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二


  §刘少奇作出争取东北的战略决策

  1945年8月,苏联宣布对日作战。在我抗日军民8年的英勇抗战和苏联红军的沉重打击下,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的消息像春风一样传遍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这时,八路军总部向各解放区发布命令,要求我军迅速行动,去接受日伪军投降。同时,命令原在冀热辽坚持抗战的李运昌部立即挺进东北,配合苏军作战,收缴敌伪武器,接管东北城市,维持社会治安。李运昌同志接到命令后,立即在冀东丰润县左家坞附近大王屯开会研究,决定分几路向东北进军。十三军分区向承德方向,十五军分区向赤峰方面。曾克林和唐凯同志奉命带领第十六军分区的部队从冀东出发,向沈阳进军。一路上,曾克林等接管了绥中,打下了山海关,解放了锦州,沿途共接管了13个县、两个市。接着进了沈阳。

  当时,沈阳的局面很复杂,伪满军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地下先遣军”,伪省长当了维持会会长,反动武装蠢蠢欲动,汉奸、土匪十分猖獗。为了维持社会秩序,曾克林及时组织了沈阳市卫戍司令部,由曾克林担任司令员。同时,组织新政府,由焦若遇同志任市长。及时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汉奸分子,初步控制了局面。

  但是,我军是第一支进入东北的部队,也是第一次接管这么大的城市,面前重重困难,曾克林深深感到力不胜任。因此,几个领导同志聚在一起,总是谈着,党中央何时派人前来?关里的主力部队何时到达?他们曾数次用电台同晋察冀军区和延安联系,但因功率低,都没联系上。为了早一天得到党中央对东北工作的指示,冀热辽军区前委决定让曾克林去延安直接向党中央汇报。

  9月14日,曾克林从沈阳北陵机场乘苏军飞机出发,15日上午到达革命圣地——延安。当曾克林回到离别了8年的党中央所在地时,就像孩子投身于母亲的温暖怀抱,感到无限的兴奋和幸福。飞机在延安东关机场着陆后,杨尚昆、伍修权同志迎接他,并安排了食宿。接着,汽车把他送到王家坪,并在那里吃了午饭。

  下午,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彭真同志带曾克林到一间宽敞明亮的窑洞里。少奇同志,朱总司令,彭德怀、叶剑英、任弼时、陈云、张闻天等中央领导同志都高兴地站起来同曾克林握手。少奇同志衣着朴素,态度和蔼可亲。当年在长征路上,曾克林在中央警卫营工作时多次受到少奇同志的亲切教诲,今天再次见到少奇同志,感到格外亲切。他连忙走过去,向他敬了个礼,少奇同志微笑着说:“你从前线回来,辛苦了,我们很想了解东北的情况,你来得正好。”接着,少奇同志主持会议。少奇同志首先说:日本侵略者投降后,毛主席和周恩来副主席到重庆和国民党谈判。党中央根据当前的局势和东北的情况,确定我党我军在东北的主要任务是:继续打击敌伪,收缴日伪武器,扩大人民武装力量,发动群众维持治安,肃清土匪,建立根据地,力争控制东北,以便依靠它加强全解放区及国民党统治地区人民的斗争,争取和平民主的早日到来。少奇同志接着说:为了力争控制东北,中央准备派大批干部和主力部队向东北开进。但是,我们对东北问题研究了好几天,就是不知道具体情况,下不了决心。现在政治局的同志都在这里,请曾克林谈谈东北情况,越详细越好。当时,曾克林就向少奇同志和中央负责同志汇报了他带领的部队进军东北,沿途接管各城市和进驻沈阳的经过,以及部队发展壮大的情况。在曾克林汇报过程中,少奇同志一边抽着烟,一边静静地听,眉宇间不时流露出喜悦的表情。

  在一个多小时的汇报中,少奇同志几次插话,他指着地图说:东北是战略要地,北靠苏联,东接朝鲜,西邻蒙古,有山区,有大平原,进便于攻,退便于守,可以成为我国革命的重要战略地区。少奇同志还说:东北交通便利,物产丰富,工业发达,国民党一定不死心,会派大量军队争夺东北。我们要和他们针锋相对,力争这个战略地区。少奇同志作着有力的手势说:我们的部队先进去了,就站住了脚,就可以控制东北,我们掌握了东北,就能为毛主席、周副主席在重庆的谈判创造有利地位;我们有了东北,就可以加速中国革命的进程。讲到这里,少奇同志的目光中充满着坚定的信念。他指出:抗日战争开始时,毛主席就预料,日本帝国主义是能够战胜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现在抗战胜利了,只要我们继续战斗下去,一个和平民主的新中国一定会建立起来。少奇同志还表扬曾克林冀热辽军区的部队行动快,进展迅速。在曾克林汇报结束后,中央负责同志又提出好多问题来问他。他们特别询问了东北人民的生活。少奇同志说:“九一八”事变后,东三省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人民当了亡国奴,他们的生活苦呀!朱总司令也说:东北人民受了日本侵略者十几年压迫,要使他们感到我们党的温暖,感到党和人民军队是他们的靠山,使党的影响深入人心,你们是第一批进入东北的部队,责任更是重大。

  当天晚上,曾克林和少奇同志等中央首长一起吃了饭,席间,彭总对曾克林说:你们首先进入东北,是有功的,希望你们以后多搞点武器和大炮。过去战争时期我们的部队没有大炮,敌人就欺侮我们。今后我们有了大炮,力量大了,敌人的防御工事就守不住了。临走时,曾克林还把随身带的手枪、子弹及望远镜留给彭总作纪念。

  第二天一早,彭真同志告诉曾克林,他和陈云、叶季壮、伍修权等同志马上和他一起乘飞机到东北去。他还说,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少奇同志主持下,已作出新的战略决策:为了加强东北的力量,完成控制东北的任务,中央决定将原来计划派到中南和华东的部队和干部改派到东北去,并从各解放区抽调10万主力部队和几万干部到东北,同时还将派20余名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加强东北的领导工作。听到党中央这一重大决定,曾克林非常高兴和激动。

  当他们回到沈阳的时候,冀热辽军区李运昌司令员和东北抗联的周保中、冯仲云等负责同志已经来了。曾克林把情况向李运昌同志和唐凯同志作了汇报,他们听了都很高兴。不久,中央又陆续派张闻天,李富春、罗荣桓、肖劲光、程子华、谭政、李立三、林枫、陶铸、刘亚楼等领导同志加强东北领导。黄克诚、吕正操、肖华、邓华、万毅等领导同志率领的主力部队也到达东北。从此,在党中央和彭真同志为首的东北局的正确领导下,我军全面展开了接管工作。北至齐齐哈尔、佳木斯、哈尔滨,南到安东、营口、旅大,东至抚顺、吉林,西到承德,赤峰、锦州、山海关,到处都有八路军部队。同时,我军根据七大精神和中央指示,放手发动群众,放手发展武装,开展反奸清算、减租减息运动,消灭土匪、敌伪残余势力,建立东北全区和各地民主政权。东北人民的革命情绪不断高涨,大批失业的产业工人踊跃参军,加上出关部队作骨干,我党的队伍不断扩大,在短短的几个月内,仅冀热辽军区出关的部队就扩大发展到10余万人,组建了12个旅。到1945年底,各解放区的出关部队(包括抗联部队)已发展到40余万人,东北的形势出现了一个崭新的局面。后来,在解放战争中,我军歼灭了几十万国民党精锐部队,彻底解放了全东北,为中国革命的胜利创造了有利条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