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蒋介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失去的革命(1)


  一时的荣耀,使蒋介石忽视了在一个封建国家里进行领土征服所应注意的唯一正确的原则:

  那就是——“他应该除掉那些最初反对他的人,用自己选定的人来代替这些人,而新选出的人应该忠于新生的民国,并忠于民国首脑蒋介石”。

  此时,中国共产主义运动涌现出两个杰出的人物:毛泽东和李立三。——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李立三由于受到忠于毛泽东的红卫兵的刺激而自杀身亡。

  蒋介石自己及外界认为他在1928年底已经取得了中国的“统一”,然而,这只不过是一个残酷的假象。

  这一假象表面显得堂而皇之,并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如果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它实质上并没有什么真东西。

  蒋介石率军北伐一事深得民心,这使得许多敌对部队及其将领都投到他的麾下。但是这也带来了这样的问题:尽管蒋介石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而不时与各地的军阀进行激烈的战斗,但他却从没有真正地控制他的对手或征服他们的地盘。

  他们只是以一种中国传统的方式承认蒋介百比自己强大,因而才决定顺风转舵。这就是蒋介石在战场上为什么能够推进得如此迅速以及国民军能在1928年号称拥有200万人,比最初的10万人增加20倍的原因。

  尽管从严格的意义上说,佛朗哥对西班牙的征服与蒋介石对中国的所谓征服是不可比的,但是,如果将这两者之间的不同列举出来,也不无益处。

  佛朗哥经过了差不多32个月艰苦和血腥的战争才成了整个西班牙的主人,而蒋介石只花了12个月时间——其中头9个月是在1926年和1927年之间。随后是一个政治上的休战时期;后3个月是在1928年4月至6月就“征服”了面积比西班牙大7倍的中原。

  佛朗哥消灭了自己的敌人,在战场上击败了他们,并将残余的敌人流放或处死,而蒋介石却满足于对手们形式上的屈服。

  北伐开始之前的中国与1928年底的中国之主要不同在于,那些原来与国民党为敌的军阀后来都声称自己是国民党党员。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军阀在自己的地盘内仍保留着原有的权力。

  由于蒋介石急于迅速取得成功,因为这会给他带来一时的荣耀和威望,所以,他忽视了在一个封建的国家里进行领土征服所应注意的唯一正确的原则,那就是——

  他应该除掉那些最初反对他的人,用自己选定的人来代替这些人,而新选出的人应该忠于新生的民国,并忠于民国首脑蒋介石。

  蒋介石未能取得对地方的实际控制权,他很容易就满足于地方军阀对他的毫无意义的效忠,这是他判断上的最大失误。

  在后来的岁月里,蒋介石的权威多次受到地方军阀的挑战。虽然蒋介石总是胜利者,但这些接连不断的地区战争消耗了他的力量,并使他无法集中注意力来处理中国真正面临的问题。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的根据地正在日益扩大;此外,从1931年起,蒋介石还要对付日本侵略者所造成的巨大威胁。

  1929年,蒋介石试图通过裁军来削弱地方军阀的势力,结果引起一场危机,这使他深切地感到自己权力之有限。其他任何事都不曾象这使他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对蒋介石推崇备至的官方传记作者霍灵顿·唐也不得不承认:

  国民政府实际上只控制了几个省。冯玉祥称雄于北方,同时又是有名的西北王,控制了山东、河南、陕西、甘肃、青海以及宁夏等省。而蒋的对手阎锡山则从他那座落子山峦起伏的山西省的大本营中向河北、察哈尔、绥远等省发号施令,在南方,李宗仁控制着广东、广西、湖南、湖北。中国实际上被分割得支离破碎,差不多可以算得上是诸侯割据……

  蒋介石只在长江下游的五个省里享有无可争议的权力。

  裁军成了蒋介石最关注的问题,因为地方军阀依靠的是军队。蒋介石争辩说,既然国家已经统一,战争已经结束,大部分军人都应该复员,回到他们的百姓生活中去。他的这些话不无道理,只是所有的军阀心里都清楚,将自己的军队遣散,就意味着失去自己的权力源泉。于是,他们坚决反对蒋介石的复员计划。他们这种自私的愿望最终挫败了蒋介石的企图。

  当时的局势既荒唐又具有某种悲剧性。在国民军占领北京后,中国全国共有220万军队。如果把各式各样的正规军及杂牌军加在一起,那么,这支军队在当时相对和平的世界上可以算得上是人数最多的一支军队。

  在这支庞大的军队中,根据蒋介石的估计,差不多有200万人在名义上是隶属于国民政府的,其余的则是一些流匪和一些不服从国民政府的军阀的残余部队。如果霍灵顿·唐的数字可信的活(这些数字也不过是个估计而已),那么,这200万隶属于国民政府的军队每年要花费国民政府财政收入约4亿美元的75%。

  蒋介石对复员人员安排早已胸有成竹,这些复员军人应该变成一支劳动大军,去从事修路、植树、开发矿山等这类工作。

  1929年1月中旬,蒋介石在南京召集所有高级将领开会,讨论有关复员的问题。

  当时,广西的将军们拥有一支23万人的军队,冯玉祥手下拥有22万人,阎锡山有20万人。至于国民政府——也就是蒋介石本人一拥有大约42万军队。李宗仁、冯玉祥、阎锡山等人很快就意识到蒋介石的裁军建议是大规模地裁减他们的军队,同时又加强他自己的军队(这些军队在名义上隶属于中华民国中央政府)

  冯玉祥回忆说,在这次会议开始的时候,蒋介石将所有的与会者领到一幅孙中山的画像前,坚持要每个人都向画像宣誓效忠。

  然后,他提出各路军应该只保留12个师,然后将其余的人员遣散。这时,一个小军阀指出,根据蒋介石的提议,那些编制不足12个师的兵团、不得不再招六、七师才能凑足12个师。

  蒋介石对这个小军阀提的问题未加理睬,而他自己的部队则刚在北京附近扩编了十几个师。

  会议就一件事正式取得了一致,那就是将全国划为6个裁员区。这件事使人感到别扭,有点象是在做交易,故军阀们心中渐渐感到不安。

  一天下午,蒋介石邀请冯玉祥去南京郊外洗温泉浴。当他们洗完用毛巾擦身的时候,蒋介石说:“人们常说,谁控制了北京、广东、上海和武汉,谁就控制了全中国。”冯玉祥认为蒋介石这是向他暗示,让他对控制着这些地区的军阀采取行动,他含糊其词地回答说:“作为一个全国性的领导人,你必须大度一些,只要你能赢得军队和民众的支持,他们占领了这些地方也无关紧要,他们也都将是你手下的兄弟,”

  会议持续了三个星期。2月7日那天,冯玉祥突然中途退席,致使会议就此收场。

  中国大地很快重新燃起了战火。李宗仁和其他广西军阀首先采取了行动,他们将矛头对准蒋介石在湖南的一位将军,并把他赶下了台,这是李宗仁、冯玉祥脱离国民政府的一个信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