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开辟中国农业合作化道路(4)


  十月二十六日至十一月五日,第三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在北京召开。闭会的前一天,十一月四日,毛泽东再次约陈伯达、廖鲁言谈话。他说:

  “做一切工作,必须切合实际,不合实际就错了。

  切合实际就是要看需要与可能,可能就是包括政治条

  件、经济条件和干部条件。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现在

  是既需要,又可能,潜在力很大。如果不去发掘,那就

  是稳步而不前进。……‘纠正急躁冒进’,总是一股风

  吧,吹下去了,也吹倒了一些不应当吹倒的农业生产合

  作社。”

  “要搞社会主义。‘确保私有’是受了资产阶级的影

  响。‘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惠,难矣哉’。‘言

  不及义’就是言不及社会主义,不搞社会主义。……不靠

  社会主义,想从小农经济做文章,靠在个体经济基础上行

  小惠,而希望大增产粮食,解决粮食问题,解决国计民生的

  大计,那真是难矣哉!

  有句古语,‘纲举目张’。拿起纲,目才能张,纲就是主

  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并且逐步解决这个矛盾,

  这就是主题,就是纲。提起了这个纲,克服‘五多’以及各

  项帮助农民的政治工作、经济工作,一切都有统属了。”

  “现在的农业生产合作社还是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之上的,个

  人所有的土地、大牲口、大农具入了股,在社内社会主义因素

  和私有制也是有矛盾的,这个矛盾要逐步解决。到将来,由现

  在这种半公半私进到集体所有制,这个矛盾就解决了。我们所

  采取的步骤是稳的,由社会主义萌芽的互助组,进到半社会主

  义的合作社,再进到完全社会主义的合作社(将来也叫农业生产

  合作社,不要叫集体农庄)。一般讲,互助组还是农业生产合

  作社的基础。”

  “这次实行粮食的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对于社会主义也是很

  大的推动。接着又开了这次互助合作会议,又是一次很大的推动。

  鉴于今年大半年互助合作运动缩了一下,所以这次会议要积极一

  些。但是,政策要交代清楚。交代政策这件事很重要。

  ‘积极领导,稳步发展’,这句话很好。这大半年,缩了一下,

  稳步而不前进,这不大妥当。但是,也有好处。比如打仗,打了

  一仗,休整一下,再展开第二个战役。问题是有些阵地退多了一

  些,有一些不是退多了,而是本来可以发展的没有发展,不让发

  展,不批准,成了非法的。”

  “生产合作社的发展计划提出来了,今冬明春,到明年秋收

  前,发展三万二千多个,一九五七年可以发展到七十万个。

  但是要估计到有时候可能突然发展一下.可能发展到一百万

  个,也许不止一百万个。总之,既要办多,又要办好,积极

  领导,稳步发展。”①(①《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

  1999年6月版,第301—306页。)

  以上是毛泽东两次谈话的主要内容,包含了他对农业互助合作运动的一些基本思想、理论观点及具体工作部署。第一,对互助合作运动的关注点,已由互助组转移到农业生产合作社(初级社)。第二,强调个体所有制不适应生产力的发展,只有过渡到集体所有制,才能提高生产力,解决粮食和其他农产品的供求矛盾。第三,提出解决农村中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矛盾,是统率农村一切工作的纲。第四,规定了中国农业合作化的具体发展道路;但又提出在特定的条件下,也可以不经过互助组,直接建立初级社,乃至高级社。第五,对发展合作社的态度是,只要条件具备,数量上多多益善,规模上能大则大。要打破新区的互助合作运动一定慢的观念。这里说的条件,指合乎章程、决议,是自愿的,有强的领导骨干(主要是两条:公道,能干),办得好。第六,再次重申检验合作社办得好坏的主要标准是看是否增产。毛泽东这些基本思想,在以后指导农业合作化的实践中,又发展了,强化了。

  毛泽东这两次谈话是有针对性的,批评了一九五三年春发生的纠正农业互助合作急躁冒进的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自一九五二年九月第二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以来,各地农民对发展互助合作的积极性进一步提高,互助合作事业有一个较大的发展。但从秋收开始,在一些地区程度不同地出现急躁冒进倾向,主要是盲目追求互助合作的高级形式,试办农业生产合作社,贪多贪大,将耕牛农具变相地无偿归公,盲目强调增加社会主义因素。由此引起农民主要是中农的不安,影响了生产。与此同时,在农村中比较普遍地出现了对农民干涉过多的现象,即所谓“五多”(任务多,会议集训多,公文报告表册多,组织多,积极分子兼职多)。中央农村工作部和邓子恢发现了这些情况,向毛泽东汇报,并代中央起草了几个纠正互助合作急躁冒进的文件,下发实施。经过一段工作,这一倾向得到克服,农民生产情绪趋于安定。但在纠正冒进时,一些地方又出现不积极发展互助合作的自流现象。也有一些由基层干部和农民群众自发办起来的农业生产合作社(称“自发社”)不被承认,被视为非法。这就是毛泽东所说的“今年大半年互助合作运动缩了一下”,“稳步而不前进”,“‘纠正急躁冒进’,总是一股风吧,吹下去了,也吹倒了一些不应当吹倒的农业生产合作社”,“本来可以发展的没有发展,不让发展,不批准,成了非法的”。总的说来,毛泽东对一九五三年纠正互助合作急躁冒进的批评,还是比较平和的。但是,这件事给毛泽东留下的印象是很深的。

  毛泽东的两次谈话,第一次比较系统地阐述了他的农业合作化思想,初步形成他指导中国农业合作运动的一套理论、方针、政策。《中共中央关于发展农业生产合作社的决议(草案)》,就是根据毛泽东两次谈话的精神起草和修改形成的。

  第三次农业互助合作会议讨论了这个决议草案。会后,在毛泽东主持下,又作了修改。十二月十六日经中共中央正式通过,在一九五四年一月九日公布。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