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七


  前敌委员会经过反复研究,分配给朱德一项重大任务,要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及声望,在起义开始时想办法麻痹和牵制敌人的指挥官。

  7月31日,驻扎在南昌城里的敌第二十三团团长卢泽明、第二十四团团长肖曰文以及一个姓蒋的副团长,同时收到一份印制精致的红色请柬。原来是原滇军少将旅长、现任军官教育团团长兼南昌市公安局长朱德邀请他们晚上去赴宴。三个人受宠若惊,顿觉身价百倍。傍晚,他们都满面春风地赶来赴会了。

  朱德以消闲自若的神态,将客人们迎入大厅。大厅里,灯火通明,乐声悠扬。一张圆桌上,摆满了珍馐佳肴,玉液琼浆。朱德兴致勃勃地举杯道:“咱弟兄们十几年来东征西战,南北漂泊,难得在一起聚会。今日良辰,邀请诸位大驾光临,只是为了开怀畅饮,叙叙旧。我朱德感谢各位赏光。来!干了这杯!”

  宴会从晚6点一直进行到9点,已是酒足饭饱了。朱德又邀请客人们到院里打麻将。卢泽明高兴地说:“好啊,我的手早痒了。”

  朱德为了稳住这几位客人,故意输给他们不少钱。客人们越打越不想撒手。

  就在此时此刻,院子的外面,一场真枪实弹的战斗正在加紧准备。城里已戒严,起义军总指挥已下达了“河山统一”的特殊口令。埋伏在各个指定地点的起义军战士已在臂上缠上白毛巾,电筒上贴上红十字条……一切都安排就绪。

  10点钟左右,一个滇军的副营长急忙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向客人们报告说,他已接到命令,要他立即解除自己所辖地区里的滇军武装,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办。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使院里的空气骤紧。大家都停下手。朱德的心里一紧,随即哈哈大笑:“谣言!纯属谣言!大家尽管打牌,不要受这些流言蜚语的干扰。”

  但是,客人们无心坐下来打牌了。肖曰文坚持要回去看看,卢泽明也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地来回踱步。朱德思索了一下,而后以惋惜的口吻说:“那只好悉听尊便,改日再会吧。”

  当客人们消失在大门外,朱德马上换上军服,跃出大门,向起义军总指挥部奔去。他向总指挥部报告说:“起义的消息已泄露,要赶快动手!”

  午夜11时,南昌城里枪声大作,杀声四起,起义军战士从各个地方向沉睡的敌人发起猛烈攻击。敌二十三、二十四两个主力团因失去指挥,很快就被起义军消灭。接着,朱德带领军官教育团的学员们及部分警察,也投入了搜索敌人的战斗。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激战、城里的枪声渐渐稀疏下来。在起义军总指挥部所在地的江西大旅社的楼顶上,一面鲜艳的红旗,在晨风中猎猎飘动。它象征着南昌起义的胜利,象征着人民军队的诞生。

  南昌起义胜利后,朱德被任命为起义军第九军副军长(军长许杵从未到任)。

  根据前敌委员会的决定,起义军于8月3日撤离南昌,向广东方向挺进。朱德陈毅率第九军于9月20日抵达三河坝,并在此驻守。

  §朱毛会师

  1928年春天,湖南的革命形势本来很好。但由于党湘南特委执行了乱烧乱杀的“左”的错误政策,致使一部分群众产生了恐惧心理而远离革命。加上当时粤、桂、湘的军阀混战刚结束,已达到暂时的妥协。于是便勾结起来,以七个师的兵力,分南,北、西三路对湘南实行“联合会剿”。朱德、陈毅为了保存革命实力,果断决定:除留下部分地方武装在湘南坚持斗争外,其余部队全部撤出湘南,向井冈山地区转移。

  4月25日,朱德、陈毅率起义军和湘南的农军共1000余人,到达江西宁冈的砻市。

  1928年4月28日,两个伟大的人物——毛泽东和朱德在砻市的龙江书院见面了。四只扭转乾坤的巨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5月4日,在砻市河东沙洲的广场上,门板和竹竿搭起的高大的主席台,无数面红旗簇拥着。主席台两旁竖立着“庆祝两支革命部队胜利会师”、“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巨幅标语。一大早,战士们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会场。茅坪、新城、源头、柏露等地的农民群众,也举着小红旗,赶来参加大会。

  不到10点,草坪上已坐满2万多人。

  一会,毛泽东、朱德及其他负责人登上了主席台。全场一片掌声雷动。

  大会执行主席陈毅在会上宣布:全体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军长是朱德同志,党代表是毛泽东同志。会场上扬起阵阵欢呼声。

  朱德健步走到主席台前、神采飞扬地开始讲话。他强调了这次会师的重大历史意义,分析了红军发展的前途。他说:“我们胜利会师,大家一定都很高兴。可是敌人却在那里难过。那就让敌人难过去,我们不能照顾他们的情绪,我们将来还要彻底消灭他们呢。”

  毛泽东的讲话,也不时被掌声打断。他说:“我们红军不光要打仗,还要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现在我们虽然在数量上、装备上不如敌人,但是我们有马列主义,有群众的支持,就不怕打不败敌人。十个指头有长短,荷花出水有高低。敌人也有强有弱。我们要善于抓住敌人的弱点,然后集中力量狠狠地打。打胜了,就立刻分散躲到敌人的背后去玩‘捉迷藏’。这样,我们就能掌握主动权,把敌人放在我们手心里玩。”

  他的讲话,使大家信心倍增。

  朱、毛会师,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特别是在军队发展历史上,是一件大事,也是朱德革命历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从此以后,朱德和毛泽东的名字连在一起,成了中国革命的象征。

  §“把我劈成两半,也割不断我和毛泽东的关系”

  1935年8月中旬,由朱德总司令、刘伯承总参谋长和张国焘率领的红军左路军,按8月4日党中央在沙窝召开的政治局会议精神,继续向北开进。

  队伍在卓克基稍事休息,便进入了茫茫无际的水草地。

  经过10几天的艰苦行军,部队终于来到了草地的中心地带阿坝。

  按原定计划,左路军从阿坝再往东北方向走,渡过噶曲河,就可到达班佑,同毛主席率领的右路军会师,再一起北上。

  然而,意外的事情发生了:权迷心窍的张国焘以噶曲河水上涨不能通过为借口,擅自下令左路军停止前进,改道南下,并命令已渡过噶曲河到达墨洼的左路军先头部队,重新渡河南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