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庐山会议(5)


  对一九五八年以来的全局形势作这样的估计:成绩是“九个指头”,缺点错误只是“一个指头”,是难以令人信服的。一谈起高指标,毛泽东总有些后悔,但他认为“大跃进”总的来说不能说是得不偿失。

  “去年北戴河会议开始,部分转入被动,特别是公

  布粮棉等四大指标,自己设一个菩萨自己拜。但我们只

  能说部分,不是全部,不是全军覆没。没有达到一千八

  百万吨钢,总还有一千三百万。北戴河会议时,人心高

  涨,形势很好。那时就埋伏了被动。经过郑州会议、武

  昌会议、上海会议到这次庐山会议,逐步认识了这些问

  题,腰杆子逐渐硬起来了。但是现在还有一部分腰杆子

  不能硬的。副食品总还不够吧?肉还不够吧?北京有一

  个时期每天四两蔬菜。在这些方面腰杆子还不硬。人家

  讲这部分问题,讲的对。要承认这一部分缺点错误。好

  比打仗,打败仗是失多于得,打胜仗是得多于失。算总

  账不能说得不偿失。”

  毛泽东还谈到片面性的问题:

  “斯大林说,破坏了规律才能认识规律。这句话对,

  但不全面。我们要从胜利和失败两方面来认识规律。和

  战争一样,打败仗可以认识规律,打胜仗也能认识规

  律,不能说只有打败仗才能认识规律。要从成绩和错

  误、缺点两方面来认识。(刘少奇:去年一度对平衡的

  破坏是暂时的,但建起这些厂子从长期看是起作用的。)

  我们为什么搞一套两条腿走路的方针?这是鉴于斯大林

  走的弯路。农业长期短腿,大中小结合、地方和中央结

  合等这样的问题,苏联几十年没有解决。我们还算抓得

  快,改得快吧。……但是,两条腿走路的方针,我们还没

  有贯彻到底,有的还没有贯彻好,有的还没有执行。比

  如去年注意了‘多快’,对‘好省’注意不够,或者还

  没有注意。但的确也有多快好省的。去年的确办了一些

  事。平衡部分地被破坏了,但这是暂时的,认识以后就可

  以转过来。对小洋群也要有正确的看法。小洋群对加快

  的发展速度是有好处的,对为农业机械化、半机械化服务

  来说也是好的。”

  谈到全党工作重心真正转到经济建设上来的问题时,毛泽东说:

  “党的领导干部真正搞经济工作,搞建设,还是从去

  年北戴河会议以后。过去不过是陈云、李富春、薄一波,

  现在是大家担当起来。过去省一级的同志没有抓工业,去

  年起都抓了。过去大家干革命,经济建设委托一部分同志

  做,书记处、政治局不大讨论,走过场,四时八节,照样

  签字。从去年起,虽然出了些乱子,但大家都抓工业了。

  所以还是那几句话:成绩是伟大的。问题是不少的,前途

  是光明的。有的省的钢产量已超过蒋介石时代全国的钢产

  量。这样看,还就是成绩是伟大的。对这样的形势分析,是

  关系全党、全民的问题。有无信心,这也是这次会议的重要问题。”

  他承认搞经济建设没有经验,认为路线正确与否还要看十年:

  “我总是同外国同志说:请你们给十年时间,再来看我

  们是否正确,因为路线正确与否,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

  的问题,要有时间,从实践的结果来证明。我们对建设应该

  说还没有经验,至少还要十年。我们过去建国的十年中,第

  九年在北戴河开会,第十年在庐山开会。这一年经过了

  许多会议,我们总是把问题加以分析,加以解决,坚持

  真理,修正错误。党内有些同志不了解整个形势,要向

  他们说明。从具体事实来说,确实有些得不偿失的事。

  但是总的来说,不能说得不偿失。取得经验总是要付

  学费的。全国大办钢铁,赔了二十多亿,全党全民学

  了炼钢铁,算是出了学费。炼钢铁的小土群转化为小

  洋群,否定了小土群,但小洋群不要否定,要注意

  缩短提高质量的过程。”①(①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的

  讲话记录,1959年7月1O日。)


  毛泽东作这篇讲话的时候,对一些批评和不赞成“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反映材料已感到不满,担心这样会全盘否定去年以来的成绩,不过他讲话的语调还是平和的、说理的、有分析的,并且说,不论谁批评,都要承认有缺点错误,对党内一些批评“大跃进”、人民公社的,要帮助他们认识,不要戴帽子,不要一骂了之。关于对成绩和缺点、错误的估计,他认为,从局部来说,从一个问题来说,缺点、错误可能是十个指头,九个指头,七个指头,或者三个指头,但从全局来说,还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的问题。他肯定总路线,同时又说路线正确与否要用十年时间的实践来证明。他承认“大跃进”中有些得不偿失的事,但总的说来,不能说得不偿失。他认为国民经济平衡受到破坏,只是暂时的,认识了以后就可以转过来。总之,他对整个形势的估计,还是那三句话:“成绩是伟大的,问题是不少的,前途是光明的。”但他着重强调的却是“成绩是伟大的”这个方面。

  毛泽东的讲话,对会议所讨论的和党内外普遍议论的重大问题,一一表了态。他最关心的是对形势的估计,这个问题的实质,就是对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看法。他警告说:在这个问题上,认识不一致,党内就不能团结,这是关系到全党、全民的问题。这是几句很重的话。以后庐山会议发展到十分不幸的地步,也就是党中央内部在这个根本问题上发生了严重分歧而导致的结果。毛泽东希望他的这个讲话能够统一大家的认识,继续鼓劲,不要在挫折面前丧失信心,并且觉得会已开得差不多了。

  七月十日,毛泽东指定杨尚昆、胡乔木、陈伯达、吴冷西、田家英组成了一个起草小组,负责起草《庐山会议诸问题的议定纪录》。①(①《杨尚昆日记》(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9月版,第410页。)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