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传记 > 蒋介石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七章 北伐(1)


  蒋介石曾在日记中表示他不喜欢政治,他写道:“政治使人过狗一般的生活……道德何在?友谊何在?”但是不久就表明,在政治权术方面,他是一个“进步”很快的新手。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国民革命军是一种新型的军队。他们充满信心,并由于取得了巨大、迅速的胜利而士气高涨,随着不断地向北进军,队伍也随之不断地状大。

  如果说历史上一个统一的中国曾在最混乱的变革中出现过的话,那么,北伐将是必要的。

  蒋介石非常自信地认为,不管局势如何,他都能够领导新的革命军走向胜利。

  然而,共产主义者,尤其是苏联人,却不象他那么乐观。

  从理论上讲,这种怀疑是有根据的。

  在蒋与他的军事目标之间,存在着五大军阀,其中三个在上一章中已经提到,他们是吴佩孚、张作霖和冯玉祥。

  吴佩孚驻扎在很远的地方,曾被冯以翻云覆雨的手段打败。1926年初,他从湖北根据地卷土重来,并占领了河南。他控制的地区有湖南、四川和贵州,军队大约是25万。张作霖当时是北方军阀中最强大的一个。他控制着山东、满洲里、热河、察哈尔和河北,估计他的军队大约是30万至50万。

  孙传芳以20万军队控制着从上海至江西南昌的华东地区。

  他横跨长江下游,包括江苏、安徽、浙江和江西。

  另外两个是强大而又引人注目的冯玉祥和阎锡山。赶走了吴佩孚以后,冯将自己的部队增至27.5万人左右。但是,由于他过分扩张,使自己的侧翼暴露在阎的势力之下,阎当时似乎想跟张联盟。那时,冯控制的省份有山西、甘肃、绥远(现在的内蒙古)和察哈尔。因此,他有资格被看成是“西北军阀”(尽管人们无数次地称他为“东北军阀”)

  1926年1月1日,冯突然宣布他将退休,并动身去作长途旅行,最终目的地是莫斯科。在那里,他希望能为他那支号称是国民军或人民军的部队搞到给养。当他走了几个月之后,他的下属指挥官撤退了暴露在阎的势力之下的那部分部队,并将该部队拉到距北京50英里以内的长城南口。

  阎和一般的军阀不同。一般的军阀是掠夺性的、破坏性的、自私自利的。而阎则以“现代的”或“社会的”军阀而闻名于世。他开办学校,促进卫生事业,禁止鸦片,修建公路和桥梁,并且采用各种方案开垦土地,灌溉土地,提高耕作水平。

  巴巴拉·塔奇曼写道:“他的旁边坐着在剑桥受过教育的中国秘书。他按照外国的风格宴请宾客,用的是玫瑰色的、银色的和石榴色的水晶酒杯,餐巾巧妙地折叠成玫瑰状,鸟状和宝塔状,饭后,由侍从拿着挂在高高的柱子上的五颜六色的灯笼,护卫着客人穿过撒满月色的花园。”

  冯和阎都害怕遭到蒋介石的打击,他们表示参加国民革命。

  军阀部队的数目总共不少于75万,与势力强大的军阀相比,1926年初,蒋的军队人数不超过8.5万人,编成6个师。

  从理论上说,这是不够的。但是,要等到他的军队数量能敌得过他的对手的那一天是不可能的。蒋给了自己6个月时间。在制定计划与训练的过程中,有时候军事问题相对于政治问题而言,似乎是第二位的。

  国民党“二大”在汪精卫的主持下,于1月1日至19日在广东召开。会议决定以孙中山的遗嘱作为国民党永久的基础。

  宣布孙逸仙的在天之灵永远是该党的灯塔。

  会议从258名代表中选出了36位新的执行委员会委员,其中有7位是共产党人。

  毛泽东是其中之一,他负责国民党的宣传工作。另外,中共创始人之一陈独秀,在广东负责国民党党务。蒋介石也被选为执行委员。会上,蒋报告了他的军事计划——一个只有8.5万军队的计划。这支军队中,只有6万人配有枪支。另外,还有6千军校学生,在必要的时候可以动员起来。

  1926年2月1日,蒋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

  大概是从这时开始,蒋认为共产党正在暗中进行反对他的活动。会上,共产党对他的军事计划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鲍罗廷甚至支持这些计划。然而,会后鲍罗廷突然被召回。在他离任期间,由他人负责苏联军事顾问团的工作。

  大概在此时,广东出现了把蒋介石描绘成新军阀和攻击北伐的传单。蒋怀疑这是苏联人在幕后策划的。

  他在日记中写道:

  “我待他们以诚,他们却报之以诈。不可与他们共事。”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缩小目标,蒋介石决定辞去他最初选定而尚未就任的职务。他于2月8日宣布,他将不辞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职务,第二天,他拜访了汪精卫,提出辞去在军事委员会中的职务和广东警备司令的职务。汪不露声色地听着,既不表示接受,也不表示拒绝。蒋介石感到,不久他将与现任国民党和国民革命领袖的这个真正的对手发生冲突。

  对于是否北伐,蒋在心里仍是很矛盾的。汪精卫依然保持着沉默。最后蒋摊了牌,2月27日他对汪说:“如果你不接受我的辞呈,那就请俄国人离开。”汪还是没有反应。

  3月8日蒋回到汪的办公室说:

  “领导国民革命的实权不应落入俄国人之手;即使与第三国际进行联络也应划清某种界限。我们决不能丧失自己的决定权。”

  以上的谈话情形是在事件发生大约30年后,蒋介石记录下来的。

  整个事情的发展令人烦恼不安,蒋常常为此而失眠。2月28日,他在日记中写到:他度过了稍微平静的一天,许多天以来第一次度过了一个心境宁静的晚上。大约是在这个时候,有人两次企图杀害蒋,均未成功。

  为了当时和将来使用,他开始搜集在广东的那些潜在的对手和阴谋者的个人档案,并建立了一个有效的秘密机构,监视来自各方面的可疑人员。

  对于蒋辞职的问题,汪仍然保留着自己的意见。但是,他开始隐晦地告诉这个年轻人趁着局势还好的时候离开广东,继续呆下去可能会给自己的生命带来危险。虽然蒋当时的处境尚好,但是,如果他继续呆下去,他可能会遭暗杀。如果离开,他又要对擅离职守负责。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苏联人了解到他与汪精卫之间的交易,据此,他认为汪正在与苏联人勾结。

  接着便是“3·20事件”(“中山舰事件”)

  蒋声称中山舰开到黄埔,“是共产党的一个阴谋”,他以广东警备司令的名义宣布了戒严令。

  根据他的命令,25名共产党员被逮捕或受到严密监视,其中包括周恩来。1926年3月20日凌晨3点,在广东有更多的人遭到逮捕。1925年6月20日“沙面事件”后,为支持全面罢工而成立的由共产党领导的省港罢工委员会武装纠察队,这一次也被缴械。军队进驻总工会和中山舰,苏联顾问被软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