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发动“大跃进”(10)


  成都会议结束的当天晚上,毛泽东正式决定,乘船从长江顺流而下到汉口,在那里召开华东和中南各省市委书记会议。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的一些省委书记同他一道去。同时还告田家英通知吴冷西一同游三峡,到武汉。,毛泽东决定取道长江三峡,也想对长江上游做一点实地考察。一九五三年初,他曾经由武汉出发,乘军舰考察过长江中下游,直到南京登岸。就是在那次视察中,他向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林一山谈了综合治理长江的远景设想,首次提出要搞三峡工程。在南宁会议和成都会议上,他又听取了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汇报,对赞成的和反对的两方面意见都作了认真考虑。在成都会议期间,他认真审阅了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意见稿。意见稿在论述兴建三峡工程之必要与可能时指出:“从国家长远的经济发展和技术条件两个方面考虑,三峡水利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毛泽东在这后面加了一句话:“但是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及何时开始修建,要待各个重要方面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之后,才能作出决定。”修三峡水利工程,是毛泽东的夙愿,他是多么希望看到“高峡出平湖”的壮观景色,使三峡工程为民造福!他认为“三峡水利枢纽是需要修建而且可能修建的”。但是对待这个特大水利工程的上马,他慎重地考虑到当时各方面的实际情况,又认为最后下决心确定修建,“要待各个重要方面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之后”。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水利水电工程之一。从一九五七年算起,经过了四十多年的考察和反复论证,在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综合国力有了很大增强的条件下,于一九九二年四月,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决议。

  长江三峡,闻名遐迩。它既秀丽多姿,又奇拔险峻,时而驯服温顺,时而变幻莫测,集险、奇、美于一身,令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为之倾倒。著名的李白诗《早发白帝城》,就是描写三峡奇景的名篇,为毛泽东所赞赏,在成都会议上把它印发了。后来他还手书过此诗。

  三月二十七日上午,毛泽东乘专列离开成都,次日凌晨一时五十分到达重庆。二十八日上午参观了重庆钢铁厂,下午参观了二九六工厂。二十九日清晨上船,六时十五分开船。在船上,先后与涪陵地委书记、万县地委书记谈话。

  关于毛泽东乘船过三峡的情况,当时同毛泽东一起乘船的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在日记里有几段记载:

  “我们乘坐的是江峡号轮船,柯老、井泉和我与主

  席住在头等舱。”

  “今晚要住万县。主席昨晚只睡了一个多小时,到

  现在未睡,想晚上睡觉,以便白天看三峡。看来主席的

  精神很愉快。”

  “三月三十日船过三峡,主席、柯庆施、李井泉和

  我与船长、见习船长闲谈。主席问船长,三峡这一段

  开船是不是最危险。船长说,枯水季节在这一段开船

  是困难不小的,有时也会遇到危险,不过走熟了,出危

  险是很少的。主席说,如果让我开船,我就喜欢走这险

  要的地方开。一潭死水好,还是不尽长江滚滚来好?我‘

  看还是不尽长江滚滚来好,人的生活平平淡淡没有什么

  意思。”①(①王任重日记,1958年3月29日、30日。)

  过了三十多年以后,也是当年同毛泽东一起乘船的吴冷西。对这一段的情况,作了这样的回忆:

  “‘江峡轮’二十九日晚抵白帝城,已是夜色苍茫.

  但闻隐隐涛声。三十日早饭后,‘江峡轮’起航进入瞿

  塘峡。快到巫峡时,毛主席披着睡衣来到驾驶室,一面

  欣赏三峡风光,一面同船长和领航员谈及有关三峡的神

  话和传说。毛主席还从船长手中接过望远镜,留意从几

  个侧面观看了神女峰。他对我们说,宋玉在《神女赋》

  中说,‘夫何神女之姣丽兮,含阴阳之渥饰。被华藻之

  可好兮,若翡翠之奋翼。其象无双,其美无极。毛嫱鄣

  袂,不足程式。西施掩面,比之无色。’其实谁也没有

  见过神女,但宋玉的浪漫主义描绘,竟为后世骚人墨客

  无限的题材。直至快过完西陵峡,毛主席才回到舱内客

  厅,同田家英和我闲谈。他从田家英的同乡革命军马前

  卒邹容谈起,纵论苏报案中的章太炎、章士钊等人,进

  而泛论中国资产阶级民主派也曾经是生气勃勃,勇于革

  命的壮士。”②(②吴冷西《回忆毛主席》,新华出版社

  1995年2月版,第66页。)


  三月三十一日,船过荆江,毛泽东把宜昌、沙市的领导人叫到船上,问了一些情况。四月一日晨二时到达武汉。正赶上下雨,天气相当冷。毛泽东到东湖宾馆住下。③(③王任重日记,1958年4月1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