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拿破仑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八章 四面楚歌(2)


  吕岑一战虽然赢得很艰难,但终究是胜利了。第二天,拿破仑用极不寻常的语气向他的部队发表了一篇激励斗志的演说:“士兵们,我十分喜欢你们!你们不负我的期望!由于你们服从命令、英勇作战,已经有了一切成就。在举世无双的5月2日,你们已经击败了由俄皇和普王所亲自指挥的联军。你们已经在我的鹰旗上增加了新的光彩。吕岑会战的地位应比奥斯特里茨、耶拿、莫斯科等会战还要高……我们要把那些鞑靼人赶回他们的老家,让他们永远留在冰天雪地中,过那种奴役、野蛮、腐化的生活。”

  当然,拿破仑对他的部队也有不满意之处,尤其对欧仁领导的易北军团非常恼怒,他在5月4日命令贝尔蒂埃说:“告诉欧仁亲王,他的行军实在太慢,他的纵队所占领的空间实在太大,那妨碍了整个军团的行动。他的部队车辆太多,纪律毫无,他必须严格执行规定,领先的师在行军时不得携带行李。"最后,拿破仑终于忍受不了欧仁的带军方式,他解散了易北军团,把欧仁送回了意大利。

  作为一位炮兵专家,拿破仑对法军的炮弹质量也非常不满。5月5日,他写信给他的军政部长说:“在最近的会战中,我们的炮弹有二分之一以上都不爆炸,这使我极为恼怒。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一位炮兵总监把这样不能使用的弹药送到战场上来;应该依照军法予以处决。”

  欧仁返回意大利后,拿破仑重新调整指挥系统:内伊指挥第三、二、五、七军团及第二骑兵军团,外加一轻骑兵师;拿破仑亲自指挥第四、六、十一、十二军团及第一骑兵军团和近卫军团。5月8日,法军主力进入德累斯顿。俄皇和普鲁士国王是当天早晨才撤离这座城市的。拿破仑受到了该市市政当局的代表们的欢迎,他对这些代表说:“你们不愧为我心目中征服了的国家的代表。在盟军占领你们的城市期间,你们的所作所为我是一清二楚的。我知道你们装备了一批敢死队,把他们武装起来反对我,你们的慷慨连敌人也大为吃惊。我知道你们是怎么辱骂法国的,也知道今天你们窝藏或销毁了多少恶毒攻击的文章。我不是不知道俄国皇帝和普鲁士国王进入贵城时你们欣喜若狂的神态。你们的宅第至今仍悬挂着花朵。不过,我想原谅这一切。为你们的国王祝福吧,因为能够拯救你们的是他。我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原谅这一切。请你们派人去请他到你们中来。我的副官迪罗斯内尔将军将担任你们的长官。"于是,在联军占领时出逃的萨克森国王又重新回到了自己的首府。

  奥地利皇帝听到吕岑战役的胜利和拿破仑进入德累斯顿的消息后,急忙派布德纳先生来见他的女婿,提出与法国结盟的条件。布德纳先生告诉拿破仑,如果他撤销华沙大公国,放弃1811年并入法国版图的领土,并把伊利里亚和同意大利接壤的大部分边境地区归还给奥地利,奥地利愿意同法国结盟。拿破仑严辞拒绝了这些条件,他说:“我不要你们的武装调停,你们想混水摸鱼。靠洒玫瑰水是不可能得到新的省份的。你们第一步是向我要伊利里亚,然后就要威尼斯省,然后是米兰地方,然后是托斯卡那,这终于会使我与你们作战的。最好是现在就开始吧。是的,如果你们想从我这里得到土地,那你们必须流血。”

  联军经过几次激烈的后卫战之后,撤退到了德累斯顿以东约40公里的斯普里河东岸。在那里,他们以包岑镇为中心,依托河流和东岸的山脊组织防御。拿破仑判定在包岑将会有一场大战,即下令全军向包岑行进。5月21日,乌迪诺第12军团开始攻击联军的左翼,遭到联军的顽强抵抗,陷于苦战。内伊第三军团以强行军接近斯普里河,向敌人右翼侧后发起攻击,俄将巴尔克溃退。拿破仑则率主力并预备军团向联军中央攻击。经过一天的激烈战斗,联军终于被突破。由于内伊军没有按拿破仑的命令进一步迂回到敌人的侧后以切断敌人的退路,结果联军有条不紊地撤走了。

  法军虽在包岑一战中取得胜利,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法军伤亡2万余人。战场上横卧着数万名法国、俄国、普鲁士士兵,有的气息尚存,有的失去胳膊或大腿,有的被炸成碎片,其惨景令人目不忍睹。

  拿破仑决定乘胜追击,直接进入柏林,联军且战且退。5月22日,法军在格里茨附近击溃了退却中的联军后卫部队。在这次战斗中,迪罗克元帅中弹身亡,这一噩耗极大地震动了拿破仑。他坐在帐篷外的一张小凳上,耷拉着脑袋,双手合在一起,一声不吭地沉思了很久,迪罗克临死前所说的那句"希望皇帝取得胜利,签订和约"的话不时地回响在耳边。他的追击决心开始动摇了。当德鲁奥将军走过来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办时,他淡淡地说:“一切待明天再说。”

  6月1日,法、俄、普三国接受了梅特涅策划的奥地利调停建议,签订了停战协议。内伊的参谋长约米尼认为签订停战协议是拿破仑一生事业中的最大错误,他应该乘胜再战,不让联军有喘息的机会。可拿破仑认为他有两点理由接受休战建议:一是缺乏骑兵,难以作大规模的攻击,二是顾忌奥国对法宣战。他准备在得到增援后再去击溃联军。当然,拿破仑也认识到这个时候签订停战协定有点冒险,他在签约后1小时说:“如果盟国对协议不怀诚意,这次停火对我们将是致命的。”

  其实,奥国外交界既不希望拿破仑彻底战胜联军,也不希望联军彻底战胜拿破仑,因为奥国明白亚历山大同拿破仑一样有称霸欧洲的野心。奥国想借调停机会,迫使拿破仑作些让步,为自己谋得一点好处。1813年6月28日,梅特涅亲自到德累斯顿去见拿破仑。

  一见面,拿破仑就对梅特涅大加斥责:“你说一说吧,你是想同我作战吗?这就是说,都是些不可救药的人!教训对他们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俄国人和普鲁士人不顾惨痛的经验教训,胆敢在最近一个冬天所取得的胜利之后向我进攻,而我就痛击了他们。你们也想挨打吗?好的,你们也会挨打的。我决定10月在维也纳与你们见面。”

  梅特涅十分尊敬地又提出了上次那些与法国结盟的条件,拿破仑闻言大怒:“我知道你们的秘密!你们奥地利人想要整个意大利,你们的俄国朋友想要波兰,普鲁士想要萨克森,英国人想要比利时和荷兰……如果我今天让步的话,你们明天就会向我要求所有的这一切。但是,为了达到这些目的,你们就得动员千百万人,让几代人流尽鲜血。"在拿破仑看来,任何一点让步都会使自己受到屈辱,他坦白地对梅特涅说:“你们的君主生下来就占有王位,即使20次战败,仍然可以回到自己的都城。我却不行,因为我是士兵出身的暴发户。一旦我不再强大并且不再受人敬畏,我的统治就完了。因此,我需要荣誉和光荣,我不能以一个被侮辱者的姿态出现在我的人民面前。我必须永远是伟大的、光荣的、受到人民称赞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