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蒋介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十章 蒋介石引退(3)


  2月18日,杜鲁门总统要求国会拿出5.7亿元经费以贷款的方式输入中国作为经济援助,他压根儿就没提军事援助的事,国务卿马歇尔郑重其事地告诉国会议员说,他一直在警告蒋介石及其顾问,“国民党和共产党进行武力较量,形势对国民党会极为不利。”他的话极其尖锐:

  “在很大程度上,中国共产党已成功地证明了他们的运动和目前大众要求变革的愿望是一致的。另一方面,今天的国民政府在传统和方式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它能满足大众的这种要求,也不能为中国大众创造出令人满意的条件,更不能阻止暴力及国内混乱局面的进一步恶化。”

  马歇尔的态度清楚地表明,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国不想承认国民党在内战时期所做的努力,中国的一些说客此时又重新开始为蒋介石进行辩护,但却收获不大。

  国会制定了一项修正案,指出应有1.25亿元“专款”拨给中国政府,可以用于它认为合适的地方,比如购买军需品等。

  事实上,国务卿一直主张向国民党提供经济援助,使之有资金来购买美国生产的军事设备。他指出,他的主要目的就是不想让美国卷入中国内战的漩涡中去。杜鲁门总统于4月宣布了《中国援助法案》,决定向中国提供4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包括1.25亿美元“专款”。

  美国对国民党公开否定的态度,尤其是马歇尔的宣言,无疑动摇了蒋介石在国民党中的地位。蒋介石统治国民党已有很长时间了。

  3月29日,当“国民大会”在南京召开时,虽然不太明显,但蒋介石威信丧失已有所表现。蒋介石采取“半辞职”的办法,宣布自己不是总统候选人,蒋介石的追随者们大失所望,代表团恳求蒋介石改变主意,结果没怎么费事,蒋介石就同意了。

  他以2430:369的绝对优势击败了平庸的对手而当选为“总统”。

  对此,谁也不感到惊奇。

  选举副总统时:国民党允许持不同政见者参加。蒋介石指名孙中山之子孙科作为候选人。然而,李宗仁却以微弱多数当选副总统。李宗仁原是广西军阀,蒋介石从来没有完全信任过他。这是李、蒋之间权力之争的第一轮,李宗仁成了蒋介石的对手。

  1946年至1947年,李宗仁在任委员长北平行辕主任时,就已在全国树立了威望。

  司徒雷登任大使前,李宗仁见过他。他的诚挚和对中国内战所持的那种开明的态度,给司徒雷登留下了印象,渐渐地人们都说,如果蒋介石与共产党的和谈失败的话,那美国政府一定会选择李宗仁作为中国的领袖。当这些话传到蒋介石耳中时,他对李宗仁越发疑心了。

  李宗仁竞选副总统获得了很大成功,蒋介石对此感到极为不安。

  他一心想让孙科作副总统,这里面有两个原因,一是既然中日战争已经结束,那么选举一个非军事人员做副总统,会使政府显得更加正常化;二是孙科是国父孙中山之子,对国民党员会有较大的吸引力。

  蒋介石压恨儿就没想到孙科会在选举中失败,因为“国民大会”是由“CC”派控制的,而且陈立夫曾向蒋介石保证孙科一定会当选。但是,目前的状况却使蒋介石大为吃惊:李宗仁这个平庸的广西军阀竟会在“国民大会”选举中获多数票。蒋介石曾答应孙科,副总统职位一定是他的,选举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因此,李宗仁当选为副总统,使蒋介石感到自己在失面子。

  最糟糕的是,李宗仁竟然故意不听命于他,这在蒋介石看来是最不可宽恕的“罪行”。

  这次“国民大会”在其他方面进行得也不太顺利。在当选的代表中,有一些人在开会时被国民党人员拒之门外,因为把他们的席位分给了国民党提名人。

  一些遭到拒绝的“国会”代表宣布绝食,其中一人带着棺材住进了接待室。他威胁说,如果不给他席位,他就要去死。在对此进行商讨时,南京大主教于斌说服“绝食者”喝定量的水、桔子汁和牛奶,以维持生命。最后,这些代表终于得到了他们的席位。为了接受并安排他们,会议不得不扩大范围。

  国民党人因在选举副总统时未占上风,感到极为不安,他们想通过提议选举何应钦为总理来挽回其丧失的地位。但是,他们的势力太弱了,以致无法取胜。后来,这个职位由干练、廉洁的翁文灏担任了。翁文灏的出现使新内阁具有某种更加自由的色彩,但现在要彻底改变其形象,已为时过晚了。

  在所有这些挫折面前,蒋介石仍继续给人一种高做、镇定的形象。1948年5月20日,他在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时说:

  他不否认中国前面的道路困难重重,也不否认重建中国是件不易之事,他认为实行民主的基本条件尚未成熟,但时代的力量已使国民党向前走上了立宪民主的道路……

  他还说:他这40年来领导国家取得的经验,使他更加坚信孙中山先生的格言,任何措施“只要符合自然规律,只要符合人类认识水平,只要顺应世界潮流,只要反映人民愿望,并为社会精英所发现,就一定会成功地实现。”

  蒋介石外表镇静,却掩盖不了内心的不安,并且在这个时候比任何时候表现得都明显。

  国民党渐渐控制不住东北的据点了。他们于3月12日从吉林撤出,并用军事上惯用的陈词滥调解释说这是为了缩短运输线。驻军撤到长春,给这个被围城市增加了极大的负担。共产党封锁了通往长春的所有食物供应路线,每天饿死的人高达100之多。经过激烈争夺,四平在吉林失陷三天之后失守了,而共产党此时可以向沈阳发起进攻了。

  美国军事顾问小组的头头大卫·G·勃尔恳求蒋介石撤出沈阳,结果是徒劳,蒋介石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接受大卫的建议。4月24日,共产党的彭德怀将军经过一场苦战后,重新夺回了毛泽东原来的根据地延安。接着,国民党也打了胜仗,但为时不长,这时情况已很明显,中国人民解放军已不再是游击队,而是正规军了。6月份,在河南开封之战中,陈毅将军率领近20万大军与数量相等的国民党军队展开了战斗,该城于22日失守,但25日又夺了回来。

  在上海货币市场进行的调查表明,中国通货膨胀的速度是惊人的,几天之内,美元与法市的兑换率由1:200万涨到1:400万。几星期后,非官方兑换率达到1:800万,法市又减值了一半。8月份,比率又上涨到1:1100万,高得令人难以置信。当通货膨胀开始加剧时,蒋总统却在一篇讲话中说,经济形势令人满意,通货膨胀全是共产党宣传的结果,是外国人瞎说的结果,是上海商人投机的结果。

  当然,比起通货膨胀来,蒋介石更为担心的还是军事形势。

  7月份,他主要是担心太原方面的情况,因为山西的国民党驻军被围困在那里。除了日军占领那段时间以外,山西从1912年一直被精明的老牌军阀阎锡山统治着。

  山西有煤矿、铁矿,建有钢铁厂、兵工厂,足可为阎锡山供应正常的军备需求,蒋介石想,阎锡山现在被共产党步步紧逼,他或许能跟共产党较量一番。阎锡山的忠诚丝毫未变,22日,蒋介石冒险飞往太原,在三个机场中唯一由政府控制的机场着陆。

  在此之前,蒋介石曾冒着生命危险飞往郑州,那时郑州正面临着被共产党占领的危险。他还飞到济南和沈阳去鼓舞士气。由于不停地奔波,企图把所有势力都控制在自己手中,后来蒋介石得了失眠症。

  安眠药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慰藉。夜晚已不再是他睡觉的时间了,因为此时他大都是和战地将领通长途电话,商讨军情。但是,他还是需要点睡眠的。后来,蒋介石发现每晚睡觉前喝一杯或半杯威士忌有助于他入睡。

  现在,蒋介石不得不注意节节上涨的通货膨胀,并开始采取措施。1948年8月19日,他发布总统令,发行一种新的国家货币金元券。那时候,旧货币价值实际上已降到了零。金元券和美元兑换率为4:1,政府命令人们把旧纸币以300万:1的比率上交政府,把所有私藏金银及外汇于9月30日以前全部上交,使用新发行的货币。人民从内心里非常讨厌那些不值钱的旧币,所以对此非常高兴,起码开始时是这样的,蒋介石赋予儿子蒋经国以极大的权力,让他实施货币改革。

  这对蒋经国来讲,是第一次显示他才能的机会。他搬到了上海,在那里向黑市商和投机商开火,没有谁能够幸免,一位高级警官,同时也是个有名的黑市商,他是被逮捕的几百人中的一员。

  在这非常时期,法庭不断地判处死刑,而且立即执行。因此,时间不长,蒋经国就在上海深得人心。

  然而,一件奇怪的事情使他受到了挫折。9月的一个晚上蒋夫人接到一个从上海打来的电话,说她的继子截获了扬子江开发公司的大批货物,这些货显然是黑市货,这家权力极大的公司是孔氏家族的财产,蒋夫人听到蒋经国要逮捕她的外甥、总经理孔令侃而大为恼火,蒋介石决定把这事交给她处理。

  蒋夫人一听到这消息就启程去上海了。孔令侃并没有被捕,而是离开上海到美国去旅游了几个月。扬子江开发公司也不再故意找麻烦了,并且在上海的活动也逐渐减少。很快,公司总部就挪到了佛罗里达。50年代,一个子公司以不同的名字在伦敦开业,大约在10年后又关闭了。

  这件事使蒋经国大失面子,但更惨的情况还在后头。政府想在经济空虚时进行经济改革。但这种作法既不能增加收入,又不能减少开支,也不能增加生产。金元券市值下跌,物价又开始螺旋上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