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拿破仑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章 四面楚歌(4)


  §莱比锡战役之二

  1813年8月27日,在德累斯顿爆发了休战后的第一场大战。德累斯顿是法军的重要补给基地。联军趁拿破仑率主力朝德累斯顿东南方的斯托尔本前进之机,以15万人的波希米亚军向此城压来。此时,守御该城的只有圣西尔军3万人。面对15万人的大军进攻,德累斯顿城处境危殆。拿破仑接到急报,率主力星夜回援,4天行程190余公里,终于在8月26日10时抵达德累斯顿。皇帝的到来给早已悲观绝望的守城将士带来希望。在将士们的欢呼声中,拿破仑开始部署一场持续三天三夜的可怕的战役。

  这天夜里,拿破仑彻夜未眠。他一边在室内大步走来走去,一边口授一道道命令,直至东方发白。27日拂晓,大雨滂沱,法军发起进攻。缪拉率骑兵进逼联军左侧翼,纵横奋击。拿破仑则率主力乘势猛攻敌军右翼。敌人的炮火异常猛烈,年轻侍从、马夫、副官一个个饮弹倒毙在拿破仑的周围,拿破仑毫不畏惧,沉着冷静地指挥军队向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冲锋。联军没想到拿破仑的主力这么快就回到德累斯顿,不免有些惊慌失措,乱了阵脚。莫罗将军亲临战场指挥战斗,不想一颗炮弹打来,炸断了他的双腿,不多久便一命呜呼。傍晚,联军在死伤5万人之后,被迫向鲁特山脉撤退。法军暂时取得了胜利。拿破仑浑身湿透、满身泥浆地回到了萨克森王宫。只见雨水顺着他的衣襟灌满了他的皮靴,那顶海狸皮帽被雨水浸湿耷拉在脑袋上,甚至连腰间的皮带也吸足了水分。萨克森国王见他这副落汤鸡模样,急忙迎上去同他拥抱,如同迎接一个死里逃生的孩子。

  28日清晨,马尔蒙、维克托、缪拉、圣西尔四位元帅和旺达姆将军乘胜追击撤退的联军,又俘获了几千俄国人、普鲁士人和奥国人。这时,旺达姆求功心切,孤军前进,逐渐脱离了主力部队。29日,旺达姆在库尔姆三面受敌,因后援不济,仓猝应战失利,旺达姆及一部分军队被俘。败退中的联军士气为之一振。沙皇副官布杜林上校高兴地说:“库尔姆之战把本来已经遍布波希米亚谷地中的失望气氛,都一扫而空,变成了万众欢呼的声音。"拿破仑听到这一报告后,只说了一句话:“对待狗急跳墙的敌人,要么用金桥迎接他,要么用铜墙铁壁对付他。”

  胜利之神在德累斯顿最后一次向法军微笑后,似乎已经倦怠了,此后,法军战事败绩累累。麦克唐纳军东击西里西亚军,在卡地兹失利;北攻柏林的乌迪诺军被贝尔纳多特的北路军击败,退往威丁堡。9月2日,拿破仑命内伊先率军北进支援,代替乌迪诺指挥。自己随后率主力北上。正在此时,布吕歇尔的西里西亚军又乘机从包岑东方攻击而进,法军主力北进有后顾之忧,于是,拿破仑决定无破布吕歇尔军,再行北上。9月5日,拿破仑率军由德累斯顿进至包岑,布吕歇尔避其锐气,且战且退。拿破仑正欲追击时,施瓦岑贝格的波希米亚军再次袭击德累斯顿的急报又至。9月8日,拿破仑急忙退兵,欲南进迎击奥军。12日,法军主力刚回到德累斯顿,布吕歇尔军又从东方来袭。法军主力处于联军东、南两路的袭扰之中,东奔西跑,顾此失彼,疲于应付。布吕歇尔军窥隙向北转进,内伊军7万人在德里维兹被联军击败,不可收拾。

  联军在击败麦克唐纳军、旺达姆军、乌迪诺军和内伊军之后,渐向莱比锡扑进,开始了著名的莱比锡大战。

  10月14日,联军对莱比锡法军已形成夹击之势:南面为联军主力,即施瓦岑贝格指挥的波希米亚军;左翼为维特根斯泰因部队;中央为黑森王子军;右翼为巴克莱军和预备队;西北为布吕歇尔的西里西亚军;北面为贝尔纳多特的北方军。联军总共22万人。还有本尼格森所率的援军正在行进之中。

  早在10月3日,拿破仑就风闻联军在向莱比锡运动,但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对传播这一消息的贝尔蒂埃大加斥责:“一个人不应庸人自扰,必须有更多的决心和毅力,才能临危不惧。"直到10月6日,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急令缪拉率45000人在德累斯顿附近迟滞和阻止波希米亚军向莱比锡前进;自己则率主力北进与内伊军会合,准备在联军占领莱比锡之前,迅速击破布吕歇尔军及贝尔纳多特军,然后再回师南破联军主力。为使北进兵力集中,拿破仑决定弃守萨克森首府德累斯顿。可在撤退令下达12小时后,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怕影响萨克森的亲法态度,又派圣西尔军团去坚守德累斯顿。10月9日,法军主力北进,但为时已晚,布吕歇尔军已与贝尔纳多特军会合。拿破仑考虑继续北进难以迅速歼敌,而南方的缪拉部队又处劣势,不可能久阻联军主力,于是,放弃北进计划,回兵莱比锡。14日,法军主力抵达莱比锡。这时法军集中莱比锡的兵力达15.5万人。

  1813年10月16日上午9时,联军方面发出三声号炮,史称"民族会战"的莱比锡大战开始了。这时,天上下着寒冷的细雨,地上罩着浓密的烟雾,联军的四个攻击集团,在炮火的掩护下,逐渐向莱比锡压缩。面对敌军凌厉的攻势,正面法军第一线部队几呈动摇之势。拿破仑本想等第三军团到达时再发动攻击,但已经来不及了。11时,拿破仑断然下令:全线进攻。于是,一幕蔚为壮观的战争图景展开了。在炮兵火力的掩护下,缪拉带领12000名片兵和紧紧跟随其后的步兵,从山脊后疾驰而上,以密集的队形直冲对方的中央阵地。这位那不勒斯国王,骁勇不减当年,挥刀冲在最前面,12000把战刀发出森森寒光紧紧跟进。大军冲去,所向披靡,一连冲散了敌方两个营的步兵,缴获了26门火炮。联军一时混乱,俄、奥、普三国君主惊得跨马就逃,以免被擒。缪拉的骑兵经过一阵狂风式的奔驰以后,很快就精疲力尽了。这时,联军调来预备队反攻,法军由于步兵不继,被迫放弃了一部分已经夺占的阵地。与此同时,北面也发生了激战,布吕歇尔军将马尔蒙军赶出阵地,并缴获了法军火炮53门。

  傍晚时分,战斗暂时停止,双方各损失了2万多人,胜负不分。

  17日,双方都在休养兵力。拿破仑在缪拉的陪同下巡视了昨日的战场,看着战场上堆积如山的尸体,不禁陷入了沉思。这时有人来报:贝尔纳多特军和本尼格森的11万援军已朝莱比锡开来。拿破仑见联军已对法军形成了合围之势,恐寡不敌众,决定撤退。可他又怕撤退会引起混乱,导致士气低落,于是,改行缓兵之计。他命人将昨日俘获的奥国将军梅韦尔德带来,同他谈了一些与奥国旗和的问题。梅韦尔德说他知道奥国现在还是希望媾和的,如果拿破仑为了全世界和法国的幸福而同意媾和的话,和约马上就可以签订。

  拿破仑释放了梅韦尔德等被俘军官,让他们带去了休战条件:法军退往萨勒河后方,俄普军退往易北河后方,奥军退于波希米亚,萨克森中立。联军对拿破仑的休战建议不予理睬,因为莫罗将军在丧命之前曾告诫联军:遭到失败之后坚持不懈,不与拿破仑讲和。更何况现在已是胜利在望的时候。

  这时,拿破仑又得到一个坏消息:巴伐利亚脱离了与法国的同盟,倒向了联军,并率军至莱茵河畔,准备攻击法军在美因兹和法兰克福的交通线。拿破仑经过长久的动摇之后,决定撤退到萨勒河一线。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把自己的意图付诸实施,10月18日拂晓,激战又起。这时联军已增加到29。5万人,比法军几乎多一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