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千人大会到八届十中全会(14)


  毛泽东谈到第三个问题,矛盾问题。

  “矛盾。我们跟帝国主义的矛盾;全世界人民跟帝国主义

  首先是美国的矛盾;我们跟反动的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各国

  人民跟本国反动派的矛盾;各国人民跟修正主义的矛盾。在我

  们中国,也有跟中国的修正主义的矛盾。我们过去叫右倾机会

  主义,现在恐怕改一个名字为好,叫中国的修正主义。北戴河和

  北京这两个月的会议,讨论了两项性质的问题:一项是工作问

  题;一项是阶级斗争问题,就是马克思主义跟修正主义斗争的

  问题。”

  毛泽东越来越把国际方面的斗争(主要是同苏共的意见分歧),同国内、党内的问题联系起来。这种联系,从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错误地批判彭德怀等人的所谓右倾机会主义就开始了。而今,干脆就把“右倾机会主义”改称为“修正主义”,并且确立了在国内要解决“跟中国的修正主义的矛盾”这样一个观点,这样一个提法。他认为,这两种斗争,国际的和国内的(主要是党内的),归根到底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修正主义的斗争。随着形势的变化,毛泽东的这个思想观点越来越发展,越来越强化了。

  毛泽东接着说:

  “我现在再讲一点,关于我们怎么对待国内和党内

  的修正主义的问题。我说,还是照我们历来的方针不要

  改变,即:不管犯了什么错误的同志,只要认真改变,

  我们就欢迎。还是一九四二年到一九四五年整风运动的

  那个路线,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团结-批评-团结。

  是非要搞清楚,不能吞吞吐吐。犯了错误的同志,只要

  你好好想一下,回到马克思主义立场,我们就跟你团

  结。在座的有几位同志就是这样。我欢迎你们采取这样

  的态度。我们是允许犯错误,允许改正错误,一看二帮

  嘛。我劝一些同志,无论是里通外国也好,搞什么秘密

  反党小集团也好,只要把自己那一套端出来,诚实地向

  党承认错误,我们就欢迎,决不采取不理他们的态度。

  近来有一股风,无论什么都要平反,那是不行的。真正

  搞错了的要平反,部分搞错了的部分平反,没有搞错,

  搞对了的,不能平反。”

  尽管毛泽东重申延安整风时期对待犯错误同志的正确方针,但是由于前提搞错了,甚至是颠倒了,把党内的一些不同意见分岐,错误地当作“右倾机会主义”或叫作“修正主义”,进行批判。这就不可能做到正确处理党内的不同意见分歧,而使一些同志蒙受不白之冤,使党蒙受重大的损失。

  毛泽东还特别提醒大家:

  “要分开一个工作问题,一个阶级斗争问题,我们

  决不要因为对付阶级斗争问题而妨碍了我们的工作。请

  各部门、各地方的各位同志注意。

  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反党集团扰乱了我们,我们

  那个时候不觉悟。本来是搞工作的,后头来了一个风

  暴,就把工作丢了。这一回,可不要这样。各部门、各

  地方的同志传达也要注意,要把工作放到第一位,阶级

  斗争跟它平行,不要放在很严重的地位。现在组织了两

  个审查委员会,交给他们去审查。要有确实证据,要说

  服人。不要让阶级斗争干扰了我们的工作,大量的时间

  要做工作,但是要有专人对付这个阶级斗争。”①(①

  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2

  年9月24日。)


  这是注意了庐山会议后“反右倾”的教训,接受了刘少奇的意见,而提出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正是由于毛泽东和刘少奇表示了这样一种鲜明态度,才使得八届十中全会重提阶级斗争以后的几年内,经济调整工作仍能基本上按照原定的计划进行,没有受到正在发展的在阶级斗争问题上的“左”倾思想的严重干扰。

  在八届十中全会预备会议批判彭德怀所谓“翻案风”中间,康生等人利用党内政治生活不正常的情况,提出了小说《刘志丹》(上册送审样书)有严重政治问题,说这本小说是在为高岗翻案,向党进攻,以此陷害支持这部小说的习仲勋、贾拓夫、刘景范等人。在这次全会上设立了两个审查委员会,一个是彭德怀一案,另一个就是习仲勋等人一案。毛泽东说:“现在不是小说、刊物盛行吗?利用小说来进行反党活动,这是一大发明。②(②据薄一波回忆,在毛泽东这次讲话时,康生递了一个条子说:“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毛泽东在会上念了这个条子。见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修订本)下卷,人民出版社1997年12月版,第1130、1131页。)这是搞上层建筑。”接着,他提出一个理论观点:“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搞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无论革命也好,反革命也好,他先要搞意识形态。”①(①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62年9月24日。)毛泽东提出的这个问题,从历史上的阶级斗争和夺取政权的斗争看,是一个带有规律性的历史现象,很值得重视。但是,毛泽东把它用到小说《刘志丹》上,用到习仲勋等人的身上,则是完全用错了。而且这样一来,给中国的文艺事业乃至整个思想界也带来很大的损害,导致后来的所谓在意识形态领域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严重后果。

  毛泽东讲完话,由陈伯达对《关于进一步巩固人民公社集体经济、发展农业生产的决定(草案)》和《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作说明。毛泽东又有一些插话。,当陈伯达谈到一九五八年下半年起纠正错误的过程时,毛泽东说:“从一九五八年第一次郑州会议、一九五九年第二次郑州会议、上海会议、北戴河会议就抓了,但是一九五九年来了一个庐山会议,扰乱了我们。阶级斗争扰乱了我们的经济建设、社会改造。庐山会议以后,又有国外修正主义的干扰,以至于一九五九年下半年、一九六O年差不多整个一年,我们的精力就是对付那方面去了。这一次,不管国内修正主义,国际修正主义,国际帝国主义,国际反动的民族主义,一切都不受它干扰,什么金门打炮也好,沿海要进攻也好,u一2飞机也好,中印边界也好,新疆事件也好,东北黑龙江的事情也好,准备今年下半年要闹风潮的,我们要‘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国内也好,国际也好,只有那么大的事,没有什么好大的事。‘一个游鱼三个浪,引得懒汉去上当’,那个懒人就得意了,以为很可以捉一批鱼了,结果只有那么几条鱼。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或者现在已经站在我们这方面,或者将来要站在我们这方面,这是一个坚定的观点,应该相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