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次访苏(7)


  十一月二十日,波兰代表团来看毛泽东。这是他们的第三次会见。毛泽东问哥穆尔卡:“你们对这次旅行的看法怎样?是否感到受了委屈?”又问:“你们有没有感到苏联同志在协商作风和与各国党的关系上有进步?还是认为没有进步?”哥穆尔卡说:“我们感觉到这种进步。”

  毛泽东说:“在走以前我还要与赫鲁晓夫同志谈对外国党进行批评的问题。一般地讲我们是不赞成公开批评的,各个党及民族都很敏感,如批评得不对固然坏,如批评对了也不好。假如有错误的话,那为什么不通过本国的党出来批评呢!”

  话题转到第三国际。毛泽东:“第三国际头和尾巴好。头是列宁,他对各国共产党的建立起了作用。尾巴是季米托洛夫。但头和尾巴都不长,而身子却有这么长。”

  哥穆尔卡:“在我们也难说尾巴是好的,因为解散了我国共产党。”

  毛泽东:“第三国际解散了,这应感谢上帝。历史也很怪,社会主义国家的成立都是没有国际的。去年三月米高扬到北京,来解释为什么要批判斯大林时,我同时也向他提出问题。他们建议成立社会主义国家的联络局来代替情报局,并且要出个刊物。我建议不要成立联络局,也别出刊物。我说,你们召集会就是了。你们苏共中央有事召开会议,我们来参加,谈些必须讨论的事,有事则开,无事则散,不要有像第三国际和情报局这样的固定机构,成立了会害死人的。”

  毛泽东又谈到中国党的经验。他说:“我们是犯了‘左’倾及右倾机会主义这两次错误后才教会了我们这个党,才教会了领导干部。结果使这两个阶段的革命①(①指1924至1927年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和1927至1937年的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有很大损失,这当然不好,但这只是一个侧面。第二个侧面是很好的,有益的,它成了教员。没有这两次的失败,我们教育不过来,没有比较,在人们的脑子中不会引起大的震动,就不可能找出不‘左’又不右的道路。”又说:“我是吃过苦的,你们也吃过苦,一定知道时间是不能短的。我们党现在这个核心领导是经过多少年才形成的?从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开始,到一九五七年共二十三年,这么久的时间。现在要动摇它是很难的。”

  毛泽东最后说:“今天谈得很有兴趣。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互不损害。我没有损害你的意思,你也没损害我的意思。我们是互相支持的,这很需要。”哥穆尔卡说:“我们特别需要你们的支持。”毛泽东说:“自力更生为主,外国支持为辅。虽然为辅助,但还是要支持,这并非依赖。要分别依赖及依靠。我们是互相依靠嘛,决不依赖。今天谈话的缺点是我讲多了,下一次吧。”①(①波兰统一工人党代表团拜会毛泽东时的谈话记录,1957年11月20日。)

  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谈话。

  在莫斯科期间,毛泽东看望了在苏联学习的中国留学生。

  十一月十七日,是个星期日。刚巧头一天,莫斯科下了这年的第一场雪。这一天特别晴朗。蔚蓝的天空,火红的太阳,在白雪的衬映下,显得格外亮丽清新。

  下午六时,毛泽东在邓小平、彭德怀、乌兰夫、陈伯达、杨尚昆、胡乔木、刘晓等陪同下,来到莫斯科大学礼堂,受到等候在这里的三千五百多名中国留学生的热烈欢迎。

  礼堂里挤满了人。在座位的两侧和后面的空地上,都站满了人。能在异国他乡见到自己的领袖,大家的心情格外激动。

  当年参加会见的一位中国留学生,把毛泽东的谈话和现场的情况详细地记录了下来。下面是这个记录的节录。

  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星期天,这初冬的天

  气,清晨晴空万里,太阳升起来不久,耀眼明光的,真

  是莫斯科少有的景致。毛主席率领中国代表团正在这

  里。今天代表团同志要向我们全体在莫斯科的留学生作

  报告,我们都抱着一个热烈的希望,希望在报告会上能

  得到毛主席接见。

  下午六点钟,大礼堂中各个角落的水银灯一起放

  光,在人们还没有来得及注意的时候,毛主席第一个安

  详地从主席台左手的小门中走了出来,紧跟着的是其他

  同志,这时我们只顾欢腾。大礼堂中一下子充满了这样

  的欢腾,以至大家只顾一个劲地看哪,笑哪,鼓掌。却

  没有一个人像在走过天安门时那样的高呼“毛主席万岁!”

  我自己是笑得合不拢嘴,所以没法打招呼,也没法喊。

  毛主席一下就走到主席台的最边缘上来和大家亲切地招

  手。这时我只觉得毛主席的步伐稳重而矫健,水银灯光

  映着毛主席的面孔红喷喷地,原来毛主席也是笑得合不拢

  嘴,他老人家多高兴啊!

  毛主席从广阔的台上由左边一直走到右边,这才绕到

  桌子后边,却还没有就坐下来,轻轻地拿起水瓶来向玻璃

  杯中倒了一杯水,端起来慢慢地喝。这时在最前边的人就

  一边鼓掌一边喊:“毛主席!您好!”毛主席听见了就故意

  把杯子举向前面,高高地,好像要和大家碰杯的样子。这

  时我们真是想跳起来奔向前去,当然,没有一个人实际上

  这样做。等着毛主席喝了这杯水,安详地把双手在胸前一

  握,站到了扩音器旁边时,我们马上安静下来。

  首先是由毛主席向大家介绍代表团的全体人员。等全

  体都介绍过后,大家依次坐下来,只有毛主席仍旧安详地

  站在扩音机旁。这时我们有多激动啊!生平第一次当面就要

  听到毛主席给我们讲话了!毛主席好像也了解了我们这一点,

  所以第一句就亲切地说:“同志们!我问你们好!”接着毛

  主席右手轻轻一抬向前推动了一下说:“世界是你们的!”好

  像用他那巨大的手掌把这样一个深湛的鼓励与期望稳稳地

  送给了我们似的。毛主席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说:“也是我

  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稍停了一下,毛主席自问自答地说:“为什么说世界归

  根结底是你们的,而不是我们的呢?你们看,像我们这些人都老

  的不成个样子了嘛!”这一下子我们可就哄嚷起来了,高声说:

  “毛主席不老!不老!不老!”毛主席轻轻摇了摇头说:“不然,各

  人有各人的想法。我们这些人老了,也有我们的长处,那就是富

  有经验,老于世故!”这一下我们才又连笑带鼓起掌来。毛主席

  看到这么热烈的情形,不免又说:“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

  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毛主席接着又半开玩笑地说:“你们有朝气,我们有暮气,这叫

  各有长短。”惹得大家又笑起来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