽东召开此次中央工作会议的主要目的所在。他说:“这次会议是我提议要召集的。时间这么短,是否讲得通?可能比上次好。我没有料到聂元梓一张大字报,一个红卫兵,一个全国大串连,搞成这么大的事。”当东北负责人谈到他们向群众检查自己犯严重错误仍不能得到通过时,毛泽东说:“反党反社会主义决不能承认,承认了还能工作吗?”他又向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说:“你们回去要振作精神,好好搞一下,万万不能承认反党反社会主义。把中央局、省、市委都打倒,让他们学生来接班,行吗?不知工农业,只读一点书,行吗?”他又讲到刘少奇、邓小平的问题,说:“把刘、邓的大字报贴到街上不好,要准人家革命,不要不准人家革命,叫学生们把鲁迅的《阿Q正传》看一看。”“对少奇同志不能一笔抹煞。”“刘、邓二人是搞公开的,不搞秘密的。”“刘、邓要准许革命,准许改。说我和稀泥,我就是和稀泥。”康生插话说:八大报告中有阶级斗争熄灭论。毛泽东说:“报告我们都看了的,大会通过的,不能单要他们两人负责。”最后,他叮嘱与会人员:“万万不能承认反党反社会主义。”“回去要把精神振作起来,没有哪个想打倒你!”②(②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汇报会上的插话记录,1966年10月24日。)

  第二天,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实际上是对这次会议总结。他讲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回顾历史,讲一线、二线问题。他说:

  “十七年来,有些事情,我看是做得不好,比如文

  化意识方面的事情。

  想要使国家安全,鉴于斯大林一死,马林科夫挡不

  住,发生了问题,出了修正主义,就搞了一个一线、二

  线。现在看起来,不那么好。”

  “十一中全会以前,我处在第二线,不主持日常工

  作,有许多事情让别人去做,想让他们在群众中树立威

  信。以便我见马克思的时候,国家不那么震动。以前的

  意思是那样。大家也赞成这个意见。但处在第一线的同

  志处理得不那么好。现在,这个一线、二线的制度已经

  改变了。但红卫兵还不知道已经改变了。”

  “引起警觉,还是‘二十三条’那个时候。

  从许多问题看来,这个北京就没有办法实行解决,

  中央的第一线中存在的问题就是这样。所以,我就发出

  警告说,北京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这是去年九十月间

  说的。”

  “北京的问题,到现在可以说基本上解决了。”

  毛泽东讲的第二件事,是“文化大革命”问题。他的态度比较温和,说:

  “这个文化革命只有五个月,所以,不能要求同志

  们现在就那么理解了。”

  “这一次文化大革命运动的以前几个月,去年十一

  月、十二月,今年一月、二月、三月、四月、五月,虽

  然有那么多文章,中间,五月十六,又发了一个‘通

  知’,可是,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我看,还是大字

  报、红卫兵一冲,你们不注意也不行。拿同志们的话来

  讲,叫‘革命革到自己头上来了’。那末,赶快总结经

  验吧。”

  “为什么两个月以后,现在又来开这次工作会议呢?

  就是要总结一下经验,做政治思想工作。”

  “你们回去有大量的政治思想工作要做。中央局、

  省一级、地一级、县一级,至少这四级要开一个十几天

  的会,真正把问题讲清楚。也不要企图所有的干部统统

  弄得清楚,不可能,总有一些人不那么清楚,思想不

  通。”

  “很多同志,过去尽搞经济工作,工业、农业、交

  通运输,或者做一些别的政治工作、行政工作,就没有

  设想到搞这场文化大革命。现在学生不是冲得厉害吗,

  没有设想到的事情来了。来了就来了。这一冲,我看有

  好处。过去多少年我们没有想的事情,这一冲就要想一

  下了。无非是犯一些错误,那有什么了不起的呀?路线

  错误,改了就是了。谁人要打倒你们呀?我是不要打倒

  你们的,我看红卫兵也不一定要打倒你们。”

  “总而言之,这个运动才五个月,可能要搞两个五

  个月,或者还要多一点时间。那个时候还会有新的经

  验,还要总结。”

  “你们过不了关,我也着急呀。时间太短,可以原

  谅,不是存心要犯路线错误,有的人讲,是糊里糊涂犯

  的。也不能完全怪刘少奇同志、邓小平同志。他们两个

  同志犯错误也有原因。”①(①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

  上的讲话记录,1966年10月25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