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毛泽东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反”“五反”(5)


  这是大规模惩治不法资本家犯罪行为的第一个号令。

  一月二十六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关于首先在大中城市开展五反斗争的指示》发出后,“五反”运动就在全国迅速展开。指示说:“在全国一切城市,首先在大城市和中等城市中,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守法的资产阶级及其他市民,向着违法的资产阶级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坚决的彻底的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和反对盗窃经济情报的斗争,以配合党政军民内部的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斗争,现在是极为必要和极为适时的。在这个斗争中,各城市的党组织对于阶级和群众的力量必须作精密的部署,必须注意利用矛盾、实行分化、团结多数、孤立少数的策略,在斗争中迅速形成‘五反’的统一战线。”“全国各大城市(包括各省城)在二月上旬均应进入‘五反’战斗,请你们速作部署。”①(①《毛泽东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版,第192、193页。)

  这样,毛泽东同时指导着两个战线上的斗争,一个是在党政军民(群众团体)内部开展的“三反”斗争,一个是在外部开展的惩治不法资本家犯罪行为的“五反”斗争。这两个斗争互相配合,结合进行。

  毛泽东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开展“三反”、“五反”运动呢?他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他在一九五三年说过:“三反五反只能在去年上半年搞,因为那时我们在朝鲜战场打得很好,战线稳定,土改基本完成,镇反基本结束,而资产阶级的尾巴翘得很高,必须打下去,如果搞早了反而不利。”②(②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讲话记录,1953年8月。)

  对待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新中国成立前夕作过明确的规定。中国共产党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指出,在革命胜利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还需要尽可能地利用城乡私人资本主义的积极性,“一切不是于国民经济有害而是于国民经济有利的城乡资本主义成分,都应当容许其存在和发展”。③(③《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第1431页。)《共同纲领》也规定:“凡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营经济事业,人民政府应鼓励其经营的积极性,并扶助其发展。”④(④《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5月版,第8页。)

  发动“五反”运动,是不是要改变党对资产阶级的政策,改变《共同纲领》的规定?当然不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毛泽东从回顾进城三年来中国共产党同民族资产阶级关系的曲折历史中,说明了发动“五反”斗争的必要性。他说:

  “这不是对资产阶级的政策的改变,目前还是搞新

  民主主义,不是社会主义;是削弱资产阶级,不是要消

  灭资产阶级;是要打它几个月,打痛了再拉,不是一直

  打下去,都打垮。”

  “进城时,大家对资产阶级都很警惕,为什么现在

  有这样的变化?这可以从进城三年的历史来看。一九五O

  年上半年,党内曾有一个自发、半自发的反对资产阶

  级的斗争。这个斗争是不妥当的,也是错误的。因为当

  时有台湾敌人的轰炸、封锁,土改、镇反工作急待去

  做,应该团结资产阶级去向封建势力进攻,而不是全面

  出击,全面出击是很不策略的。所以,七届三中全会纠

  正了这一错误,提出调整工商业。到一九五一年抗美援

  朝运动形成,更需要国内的团结一致,一直到今天。在

  这一年多时间内,大家对资产阶级不够警惕了。资产阶

  级过去虽然挨过一板子,但并不痛,在调整工商业中又

  嚣张起来了。特别是在抗美援朝加工订货中赚了一大笔

  钱,政治上也有了一定地位,因而盛气凌人,向我们猖

  狂进攻起来。现在已到时候了,要抓住资产阶级的‘小

  辫子’,把它的气焰整下去。”①(①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修订本)上卷,人民出版社1997年12月版,第170、171、173页。)

  “五反”运动揭发出来的问题,的确令人触目惊心。上海大康药房老板王康年,用投机手段骗取志愿军购药款项达三亿元,竟然将失效药品供应正在浴血奋战的抗美援朝前线。沈阳裕兴源油房经理与同业串通,在为国家加工豆油时,抬高成本,降低出油率。三年来,仅抬高成本,就牟取暴利十五亿元;降低出油率,使国家每月损失三万斤豆油。①(①《新华月报》1952年3月号,第27、2l页。)在工业比较集中的重庆地区,私营钢铁机器业的不法资本家利用“星四聚餐会”的形式,进行一系列严重违法的地下活动。他们先后拉拢重庆市工商局副局长、西南工业部经理处科长等,垄断了重庆地区国家委托加工订货的分配权,对上蒙骗国家,对下挤垮、吞并中小企业。成渝铁路动工后,又以同样手段腐蚀西南铁路局机务处副处长,包揽铁路器材的加工订货业务。仅在制作三十一副道岔的工程中,就通过抬高工价、多报用料等手段,牟取暴利七点四亿余元。②(②《新华月报》1952年3月号,第27、2l页。

  )
一部分民族资产阶级还过高估计自己的历史地位和作用,政治上要同工人阶级平起平坐,经济上要与国营企业平分秋色。这些要求,显然是违背《共同纲领》的。

  毛泽东决心发动“五反”运动,打击不法资本家气焰,是雷厉风行的。但是,他从一开始就十分注意掌握对民族资产阶级采取正确的政策。在运动的指导上,强调要按照《共同纲领》办事,掌握好区别违法与不违法的政策界限。民族资产阶级在《共同纲领》范围内的发展,是合法的;离开了这个范围,就是不合法。在斗争策略上,强调要争取尽可能多的大中小资本家,组成“五反”统一战线,孤立和打击极少数的反动资本家。在工作部署上,强调要有准备、有步骤地进行,准备不好,就不要动手,决不能盲目进行,只许做好,不许做坏;在县、区、乡三级一般不开展“五反”斗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