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动“文化大革命”(9)


  “最近一个月,工作组是阻碍群众运动。阻碍革命势力,

  帮助反革命,帮助黑帮。他坐山观虎斗,学生跟学生斗,拥

  护工作组的一派,反对工作组的一派。群众对工作组有意见

  不让向上面反映,怕人告到中央。打不得电话,打不得电报,

  写信也写不得,西安交大就是这样。要允许群众通天,……

  任何人都可以写信给中央!”

  “我们有些人不革命了。你不革命,总有一天命要革到自

  己头上来。”

  “现在到了这么一个阶段,要赶快改变方针了。文化大革命

  一定要依靠各学校、各单位的基本群众,左派,包括中间派。

  有一些部门,工作组,没有想一想:中央宣布了大学、中

  学停课,事实上初中也停了,又给他们饭吃。他吃了饭不上

  课,他不闹事才怪啦!……一斗二改,凡阻碍一斗二改者,统

  统驱逐之。你阻我驱,我们提出撤销工作组,代表广大群众的

  意见。”

  “我到北京一个星期,前四天倾向于保张承先(北大工作

  组组长。——引者注),后来不赞成了。各单位、各机关的工

  作组是起阻挠作用。张承先工作组、清华工作组,都起阻挠

  作用。”①(①毛泽东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等和大区书记谈话记

  录,1966年7月25日。)

  七月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决定撤销工作组。二十八日,中共北京市委发出《关于撤销各大专学校工作组的决定》。二十九日,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北京大专院校和中等学校师生文化革命积极分子大会”。会上,李雪峰宣读了这个《决定》,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等领导人讲话,对派工作组一事承担了责任,并且说这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大会结束时,毛泽东会见了全体代表,表示他对这个决定的肯定和支持。会后,将这次会议的录音分发到各省、市播放,各地陆续撤销了工作组。

  在毛泽东看来:派工作组不仅是一个领导运动的方式方法,而且是一个对待群众的立场和态度,是赞成还是反对搞“文化大革命”的问题。所以,他主张召开一次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以中央的名义正式就“文化大革命”作出决定。

  八月一日,在毛泽东主持下,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在北京开幕。邓小平宣布会议的议程:一、通过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二、讨论和批准十中全会以来中央关于国内国际问题的重大决策和重大措施;三、补行五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关于人事变动决定的手续;四、通过会议公报。当时宣布会议时间为五天。刘少奇报告十中全会以来的中央工作。他又对派工作组的问题承担了责任,说:“最近主席不在家,中央常委的工作我在家里主持。主席回来,发现派工作组的方式不好,责任主要在我。”“当时我曾考虑,这样大的运动,北京各院校部分组织已经瘫痪了,怕中断了党的领导不好。”毛泽东插话说:“怎么会中断呢?”接着,陈伯达讲话。他指责说:派工作组的做法是“想把那些朝气勃勃的学生都打下去,把真正积极搞文化革命的打下去”;“我们很多同志当了官做什么事情就不容易听别人的意见,他的话不能侵犯”,“如果这一点不解决,我们是要发生修正主义的”。毛泽东插话说:“神圣不可侵犯,侵犯别人还可以,侵犯自己就不行。”陈伯达讲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必然性,在大革命中有很多偶然性”时,毛泽东说:“必然性是藏在偶然性中间的。谁知道聂元梓出那张大字报,一广播,乱子就出来了。就是一个迷信,迷信自己高明,不相信群众高明。事实上我们没有什么高明,工人、农民、革命的知识分子比我们高明。只有依靠他们,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他最后强调要由中央全会就“文化大革命”问题正式作出决定。他说:“要决定。要推翻这个决定,也要到下次全会。”①(①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记录,1966年8月1日。)

  同一天,毛泽东给反对工作组的清华大学附中红卫兵写了一封信,赞扬他们的“革命造反精神”。信中说:你们的大字报(指他们贴出的三张论“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的大字报),“说明对剥削压迫工人、农民、革命知识分子和革命党派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修正主义和他们的走狗,表示愤怒和申讨,说明对反动派造反有理,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支持。”“不论在北京,在全国,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凡是同你们采取同样革命态度的人们,我们一律给予热烈的支持。”“我们支持你们,我们又要求你们注意争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们。对于犯有严重错误的人们,在指出他们的错误以后,也要给以工作和改正错误重新作人的出路。”①(①毛泽东给清华大学附中红卫兵的信,1966年8月1日。)这封信没有送出,但作为八届十一中全会文件印发了,社会上迅速传布开来。大、中学校中,高举“革命造反”大旗的红卫兵组织,立刻风起云涌般普遍成立起来。

  从第二天起,全会继续讨论工作组问题,会期也延长了。八月四日,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对在一线主持工作的中央领导人提出了更加尖锐的批评:

  “中央自己违背了自己的命令。中央下令停课半年,

  专门搞文化大革命,大家起来了,又来镇压。不是没有

  人提过不同意见,人家提意见,就是听不进去。另一种

  意见却是津津有味。什么群众路线,什么相信群众,什

  么马列主义,都是假的。已经是多年如此,凡碰上这类

  的事情,就爆发出来,明明白白站在资产阶级方面反对

  无产阶级。说反对新市委就是反党,新市委为什么不能

  反?看你站在哪个阶级方面,向哪个阶级作斗争。”

  在接着的讨论中,毛泽东的话越说越重。当刘少奇说到“我在北京,要负主要责任”时,毛泽东说:“你在北京专政嘛,专得好!”他又说:“讲客气一点,是方向性错误,实际上是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反对无产阶级革命。为什么天天讲民主,民主来了,又那么怕?”刘少奇说:“无非是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当叶剑英讲到“我们有几百万军队,不怕什么牛鬼蛇神”时,毛泽东说:“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会议结束时,他说:“今天大会不开了,开小组会好了。把这里讲的传达给大家,你们分别去参加。”①(①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记录,1966年8月4日。)这时,会议的空气已十分紧张。

  第二天,毛泽东就写下了一篇使人更加震惊的文字: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

  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啊!请同志们重读一遍这张大字报

  和这个评论。可是在五十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

  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

  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

  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

  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意,长资产阶

  级的威风,灭无产阶级的志气,又何其毒也!联系到一

  九六二年的右倾和一九六四年形‘左’而实右的错误倾

  向,岂不是可以发人深醒的吗?”②(②见1967年8月5

  日《人民日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