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拿破仑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章 四面楚歌(6)


  §法兰西战役

  莱比锡战役后,拿破仑第一次意识到他的大帝国已处在岌岌可危的境地。他的哥哥、西班牙国王约瑟夫已被英国人和西班牙起义者赶出了伊比利亚半岛;他的弟弟、威斯特法利亚国王热罗姆也从卡塞尔出走;达武在汉堡被俄军和普鲁士军围困;法军在荷兰的权力也在开始动摇。更让拿破仑痛心的是他的亲妹夫、那不勒斯国王缪拉也开始背叛了他。当欧仁将这一消息告诉他时,他拒不相信,他向左右的人嚷道:“不,这不可能。缪拉,我把妹妹嫁给了他,我把王位赐给了他,他不可能宣布反对我。必定是欧仁报错了。"然而,事实最终证明缪拉投靠了联军。其实,缪拉早就跟盟国阵营有秘密联系。缪拉是个虚荣心极强的人,当他看到拿破仑时败运衰时,为了确保自己在那不勒斯的王位,千方百计地与盟国接触。7月22日,英国政府决定:只要缪拉同拿破仑分手,盟国就确保那不勒斯王国。10月7日,缪拉秘密接见了那不勒斯官员斯基里纳,后者将英国的决定告诉了他。缪拉满心欢喜,立即通过另一名间谍佩斯沙拉先生把自己的最后决定传给同盟国。这样,缪拉一面出色地履行着拿破仑身边的军人的职责,一面在背叛他,直到10月24日在爱尔福特离开了拿破仑。

  联军大炮开始在法国边境轰鸣,盟国君主决定乘这机会与拿破仑谈判。1813年11月14日,在法兰克福的法国外交官圣埃尼昂来到巴黎,带来了同盟国家的谈判建议。盟国提出法国应完全放弃德意志、意大利和西班牙;法国应以阿尔卑斯山、莱茵河和比利牛斯山脉为天然疆界;谈判不得妨碍战争进程。然而,拿破仑无论处在如何悲惨的境地,他那坚强的性格和对荣誉的嗜好是不允许他在没有取得一个相当的胜利前就接受和谈。他现在就好像是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不夺回损失,决不罢休。他回到巴黎后的头等任务就是重新组织起一支军队。他一面派出代表在夏提荣与盟国谈判,以赢得重整军备所需要的时间,一面进行紧张的征兵工作。

  此时的法国到处是一片渴望和平的呼声。一次又一次的征兵把法国几十万青年白白送死在战场上,无数个家庭为此失去了自己的亲人,老百姓开始大胆地表示对政府的不满。甚至一些将军也厌倦了戎马生活。这些将军虽有大批财富,但从来没时间去享受,他们生命的绝大部分都是在枪林弹雨中度过的。现在,他们再也不想去过那种时刻与死亡打交道的生活,他们渴望与常人一样去享受一下从未享受过的物质生活,他们希望能在巴黎街头散步,能在灯红酒绿的宴会上翩翩起舞。可拿破仑不想这些,他所渴望的是去夺取新的胜利,用剑与火维护住即将崩坍的帝国大厦,他对全国渴望和平的呼声充耳不闻,置之不理。1813年12月19日,他对议员们说:“从我这一方面来说,没有什么东西会阻挠和平的恢复,我了解并且具有法国人的感情——我是说的法国人,因为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愿意以荣誉为代价而得到和平。我怀着遗憾的心情要求这个崇高的民族作出新的牺牲,但是这些牺牲是最崇高的、最珍贵的民族利益所要求的。我不得不征集大批新兵来加强自己的军队:民族在进行谈判时,只有发挥自己的一切力量,才能使自己得到安全。让后代不会这样谈到我们:他们牺牲了国家的最重要的利益,因为他们承认了英国过去枉费心机地妄图强加在法国头上的法律。”

  1813年12月,1815年的新兵被提前征召入伍,这些乳臭未干的孩子兵在拿破仑的密切注视的眼光下开往东方。谁都清楚,又一次冒险的赌博即将开始。

  鉴于法国在谈判中丝毫不让步,20万联军于1814年1月最后跨过了莱茵河,分成几路向巴黎作向心式挺进。这时在法国南方,英国惠灵顿的军队从西班牙越过比利牛斯山,侵入法国。拿破仑的处境更加危险。联军又趁机提出新的谈判条件,要求法国退到大革命以前的边界里。拿破仑勃然大怒,他对参加和谈会议的代表科兰古大叫道:“我被你送来给我的卑劣的和约草案所激怒,我认为我已被他们向我们提出的东西玷辱了。"科兰古冷静地告诉他:这是保存皇位和预防波旁王朝在联军的帮助下复辟的最后希望。拿破仑高声回答道:“我情愿在合理的和约条件下在法国看见波旁王室,而不愿意接受你给我送来的卑劣的条件!”

  战争已不可避免,拿破仑决定在联军会合前将其各个击破。1月24日晚,即拿破仑前往军中的头天晚上,他在杜伊勒里宫召见了廷臣。拿破仑在皇后的陪同下,手牵着未满3岁的儿子罗马王,庄严地走到廷臣面前。人们注意到已经上了年纪的拿破仑有些肥胖臃肿,苍白的脸上显露出忧郁烦躁的表情,颈部肌肉习惯性的抽搐比以前更加频繁了。在人数如此众多的集会上,拿破仑显得有些沉默寡言。最后,拿破仑以他在意大利或埃及向部队发表长期热情讲话时所惯用的声调开始演讲:“诸位先生,国民自卫军的各位军官,看到你们在我周围,我很高兴。今晚我要出发前去指挥军队。我离开首都时,放心地留下了我的妻子和寄托有各种希望的我的儿子。我把珍爱仅次于法国的一切全留给你们忠诚守卫,托付给你们照料了。"声音虽是洪亮,但往日容光焕发的自信气度已经不见了,话语中充满了悲哀和无可奈何的情绪,在场的人无不被他那感情真挚的话语所打动。接着,拿破仑任命皇后玛丽亚·路易莎为帝国摄政王,并且宣布自己一旦死去,他的3岁儿子罗马王应该在母亲的摄政之下马上即位。拿破仑在他的一生当中,从没像爱罗马王那样爱过任何人。他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与儿子一起做扮小兵的游戏,甚至在办公室办公时,他的儿子也是不离他的膝前。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小小的罗马王身上。这天晚上,罗马王像平常一样,骑着木马在父亲身边玩耍,也许因为他讨厌父亲忙于公务,他用小手拉着父亲的外衣,要父亲陪他玩。拿破仑把他抱在手里,扔向空中,然后再接住,小小的罗马王欣喜若狂,不住地吻着自己的父亲。夜已深了,罗马王被带去睡觉了。凌晨3点钟,拿破仑走进罗马王的房间,一动不动地站在熟睡的儿子床前,目不转睛地、长久地注视着儿子,然后轻手蹑脚地走了出去,直接登上东去的马车,到军队去了。此后,他再也没看见过自己的儿子。

  1月25日,拿破仑来到法军的集中地夏龙,在这里,他勉强凑了一支8.5万人的部队,其中大部分是新兵。他决定用这支部队首先去打击对巴黎威胁最大的布吕歇尔军团。

  拿破仑亲自指挥部队迎击普军。1月27日,法军在圣迪埃击败了普将约克,接着又去迎击布吕歇尔军。29日,布吕歇尔军正驻扎在布里埃纳,他们准备在24小时之内与正在向巴黎挺进的奥地利主力会合。此时,普军正在布里埃纳大摆筵席,为即将攻克巴黎而干杯。布吕歇尔早就知道拿破仑已率军前来与自己作战,不过,他不在乎。在他看来,拿破仑和他身后的那一小支刚应征入伍的、毫无作战经验的部队,要想穿过埃克拉龙和蒙蒂耶昂附近的沼泽地带赶到这里作战,简直是异想天开。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拿破仑在当地农民的帮助下,此时已来到他的眼皮底下,并且将布里埃纳镇三面包围。正当普鲁士人正在为自己的胜利频频举杯时,突然,宴会厅的一扇窗户被炸飞了,餐桌上的吊灯也被炸成碎片。紧接着,炮轰阵阵如惊雷,枪击声声如暴雨,小镇遭到了法军的袭击。普军毫无防备,惊慌失措。普鲁士的将军们你推我挤,乱成一团,一窝蜂似地朝门口涌去,准备弃城逃走。这时,法军的几个营已从花园方向攀登而上,攻入了城堡。布吕歇尔和他的军官们在一片混乱中仓皇逃命。正当他们顺着林荫大道逃窜时,迎面撞上了急步冲来的法国步兵。这位普鲁士陆军元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脱身,可他身后的将领和副官或被生擒活拿,或被当场击毙。夜幕已经降临,惊心动魄的混战仍在进行。普军两次冲上城堡,但是法军400名新兵始终坚守阵地,使之固若金汤。与此同时,镇子里的阵地也几得几失。在冲天的火花下,战斗交错进行。布里埃纳镇的每一所房屋都变成了鏖战的战场。拿破仑亲临前线,直接指挥着所有行动。

  随着黑夜的来临,激战逐渐停止,法军占领了布里埃纳镇,布吕歇尔率着残军逃之夭夭。第二天清晨,拿破仑踏着沾染了鲜血的瓦砾,巡视着这座惨遭战火摧毁的小城堡。面对眼前遍地尸骨和残垣断瓦,拿破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35年前,他就是在这座小镇的军校里度过他的少年时光。当他处于荣誉顶峰之时,他曾再次来到这里,追忆着小镇军校生活的日日夜夜,品尝着自己奋斗来的荣华富贵。可如今来到这里,他几乎是一个众叛亲离的人、一个遭受指责和反对的人、一个被击败的人。他站在高处,不时地俯视着奥布河流经的几片平原,试图在雾色朦胧的地平线上,观察到敌军集结队伍的行动。他清楚地知道敌军具备至少3倍于自己的兵力,他必须在一场新的战斗打响前,把打散的残部集中起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