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九


  朱德拒绝了他们的要挟,明确表示:“北上的决议,我是举过手的,这个路线是正确的,我不能反对。我只能服从一个中央,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还是这样。我永远不会做墙头草。过去人们都把朱、毛当成一个人,朱怎么能反对毛呢?你们就是把我劈成两半,也割不断我和毛泽东的关系。”

  这番话,激怒了张国焘以及张国焘的亲信打手们。有的骂朱德是“老不死”、“老顽固”;有的几次掏出枪来,但被张国焘制止。因为张国焘怕引起一场内部血战。因为这里不光有四方面军的部队,还有一方面军的五、九军团,一打起来,对双方均不利。况且,把这两位在云、贵、川一带名震遐迩的将领留在身边,也可与川军中的旧友通融,减少部队所遇的阻力。

  之后,张国焘对朱总司令的刁难和迫害愈演愈烈。他们采取各种卑鄙的手段攻击和排挤他:不让他听消息,不让他看文件,不让他参加会议,不让他过问事务,甚至连行动都受到限制。实际上是把朱德软禁起来了。

  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朱总司令始终保持坚定的革命信念。他坚信,党中央、毛主席确定的路线是正确的;朱总司令的心里装着四方面军的同志。四方面军的同志也惦念着总司令。部队里很多同志不顾张国焘的监视,前去探望朱总司令,并向他传递消息,请示该如何做。朱总司令从挽救整个红军的大局出发,置个人的荣辱度外,一再告诉部队同志:要看到革命的长远利益,服从现在领导的指挥;要搞好一、四方面军的团结,不能搞分裂;要少讲空话,多做实际工作;不要鲁莽行事,……

  朱总司令的指示,使大家心里豁然开朗。但大家看到朱总司令一天天消瘦下去,心里都十分难过。他们一再请求:

  “总司令!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总司令!你有什么困难?我们能为你做点什么?”

  朱总司令微笑着回答:“谢谢同志们,我很好!我个人什么困难也没有!”稍停,他又说:“可是,红军有困难,革命有困难啊!请转告同志们,无论如何要从大局考虑,注意团结。你们当领导的,要多关心部队,体贴照顾好同志们,要团结一心,去战胜困难,最后还是会胜利的。”

  但朱总司令凭着他的坚强意志和铮铮铁骨,继续与张国焘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他多次地对身边的同志们说:“我是横下了一条心,坚决跟党中央、毛主席走。就是套上一千条水牛,也别想把我拉回去!”

  和朱总司令预料的一样,张国焘率军一到天全、芦山一带,便陷入国民党军和四川军阀部队的重重包围之中。越打越残酷。尽管战士们浴血苦战,但终因寡不敌众,接连受挫,陷入绝望的困境。在万般无奈下,张国焘才被迫决定撤出川、康边界,向西北方向的道孚、炉霍、甘孜转移。这时,部队已由8万多人减少到4万多,损失过半。

  年已50的朱德,和战士们一样,走在风雪弥漫的险道上,他还亲手把掉进雪坑里的战士拉上来,又搀扶体弱的同志爬上很陡的山崖。

  部队由于连续苦战,加上饥饿、疾病、寒冷,仍有数以万计的同志倒在风雪中。这些坚强的战士含着对张国焘错误路线的遗恨,永远倒在这冰封的险谷之中……

  “南下!南下!南下的结果是什么?是冻死!是饿死!是惨败!”

  “张国焘呵张国焘,你可把人给害苦了!”

  战士们怨声载道。

  四方面军中更多的同志清醒过来。

  1936年6月,贺龙、任弼时等根据朱德的电令,率领红二、六军团长征来到甘孜,和左路军胜利会师,并于7月初召开了有两军领导干部参加的甘孜会议。在朱德、刘伯承、贺龙、任弼时等人的坚决斗争下,加上左路军中广大指战员的强烈要求,张国焘才只好同意北上。

  部队在朱德的率领下,来到阿坝。

  部队在此休整了几天,做一些思想及物质准备。临出发前,朱德把驻在杂谷脑的兵站部部长吴先恩找来,开门见山地问:

  “你们兵站还有多少伤病员?”

  “600多。”

  “都能带走吗?”

  吴先恩说:“目前只有100多副担架,200多匹驮枪枝弹药的骡马,伤病员无法全部带走。”

  朱德思索一下,以商量口气问:“能不能把驮枪枝弹药的牲口都腾出来驮伤病员?”

  “当然可以,但这么多枪枝怎么办?”

  “带不走,统统毁掉!”

  “这……”吴先恩犹豫了一下,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按四方面军的规定,枪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是战士的第二生命,毁枪是要受处分的。”

  “这个规定也是对的。”朱德拍着吴先恩的肩膀说:“但现在具体情况不同。过去是人多枪少,随时都有兵员补充。现在是人少枪多,人是最宝贵的。有了人,还愁将来没有枪?我看要人不要枪。如果受处分,我替你顶着。现在我给你下个命令:一个伤病员也不准丢下,丢了,就处分你!”

  “是!我保证把伤病员都带走,一个也不丢下!”吴先恩坚定地说。

  部队沿着广漠的草地继续北进。

  §毛泽东对朱德说:“元帅升帐了,好神气!”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作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军队的总司令,朱德为中国革命立下了赫赫战功。

  由于朱德战功卓著,1955年,毛泽东亲点他为开国第一元帅。9月29日,在中南海怀仁堂,毛泽东主席亲自授予朱德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曾任中央领导人专职摄影师的侯波记录下了当时领袖与元帅之间亲密无间、赤诚相待的感人情景:

  “授衔的庄严气氛到了休息室便换成了轻松愉快。毛泽东容光焕发,缓步走到元帅们面前。他忽然向前倾了身子,直视着朱德的脸,用一种近乎孩子气的欢愉的口气打趣说:‘啊,元帅升帐了,好神气!’元帅们都开心地笑了。陈毅和贺龙还挺胸昂首,挥动双臂,迈着正步从他们面前走过,接受军委主席和总司令的检阅……”

  §“心怀叵测呀!”

  从1966年起,中华大地突然卷起漫天风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街上的高音喇叭播送着林彪、江青一伙的“指示”:

  “天下大乱,越乱越好!”

  “他们究竟要干什么?”人们窃窃私语。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