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庐山会议(10)


  政治局常委会开了两次,一次是七月三十一日,一次是八月一日。这两次会都没有正式记录。据当年列席会议的李锐说,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林彪,以及彭德怀、彭真、贺龙。黄克诚、周小舟、周惠、李锐四人列席。会上,大都是毛泽东讲话,其他常委也讲了意见。彭德怀也有不少对话,直率地讲出自己的想法,对一些不能接受的意见,表明了态度。会议很大一部分内容是讲彭德怀的历史旧账。

  毛泽东说,他与彭德怀的关系合作与不合作,是三七开(即三分合作,七分不合作)。彭德怀不同意,说是对半开。第一个出来为即将召开的八中全会批彭定调子的,是林彪。他说,彭德怀是“野心家,阴谋家,伪君子”。毛泽东说,彭德怀他们是要瓦解党,是有计划、有组织、有准备,从右面向正确路线进攻。上次(指七月二十三日讲话)说的不正确,说是无计划、无准备、无组织,跑到右派旁边。他又说:彭德怀出身劳动人民,感情站在革命方面,对群众有感情。问题是经验主义。

  两次常委会后,毛泽东把列席的四个人留下来,又谈了一阵。说让他们列席会议,是为了受教育,不要再受彭德怀和那封信的影响。毛泽东对争取周小舟看得更重一些。①(①李锐《庐山会议实录》(增订第三版),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第3版,第181—213页。)

  八月一日晚十时,毛泽东写信给周小舟,送上几句勉励他改正错误的话。周在延安时曾经给他当过秘书,现任湖南省委第一书记。信中说:“‘迷途知返,往哲是与,不远而复,先典攸高’,几句见丘迟与陈伯之书。此书当作古典文学作品,可以一阅。‘朱鲔喋血于友于,张绣剥刃于爱子,汉主不以为疑,魏君待之若旧’,两个故事,可看注解。”信的末尾,还嘱咐说:“如克诚②(②克诚,即黄克诚。)有兴趣,可给一阅。”

  在这之前,七月二十八日,毛泽东找陈伯达和田家英谈了一次话。毛泽东说:你们上庐山后表现了动摇。但是你们还是赞成总路线,赞成人民公社的。你们的意见基本上是对的,但有些话不对,方向不对,立场不对。毛泽东还谈到世界观要不断地改造,知识分子要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要经常注意不要翘尾巴,要学会夹着尾巴做人。七月三十日,杨尚昆告诉陈伯达等人,说毛主席已经要他向各组组长打招呼,以后不要再提胡乔木、陈伯达、吴冷西、田家英的事情,要他们关照一下参加会议的同志,集中力量准备开好八届八中全会。杨尚昆说,这是下停战令了。①(①吴冷西关于庐山会议的回忆。)

  毛泽东的这些步骤,都是为了争取更多的人,集中力量批判彭德怀等主要的几个人。

  八月二日下午,八届八中全会在庐山开始举行。出席会议的有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一百四十七人,列席会议的十五人。这次全会是前一段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继续,对彭德怀等人的批判也由此进入高潮。

  毛泽东在第一天会议上讲话。他首先说明这次全会的两个议题:改指标问题和路线问题。关于改指标问题,毛泽东说:

  “高指标成了一种负担。一改下来,我们担子就轻

  了。这是自己立起一个菩萨,然后向它拜。我们现在破

  除迷信,把菩萨打烂,重新立一个合乎实际的指标。”

  谈到路线问题,他说:“我们的路线究竟对不对?现在有

  一些同志发生怀疑。去年八大二次会议所定的这条路线发

  生了问题。庐山政治局扩大会议已经一个月了。初上庐山

  还不清楚,有些同志要求民主,说我们现在没有民主,

  说话不自由,有一种压力,压得他们不敢讲话。当时就不

  晓得是什么事情,摸不着头脑。初上庐山,七月上半月那

  个时候有点神仙会议的味道,就是闲谈一顿,没有什么着

  重,没有紧张局势。后头才了解,为什么有些人觉得没有

  自由呢?就是他们要求一种紧张局势。那种松松垮垮的情

  况,在他们看来不得要领,不过瘾。他们要攻击这个总路

  线,想要破坏这个总路线。他们要言论自由。是要破坏总

  路线的言论自由,批评总路线的言论自由,批评去年下半

  年、今年上半年这一年的工作(重点还在去年)。对于去年

  十一月第一次郑州会议到现在九个月间中央的这些工作(批

  评‘左’的倾向,‘共产风’不刮了,公社实行三级所有

  制,指标逐步落实),他们看不到,他们看不进去,他们以

  为要重新议过。他们感觉到需要有一种空气,需要有一种

  民主,并且认为过去就是不民主,许多问题没有彻底讨论。

  因此我们感觉政治局扩大会不够了,这个民主还小了,现

  在就请同志们,大家来开中央全会,这个民主大一些。他们

  还可能要求扩大,我们还有一个办法,有党代表大会,准备

  明年春季开党代表大会。……现在要求民主,又是一九五

  七年那个要求大民主,大鸣大放大辩论,这么一种形势。

  开头几天,我摸不着头脑,现在看来,是这么一件事。”

  关于开会的方法,毛泽东提出:

  “应该是历来为我们大家所赞成的一种方法,就是从

  团结的愿望出发。总要有一种希望。我们是希望团结,还

  是希望分裂呢?我们中央委员会这个团体,关系着中国的

  命运,现在社会主义的命运是在我们的肩上,我们担负这

  个命运,我们应该团结。现在有一种分裂的倾向。这种倾

  向,我在去年五月党代表大会上讲了的。

  我当时说,有两个危险。一个是在国际上打世界大战,

  一个是在国内把党分裂开来。那个时候并没有显著的迹

  象。但是现在已经有显著的迹象了,要分裂我们这个团

  体了。我看不行,不应该分裂,我们应该团结。那么,

  对于犯错误的同志怎么办呢?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

  批评或者斗争,在新的基础上达到团结的目的,惩前毖

  后。治病救人。只有这种方法。”

  毛泽东最后说:

  “一上山,我就讲了三句话:成绩很大,问题不少,

  前途光明。我想,这样的话总是可以的吧。后头就是在

  这个问题上发生了不少问题,可见得问题不少。他们要

  改换题目。问题不少是可以的,看是什么问题。现在改

  换的叫右倾机会主义向党猖狂进攻的问题不少,而不是

  那些别的问题。……我们反了九个月‘左’倾了,现在

  基本上不是这一方面的问题了,现在庐山会议不是反

  ‘左’的问题了,而是反右的问题了。因为右倾机会主

  义在向着党,向着党的领导机关猖狂进攻,向着人民事

  业,向着六亿人民的轰轰烈烈的社会主义事业进攻。”①

  (①毛泽东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的讲话记录,1959年8

  月2日。)


  毛泽东的这个讲话为八中全会定了基调:第一,前一阶段反了九个月的“左”,现在主要已不是反“左”的问题,而是要反右的问题;第二,现在是右倾机会主义向党猖狂进攻;第三,现在党内出现了分裂的倾向。这些都是极其严重的结论。

  会前,毛泽东给张闻天写了一封信,写得很挖苦,并首次提出“军事俱乐部”这个称号。信中说:“怎么搞的,你陷入那个军事俱乐部去了。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这次安的是什么主意?那样四面八方,勤劳艰苦,找出那些漆黑一团的材料。真是好宝贝!你是不是跑到东海龙王敖广那里取来的?不然,何其多也!然而一展览,尽是假的。”“我认为你是旧病复发,你的老而又老的疟疾原虫远未去掉,现在又发寒热症了。”“你把马克思主义的要言妙道通通忘记了,如是乎跑进了军事俱乐部,真是武文合璧,相得益彰。现在有什么办法呢?愿借你同志之箸,为你同志筹之。两个字,日:‘痛改’。”①(①毛泽东给张闻天的信,手稿,1959年8月2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