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二


  1925年6月1日,上海总工会在闸北宝山里2号挂牌办公,李立三任委员长,刘少奇任总务科主任(相当于秘书长)。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7月6日,全总上海办事处在闸北宝通路顺泰里正式成立,由刘少奇总负责,领导长江流域及北方的工会工作。

  上海总工会成立的当天,就发表了宣言及告全体工友书,声讨帝国主义的暴行,并宣布全市举行总同盟罢工。接着,学生罢课,商人罢市。中国近代历史上空前未有的反帝风暴迅速由上海席卷全国。刘少奇曾经生动地描述上海“三罢”斗争的情景:

  “此时,上海工厂无人作工,商店罢市,轮渡不通,车马断绝,交通为之梗阻。此时的上海,真的陷入荒凉恐怖之境况。同时上海学生也一律罢课,即各教会学校也都加入。那时我们到上海马路上一看,只见满街贴的是反帝国主义的标语、口号、图画;处处都有游行的、演讲的、募捐的、演戏的,闹个不休,个个人都忙着反帝国主义的工作。”

  正当反帝运动深入发展的时候,资产阶级由动摇走向妥协。6月19日,上海总商会宣布,将于6月26日单独提前开市。当天晚,刘少奇主持召开上海总工会代表大会,讨论对付上海总商会开市的态度和办法。到会的有60多个工会的代表130多人。大会议决:不管商界开市与否,工界决不依赖,要坚持罢工到底,6月25日,上海总工会发出通告,号召工人坚持罢工。“不得总工会命令,不得(达)完满目的,则头可断,工不可上!”

  6月末商界开市后,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政府开始集中力量镇压工人运动。

  8月22日下午5时许,上海工团联合会指派工贼、流氓数十人,手持刀枪、铁棒等凶器,冲入上海总工会,捣毁办公室,当场打伤职员8人,并图谋抓捕李立三和刘少奇。他们四处寻找,但没有找到。

  原来,刘少奇早有警觉,迅速把文件、帐册收拾好,便离开总工会,去向中央报告了。李立三也在工人的掩护下,从房顶上出去报警了。

  及至工人纠察队赶来,工贼、流氓匆忙逃窜。

  从8月初开始,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商人先后开市,学生因放暑假纷纷离校,工人只能孤军奋战。为了保存力量,巩固既有成果,上海总工会决定改变策略,以经济的要求及地方性质的政治要求为最低条件,有领导地有组织地复工。8月10日,上海总工会发表宣言,提出了9项复工条件:

  (一)无条件交回上海会审公堂;

  (二)租界内(有)出版、言论、集会、结社之自由;

  (三)租界华人须与外人有同等参政权利;

  (四)承认工人有自由组织工会之权,并承认工会有代表工人之权;

  (五)工人复工,不得因此次罢工开除工人;

  (六)发给罢工期间工资50%;

  (七)增加工资15%,工资一律发给大洋;

  (八)优待工人,尤须改善女工、童工工作条件;

  (九)赔偿死伤学生、工人。

  当时,有些工人对复工想不通。刘少奇便深入工厂,耐心地做说服解释工作。8月29日,刘少奇出席华商纱厂代表会议。他在会上讲话时指出:华商纱厂快要开工,开工以前,必须对厂主提出一些要求,否则,厂主将会有不利于工人及工会积极分子的举动,但是,所提条件应当能够做得到,与其提出厉害的条件来不得解决,不如先提较低的条件,以得到胜利。

  9月间,经各厂工会同厂方交涉,复工条件得到部分实现。大多数工厂先后复工。

  这时,刘少奇又进一步提出了加强工会组织建设的任务。9月12日,他在召集日商工厂代表会议时说:我们这次罢工取得了胜利,现在要进厂做工了;但各工友不要以为有了工会就骄傲起来,因为现在我们的工会还未十分稳固,现在资本家还是想使用种种手段来破坏。所以,我们要对工会加以整顿,努力使工会更加坚固。

  9月18日,奉系军阀封闭上海总工会,并下令通缉刘少奇。面对反动派的镇压、迫害,刘少奇毫不畏惧,更是出生入死,继续为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英勇战斗。旋因工作繁重,积劳成疾,患了肺病,但仍然抱病坚持工作。11月间,他的病情加重,不得不离开上海,回原籍湖南养病。

  “文化大革命”中,林彪、江青一伙人在1968年提出的对刘少奇的所谓《审查报告》中,诬蔑刘少奇在五卅运动后“畏惧斗争”,“借口养‘病’,躲开上海总工会”,“私自从上海潜逃长沙”。这是毫无根据的捏造。

  刘少奇当时离开上海去长沙的原因,从当时报刊上的大量报道即可以得到回答。

  1925年10月16日出版的《上海总工会三日刊》发表了题为《刘少奇的奋斗》的报道:

  “本会总务科正主任刘少奇在本会未被封以前,早就患重病在身,但因工人利益要紧,宁肯牺牲个人,抱病工作。自本会被封后,因工作过劳,病势更重。而刘少奇不仅不因病辞工,更日夜不休息片刻,检阅各种稿件,亲往工人群(众)家中接洽各项事件。昨日刘君与某工友云,如果真正为工友奋斗,替工人谋利益的人,并不在平日工人组织公开的时候,看他的工作如何,而在最紧急的时候,看他努力不努力为断,而某工友异常钦佩刘君奋斗的精神。”

  另有1925年11月19日上海英国(租界)工部局《警务日报》(英文报纸)刊登的一份情报说:

  “昨晚6时约7名罢工鼓动者,包括刘华(当时上海总工会副委员长——引者注)在闸北谭子湾三德里31弄32号碰头。刘华说:原总工会成员刘少奇在罢工斗争中很积极,现在病的很重。已经和他的家眷回湖南去了。”

  这些记载,足以戳穿林彪、江青一伙人的谎言,从侧面证实刘少奇在革命斗争中的表现。

  刘少奇回长沙后,于1925年12月16日被军阀赵恒惕逮捕。中华全国总工会及全国各地各界团体纷纷通电救援。这样的通电,有时一天多达40多分。全总致电赵恒惕说:刘少奇“历年尽瘁爱国运动,为工人群众所爱戴”。在五卅运动中,他“更废寝忘餐从事奔走,号召国人为救国运动,以全力为罢工工人后盾,爱国热诚,举国同钦。”电报谴责赵恒惕,要求即速释放刘少奇。

  经多方营救,刘少奇于1926年1月16日获释出狱,但被赵恒惕驱逐出湖南省。

  2月19日,刘少奇抵达广州,受到省港工人和各工会团体的热烈欢迎。这时,为响应上海人民反帝斗争而发起的省港大罢工仍在继续。3月3日下午,中华全国总工会举行欢迎刘少奇大会,到会群众有1500多人。全总宣传部主任邓中夏在会上做了热情洋溢的演说,介绍了刘少奇为工人阶级英勇奋斗的历史,称赞刘少奇是“我们工人阶级的最奋(发)最勇敢的一位战士”。接着,刘少奇讲话,对工友及各界的欢迎表示感谢。他着重讲了领导工人运动应当注意的几个问题:第一、帝国主义要来解决省港罢工,一定要与我们工人来订条约;第二、我们要严守秘密;第三、我们要打破帝国主义的阴谋;第四、我们内部应该团结得像铁一样,将来胜利一定是我们的。刘少奇讲话后,全场掌声雷动,高呼口号:“中华全国总工会万岁!”“省港罢工胜利万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