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一


  在转战途中,周恩来经常教育干部和战士:人民经过敌军的抢劫、烧杀,生活很若,大家要爱惜他们的一草一木。1947年,周恩来在陕北作了一个报告,讲了蒋必败,我必胜。理由是:“第一,人民拥护我们作战,相信我们是为他们做事的。”“第二,我们的军队,是为人民的,是人民的子弟兵。”“第三,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领导得好。”1947年6月30日夜,刘邓大军横渡黄河天险南下。这是中国人民革命军队20年来首次向国民党反动派发起战略进攻。此作战方针,最初由周恩来提出来。

  1946年6月,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已不可避免,和平已没有希望。6月中旬,周恩来在南京与几位友好的爱国人士商谈国内军事势态后,给中共中央去电提出:“我如以两支强兵南下,一插津浦路东,一插路西,直抵江边,京沪局势必将大乱。”

  6月下旬,虽然蒋介石已发动全面内战,但广大中间人士对和平仍有幻想,周恩来彻底揭露了蒋介石不要和平坚持内战的真面目。

  到10月11日国民党军攻占张家口,蒋介石要很快召开“国大”,周恩来则要争取第三方面人士中的大多数不参加“国大”。10月15日,周恩来给中共中央去电报提出:“在军事战略上应与政治相配合。”他主张“在‘国大’前后,还不宜打起来,主要仍在解放区作战,易于歼敌”。

  1947年夏,蒋介石要打内战不要和平的真面目被全国人民认清,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运动受到残酷镇压,民主人士遭受迫害,而在战场上,经过一年解放战争,人民解放军歼灭了敌军112万人,国民党军的总兵力已从430万人降至373万人,其中正规军由200万人降至150万人;人民解放军已从战争开始时120万人发展到195万人,其中正规军超过100万。国民党军从全面进攻改为“重点进攻”,所谓“重点进攻”是把主力陷于山东和陕北两个战场,它的战略纵深的中原和江南广大地域十分空虚。

  在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的中央前委指挥下,刘邓大军南渡黄河,揭开了战略进攻的序幕。

  此时,蒋介石手忙脚乱,派15个旅追赶,在前面平汉路许昌以南派五个旅堵截,皖西有三个旅防堵。国民党在湖北从夔门以下没有正规军,安徽除第46师外,只有48师的1个旅与74师的3个旅,在蚌埠、合肥、长江防线只有3个旅。周恩来亲自起草了中央军委给刘伯承、邓小平的电报:“湖北全境空虚。你们如能乘胜攻占长江以北、大别山以南各线,必能威胁长江,分散敌人,开展局势。”

  刘邓大军南下直达大别山区。同时,中共中央又派陈赓、谢富治率军南渡黄河;派陈毅、粟裕率军进入鲁西南。三路大军以鼎足之势在中原大地、江淮河汉之间展开了。

  这时在陕北战场,也经过沙家店战役的胜利,粉碎了国民党军队对陕北的“重点进攻”,人民解放军由内线防御转入了内线反攻。

  周恩来说:“去年一年我们是战略防御,战术进攻,现在战略也是进攻。”

  1947年7月20日,周恩来在中共中央前委扩大会议上总结了解放战争第一年(1946年7月到1947年6月)的战绩,估计战争第二年解放军不仅在质量上,而且在数量上将超过敌人。9月,他在陕北葭县神泉堡作报告,提出第二年战争的口号是:“全国大反攻,打倒蒋介石。”“我们的方针就是:打到蒋管区,发展解放区,在蒋管区消灭蒋介石的部队。这个方针在今后一年到两年间要实现。”

  1948年6、7月间,华东野战军主力在中原野战军一部的配合下进行了豫东战役,歼敌9万多。7月11日,周恩来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贺电中,有这样一句话:“这一辉煌胜利,正给蒋介石‘肃清中原’的呓语以迎头痛击;同时,也正使我军更有利地进入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第三年度。”1948年9月,周恩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报告说:战争进入第三年后,全国作战的“重心在中原”,“北线重点在北宁路”,“应准备若干次带决定性的大的会战”。如果战争的第三、四年在战场上“给敌人的打击很严重,加上敌方的财政经济崩溃,内部倾轧,胜利可能来得更快,我们应当有此准备”。

  同月,华东野战军取得了解放济南、歼敌十万的胜利。周恩来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贺电中指出:这一胜利“证明解放军的攻坚能力已大大提高”。他认为,济南战役是三大战役的开端,决战阶段的主要标志是三大战役,三大战役的序慕是济南战役。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周恩来亲自起草了很多电报,对于兵力部署、作战指挥、兵员物资补充等问题,有过详细的指示。1948年10月2日,周恩来就蒋介石从华北调兵增援锦州后,林彪对集中兵力攻锦州的方针动摇,并要华北的兵团支援东北这事,周恩来为中央军委起草了致林彪、罗荣桓电。电文中指出:“你们应靠自己的力量来对付津榆段可能增加的山海关北援之敌,而关键则是迅速攻克锦州,望努力争取十天内打下该城。”15日,锦州解放,歼敌10多万。17日,周恩来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贺电中说:“这一胜利出现于你们今年秋季攻势的开始阶段,新的胜利必将继续到来,望你们继续努力,为全歼东北蒋匪部队,完全解放东北人民而战!”

  10月19日,长春解放,东北解放已成定局。20日,周恩来起草了中共中央致东北局的电报,要他们加紧修通中长路陶赖昭到四平段,以便解放沈阳后迅速修通中长路全段并向北宁路推进。11月2日,沈阳、营口解放,辽沈战役结束。

  蒋介石与傅作义对于平津地区的守军是南下还是西撤举棋不定,明争暗斗。9日,周恩来起草了中共中央军委致华北、东北有关领导的电报说:傅作义“正徘徊于平、张、津、保之间,对坚守平、津或西退绥、包,似尚未下最后决心”。1948年11月17日,周恩来起草了中央军委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电报,指出:“在我胜利威胁下,蒋匪必将考虑其长江防线问题”,而“蒋匪嫡系24个师从华北海运江南,是蒋介石今天唯一可以使用的机动兵力”,“从全局看来,抑留蒋系24个师及傅系步骑16个师于华北来消灭,一则便利东北野战军入关作战,二则将加速蒋匪统治的崩溃,使其江南防线无法组成,华东、中原两野战军既可继续在徐淮地区歼敌,也便利东北野战军将来沿津浦路南下,直捣长江下游”。12月中旬,周恩来协助毛泽东指导平津前线领导人开始与傅作义派来的人员进行谈判,基本原则是争取敌方放下武器。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胜利结束。国民党的精锐主力被消灭。15日,天津解放。31日北平和平解放,平津战役也胜利结束。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