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千人大会到八届十中全会(13)


  李先念讲到粮食问题,说征购任务减少了,夏收的产量原来估计低了,现在看比去年好一些。去年进口粮食五百四十万吨,今年进口四百七十万吨,减少了七十万吨。逐年减少。毛泽东说:“减少了七十万吨,就是十四亿斤。你看,进口减少了嘛,逐年减少嘛。现在人还没有减到两千万,减到两千万,进口还可以再减。”他问周恩来:“今年进口粮食减少七十万吨,明年能减多少?”周恩来比较谨慎,说账还没有算,可先减少七十万吨,再看一看。

  李先念又说:“自由市场的物价下降一倍。猪肉价格下降了一半,粮食差不多下降了四倍。”毛泽东说:“只一个夏收就下降了,秋后还要下降。这是供求关系法则嘛。猪多了不卖干什么?”李先念带有检讨的口吻说:“我们做财贸工作的看问题多,看困难多。”毛泽东说:“讲形势让谭震林讲,讲困难让你讲,这可能有职业病。”

  当时商业工作中遇到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同时存在两个市场(国家计划收购市场和自由市场)、两种价格(国家计划收购价格和自由市场价格)。李先念提出一个问题:粮、棉、油是否进入自由市场?毛泽东和刘少奇对这个问题一致做了肯定的回答。毛泽东说:“恐怕不加入不好。”“自由市场既然有,又起交流作用,还不如让它公开出来,起粮食交流作用。有许多三类物资,我们不搞,又不允许上自由市场,结果邯郸把几百万斤三类物资都损坏了。”刘少奇说:“自由市场事实上是存在的。你不让搞,它有黑市。不让它存在是不行的。”①(①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议记录,1962年8月17日。)

  八月二十日,毛泽东主持召开最后一次中心小组会议。刘少奇就会议传达问题讲了话。他说:这次会议讨论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究竟怎样传达?是传达广一些好,还是传达窄一些好?传达广一些,对干部教育有好处,但是容易联系到反右。这是个复杂的问题,闹不好在实际上可能发生反右,容易划分不清,什么都联系到阶级来分析。应该规定个传达范围。毛泽东当即表示:我赞成,要写一个决定。

  刘少奇的这个建议极为重要,防止了在北戴河会议重提阶级斗争后在全党立即出现反右。

  毛泽东在会上也讲了话。

  他说:“问题讲清楚,不伤人。如邓老②(②指邓子恢。),你看我,我看你,究竟是单干好,还是集体好,要由历史作结论。苏联搞了四十多年,合作化也没有搞好,粮食也没有过关。”又说:“我们要和风细雨地把问题讲清楚,分清是非,广泛地联系实际,主要是解决思想问题。要说理,要讲道理,像这次会议一样。”

  讲话又转到阶级问题。他说:“阶级、阶级斗争问题,有的同志讲,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十七世纪四十年代,出现了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个阶级。经过两百年左右的时间才产生了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明确地宣布,他的学说不是资产阶级的,也不是小资产阶级的,而是无产阶级的。到了列宁,就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我学习马克思主义是经过列宁的。十月革命以后,马列主义才传播到中国,我们才学习。总之,离开阶级就不能谈问题,不能说明问题。”他说:“过去简报看得少,这次的简报都看了。对讲阶级、阶级斗争,我有兴趣。不讲阶级,不讲阶级斗争,就没有劲了。”①(①中央工作会议中心小组会议记录,1962年8月20日。)

  这最后一次中心小组会议,毛泽东讲的中心问题还是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而且已经出现把阶级和阶级斗争问题绝对化的情况。

  八月二十四日下午,中央工作会议举行全体会议,毛泽东主持,陈毅作关于国际问题的报告。至此,历时一个月的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结束了。这次会议,从思想上、理论上、政策上为八届十中全会作了准备。当天晚上,毛泽东乘专列回到北京,将在北京主持召开八届十中全会。

  八届十中全会先开了近一个月的预备会议,从八月二十六日到九月二十三日。预备会议的前期,主要讨论农业问题的两个文件,批评邓子恢的所谓“单干风”,还讨论了国际形势和干部交流等问题。从九月六日、七日起,以各中央局为单位的六个组先后转入批判彭德怀、习仲勋的所谓“翻案风”。

  九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八届十中全会正式召开,会议的开法基本上是大会发言。

  二十四日的全会,由毛泽东主持并讲话。他说:

  “这次中央全会,要解决几个重大的问题。农业问

  题、商业问题,这是两个主要的问题。第三个主要的问

  题。就是党内团结的问题。工业问题、计划工作问题,

  是第二位的问题。另外还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监察委员

  会扩充成员的问题,再一个是干部上下左右交流的问题。”

  “这次全会可以说不是今天开始,已经开了两个月了。在

  北戴河开了一个月,在北京又开了一个月。实际

  的问题,在那两个月各小组都讨论清楚了。现在开大

  会,就不需要多少时间了,大概三天到五天。”

  接着,他对八月六日北戴河中央工作会议上提出的三个问题作了系统阐述。

  “我在北戴河提出三个问题:阶级、形势、矛盾。

  关于阶级。国际帝国主义、民族主义,那些都是资

  产阶级国家,阶级斗争没有解决,那是不待说了。所以

  我们有反帝的任务,有扶助反帝的民族革命运动的任

  务。在社会主义国家还有没有阶级?有没有阶级斗争?

  应该肯定还是有的,还是存在的。列宁曾经说,在社会

  主义革命胜利以后的一个长时期内,因为国际资产阶级

  的存在,因为本国资产阶级残余的存在,因为本国小资

  产阶级主要是农民阶级中间还不断生长资本主义分子,

  所以剥削阶级虽然被推翻了,它还是要长期存在的,甚

  至于要复辟的。在欧洲,封建阶级被资产阶级推翻以

  后,比如在英国、法国,经过几次复辟。读过英国革命

  史、法国革命史的就知道。社会主义国家也可能出现复

  辟的情况。……我们这个国家要好好掌握,要好好认识

  这个问题,承认阶级同阶级斗争的存在。要好好研究,

  要提高警惕。老干部也要研究,尤其是青年人,我们要

  对他们进行教育。……我们从现在就讲起,年年讲,月

  月讲,开一次中央全会就讲,开一次党大会就讲,使得

  我们有一条比较清醒的马克思主义的路线。”

  毛泽东接着谈形势问题,对几年来国内外形势的发展历程,作了一个很概括的论述。

  “国际形势是很好的,国内形势过去几年是不好的。

  一九五九年、一九六。年,这两年是低潮,因为我们办错

  了许多事,主要是高征购、瞎指挥这两件大错误。各种的

  瞎指挥,农业的瞎指挥,工业的瞎指挥,几个大办。一九六。

  年下半年,我们就开始改变了。在一九五八年十月第一次郑州

  会议就开始讲这个问题了,就看出这个问题了。然后就开了

  武昌会议、第二次郑州会议和上海会议。这中间,有一段强

  调得不够,因为修正主义来了,修正主义压我们。从一九五

  八年夏季开始,要封锁我们的沿海,要搞共同舰队。然后就

  是一九五九年九月中印边界问题,塔斯社发表声明,表示中

  立,实际上是帮助尼赫鲁。这一年十月,我们国庆十周年,

  赫鲁晓夫在我们的讲台上攻击我们。一九六。年布加勒斯特

  会议上对我们‘围剿’。然后,就是这一年的两党会谈、二

  十六国起草委员会会议和八十一国莫斯科会议。(周恩来插

  话:还有个华沙会议。)你看,在社会主义国家,马克思列

  宁主义同修正主义出现这样的现象。这个问题在社会主义阵

  营中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复杂虽然复杂,但也就是那么一个

  道理,就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马克思主义同

  反马克思主义的斗争。至于形势,无论国际国内,现在都

  在好转。”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