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拿破仑传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章 东方迷梦(4)


  马穆鲁克一方的中央是精锐的骑兵军团,由12000名骑士组成。骑士们个个身穿白袍,头插羽毛,手中的刀剑、长矛闪闪发光。骑兵军团的右翼是2万名土耳仆人和阿拉伯人组成的步兵军团。他们的阵地上构筑着一道道土垒,土垒后面设置着40门旧式大炮。骑兵军团的左翼,是几千名阿拉伯游牧部落士兵,他们有的徒步,有的骑马,有的骑骆驼,服饰和武器杂乱无章。

  拿破仑和他的参谋们来到前沿,仔细观察敌阵和周围地形,他们很快发现了马穆鲁克军的几个弱点:骑兵军团的队列十分松散,步兵军团更是混乱不堪;土垒非常简易,不足以阻挡步兵的攻击;铁炮安置在无法移动的海军式炮架上。拿破仑观察完毕,便对各师团下达具体作战方案,每个师团组成一个方阵,5个师团面向敌军一字排开。

  上午11点左右,一阵阵战鼓声和军号声响了起来。法军狄舍师团首先向前缓缓移动。几分钟后,其他几个师团也迈步前进。

  看到法军方阵逐渐逼近,穆拉德贝伊的脸上露出轻蔑的冷笑。他拔出战刀,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形,大声叫道:“勇士们,真主保佑我们消灭这些可恶的异教徒。冲啊!"刹那间,沙土飞扬,马蹄声大作,马穆鲁克兵发出狂野的呼喊,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法军方阵。

  这时,法军立即停止了前进。法军指挥官命令各方阵第一排士兵卧倒在地,第二排士兵蹲下,第三排士兵直立着。这三排士兵举枪瞄准,后面的士兵则迅速地向前传递装满弹药的步枪。在各方阵前排出现的几个豁口上,乌黑的炮口伸了出来,这是法军的小型机动野战炮。当马穆鲁克骑兵冲到离法军仅500米时,法军指挥官高举战刀的手猛地往下一劈,法军各方阵同时喷射出密集的子弹。

  战场上顿时枪炮齐鸣,人喊马嘶。法军的滑膛枪弹和榴霰弹将马穆鲁克骑兵成平地扫倒。不过几分钟,马穆鲁克的骑兵已被大量杀伤。少数骑兵冲得较快,奋不顾身地突入法军方阵,砍倒了几个法军士兵,但随后也都在刺刀丛中丧了命。还有几股骑兵冲进了两个方阵间的夹道里,结果被猛烈的交叉炮火杀死。马穆鲁克兵伤亡越来越严重,而法军方阵却岿然不动。无情的刺刀和轰鸣的炮火迫使马穆鲁克残存的几千骑兵不得不后撤。拿破仑乘势挥军前进,中央的狄舍师团迅速截断了部分敌骑兵的退路,并将他们消灭。左翼的法军很快突入敌步兵军团阵地,毫无困难地越过土垒,夺取了那几十门笨重的大炮。右翼的法军也击溃了部落兵,缴获了数百头骆驼。战败的敌人走投无路,成群地跳入尼罗河中,溺死者无数。来不及跳河的,均遭法军杀戮,顿时尼罗河水被鲜血染得通红。穆拉德贝伊率3000残兵仓皇逃走。右岸上的易卜拉欣贝伊见大势已去,也率军撤往叙利亚。

  经过这两个小时的苦战,马穆鲁克兵吓得魂飞魄散,他们称拿破仑为"炮火之王"、"上帝之鞭",从此,拿破仑的威名传遍东方。法军士兵也在这一仗中使远征埃及所经历的千辛万苦得到了补偿。他们从杀死的和溺死的马穆鲁克兵身上搜到了许多值钱的东西,一些士兵往往因一具尸体而大发横财。

  通往开罗的障碍被扫除了,法军很快进驻了这个城市。吓呆了的居民在沉默中迎接了征服者。拿破仑向开罗人士发出了下述公告:“昨天,马穆鲁克兵非死即伤,我正派兵追逐逃脱了的散兵游勇。把你们河岸的船只放过来,并派代表团来通知我你们归降,以面包、肉类、草料和大麦供应我的部队。不要惊慌,要安静如常,我确信再也没有其他人比我更急于为你们的幸福效劳了。”

  极度疲乏的法军在开罗得到了大量食物,他们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可拿破仑并没有闲下来,他以充沛的精力立即投入埃及的组织管理工作。他发出多道命令,号召法军严格遵守军纪,尊重伊斯兰教的信仰和当地的风俗习惯,不得骚扰清真寺和当地妇女。拿破仑亲自参加清真寺的礼拜活动,他甚至向阿訇们表示,自己也信仰伊斯兰教,并请他们给自己讲解《古兰经》。经过多方考察,拿破仑决定在埃及各省成立行政、警务、征税等机构。7月27日,他以国家研究院院士及总司令的名义发出了下列命令:

  “第一条,埃及各个省都应成立一个由7名成员组成的政府,负责照管本省的利益,告诉我民间所有的疾苦,防止村落之间的械斗,使用法国总督提供的武装力量监督和惩治罪犯,并在任何必要的时候向人民发布指示。

  “第二条,各省都有!名始终受法国总督调遣的警务官。他统领60名武装的当地人,必要时得调往各地维持秩序,导致忠顺与安宁。

  “第三条,各省应有1名责任监察官,监查租税和国家岁入的征收事宜,这种租税和岁入过去是属于马穆鲁克的,现在则是属于共和国的;在监察官之下应有一些必要的经理人员。

  “第四条,每一个监查官应有一名法国人充任总管,他应向中央财政部门报告,并坚决执行他可能得到的一切命令。”

  正当拿破仑致力于重建埃及的政治制度时,突然传来了法国舰队在海上覆灭的消息,拿破仑震惊了。

  原来,纳尔逊发现自己判断错误以后,立即调转船头尾随法国舰队而来。8月1日,纳尔逊舰队的瞭望塔终于发现了停泊在阿布基尔湾的布律埃斯舰队。当时,法国舰队在这开阔浩瀚的阿布基尔水域没有充分的防卫设施。8月1日下午,纳尔逊舰队的14艘战舰,载着1000多门火炮,顺风驶至阿布基尔。法国舰队指挥立即发出紧急集合信号,可这时几乎有一半人员还在岸上搜集饮水和给养。纳尔逊判断在法国舰队的停泊线和浅滩之间,必有足够的地方可容英国舰只插进去,于是,他作了一个极为大胆、近乎冒险的决定:把舰队一分为二,5艘军舰插入法国舰队和浅滩之间,其余舰只则在朝海的一面,沿着法国军舰停泊线活动,从两方夹攻法舰。法国舰队在面临陆地的这一面没有配置炮手,因为他们作梦也不会想到这一面也会受到攻击。法国舰队左右两边受到英舰近距离的炮火轰击,只有招架之功,无还手之力。黄昏时,法旗舰"东方"号爆炸,舰队司令布律埃斯阵亡。次日拂晓,除了两艘主力舰和两艘巡洋舰得以逃脱外,其余舰只均已丧失行动能力。

  拿破仑素以精力旺盛,镇定自若而著称,可他得知这一悲惨消息后,也经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他脸色发白,悲痛万分。他一眼就估量出这幕惨剧所带来的致命后果:同法国一切交通都被切断,返回法国的全部希望也随之断绝,除非屈尊向一个不共戴天的敌人投降。当他的秘书规劝他耐心等待督政府的帮助时,他怒气冲冲地嚷道:“督政府里尽是一帮混蛋!他们嫉恨我,恨不得我死在这里才快活。而且,你看全军有多么不满,谁也不愿呆下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