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〇


  周恩来在4月22日给张学良的信中说,9日会谈“快慰平生”,中共中央领导诸同志“咸服先生肝胆照人,诚抗日大幸”。张学良在会谈后也对刘鼎说:“会谈后,我是太满意了,比我想像中好的太多了,我结识了最好的朋友,真是一见如故!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周先生是这样地友好,说话有情有理,给我印像很深,解决了我很多的疑难。我要早见他多好呀!”他说:“我和蒋先生处了多年,但弄不清他打完红军后是否抗日。对中国共产党,我不仅知道他第一步是抗日,而且还知道第二步是建立富强的中国。”还说,经过这次会谈“中国的事从此好办了”。

  50几年后,张学良在台北接受日本广播协会(NHK)电视台采访时,还回忆起这次会谈。报道说:他说“周恩来的反应极快,谈吐及见识不凡,使人有一种一见如故的亲近信赖感。会谈中,我们达成了协议,取得‘中国应立即停止内战,团结一致抗日’的共同认识。”

  1993年1月14日,张学良还同日本《东京新闻》记者佐藤光明谈到周恩来,说:“我们有共同的性格。这就是反应迅速,我们是坦诚相见的关系。”“周恩来是极有才能和大胆的人,使共产党强大的是毛泽东和周恩来。”

  会谈后,中共中央接受了张学良的意见,改“反蒋抗日”的方针为“逼蒋抗日”,说:“目前中国人民的主要敌人,是日本帝国主义。”“在日本帝国主义继续进攻,全国民族革命运动继续发展的条件下,国民党中央军全部或其大部有参加抗日的可能。我们的总方针应是逼蒋抗日。”

  §西安事变

  张学良、杨虎城一再劝蒋介石停止内战,团结抗日,蒋介石一直不听,终于发展到张、杨“兵谏”—西安事变。12月12日,事变发生后,张学良致电中共中央,说:吾等为中华民族及抗日前途及抗日前途利益计,不顾一切,今已将蒋等扣留,迫其释放爱国分子,改组联合政府。兄等有何高见,速复。

  同日,毛泽东、周恩来复电张学良:“恩来拟来西安与兄协商尔后大计。”

  15日早晨,周恩来带罗瑞卿、许建国、张子华、童小鹏等18人,骑马赶到延安。

  17日下午周恩来一行乘张学良派来的飞机到西安,途中,随机来迎接的刘鼎向周恩来汇报了西安事变的情况。

  周恩来到西安金家巷张学良公馆时,已是下午六点多。他住在东楼的三楼,当晚,他就与张学良会谈。据张学良身边工作人员应德田回忆,张学良事后对他讲了会谈的内容:

  张学良讲了劝蒋没有效果,才发生西安事变,逼他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看来,现在已经具备了这样的可能性。他主张只要蒋介石答应他们提出的八大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就应放他,拥护他作全国抗日的领袖。周恩来同意张学良的分析、说:西安事变要求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符合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的要求。事变的前途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争取到蒋介石停止内战,一致抗日,这会使中国今后走上更好前途,应该争取和平解决,走上团结抗日前途,反对新的内战。周恩来表示,中国共产党对西安事变极表同情,决定对张、杨两将军实际的积极的援助,使西安事变的抗日主张能够实现。

  应德田认为:“可以说,虽然张学良将军当初就打算只要蒋介石同意八大主张就放他回南京,但真正最后的决定,还是周副主席来了以后的事。”

  当晚,周恩来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打电报,提出了“答应保蒋安全是可以的,但声明如南京进兵挑起内战,则蒋安全无望”。

  18日,周恩来又与杨虎城会见,杨虎城周意周恩来与张学良的主张。周恩来还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去电报说:“南京亲日派目的在造成内战,不在救蒋”,“蒋态度开始表示强硬,现亦转向调和,企图求得恢复自由”。中共中央接周恩来的两电后,在18日给南京国民党中央发电报说:“蒋介石在此次被幽,完全是因为蒋氏不肯接受抗日主张,不肯放弃攘外必先安内的错误政策所致”,提出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等主张。还说:“本党相信,如贵党能实现上项全国人民的迫切要求,不但国家民族从此得救,即蒋氏的安全自由当亦不成问题。”19日,中共中央向党内发出指示,“主张南京与西安间在团结抗日的基础上,和平解决”。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了。周恩来说:“蒋介石本人当时具体的诺言是什么呢?就是‘决不打内战了,我一定要抗日。’“杨虎城在12月29日致各县长公函中也说,蒋“曾向虎城表示”,“如再有内战发生,当由余个人负责”,并答应了六条。

  放蒋,大家一致了。

  然而,周恩来没想到张学良会送蒋介石回南京。25日,张学良与蒋介石、宋子文、宋美龄等悄悄离开了玄凤桥高桂滋公馆,驰向西郊机场。卫士报告孙铭九,孙铭九立即去问周恩来知道不知道?周恩来惊愕地问:“我不知道,几时走的?”孙铭九说十几分钟前。周恩来马上与孙铭九乘车追赶,赶到机场时,飞机已上天。周恩来不禁叹息而回。

  1937年2月,国共谈判正式开始了。周恩来多次到西安、杭州、南京、上海等地,一直谈到8月,日军进攻上海,淞沪战争爆发,蒋介石才发表了八路军的番号,接着又发表了十八集团军的番号。“这样,抗战是逼成了,谈判也算逼成了,统一战线也算逼成了。”

  第二次国共合作,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周恩来不仅注意与国民党蒋介石团结抗日,还注意同国民党内的不同派系特别是地方实力派加强合作,共同抗日。

  §协助毛泽东指挥解放战争,取得了全国解放的胜利

  1946年底,周恩来回到延安,作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1947年兼代总参谋长,协助毛泽东策划和指挥了历时数年的革命战争,取得了举世震惊的胜利。

  1950年毛泽东曾回顾说:“胡宗南进攻延安以后,在陕北,我和周恩来、任弼时同志在两个窑洞里指挥了全国的解放战争。”

  1947年3月18日到1948年3月23日,周恩来与毛泽东、任弼时率中共中央和军委机关一部分工作人员转战陕北,历时一年零五天,行程两千余里,先后经过12个县,在37个村庄生活过。

  开头几个月,特别艰苦和危险,有时距离敌军非常近,有时住和吃都很困难,周恩来与其他领导人合住一个窑洞,共睡一个炕,批阅文件时坐在院子里小凳上,用锅盖放在膝上作桌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