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1925年6月,为配合北方革命形势发展,李大钊派吉雅泰等蒙古族党员回内蒙开展工作。并派干部在绥远、察哈尔、热河、包头成立中共工作委员会。1925年下半年,成立了中共张家口地委,兼管热、察、绥特别区党的工作,为了团结内蒙各阶层人民进行革命斗争,中共决定成立统一战线性质的内蒙古人民党,李大钊对组织“内人党”的工作作了许多重要指示,并要求内蒙古族党员参加这个组织,促进了内蒙古革命的发展。

  1925年10月,北方区委在张家口召开内蒙古工农兵大同盟成立大会。李大钊、赵世炎主持大会,李大钊作了报告,特别强调蒙汉两族人民联合起来谋求解放的意义,大会选举李大钊为该同盟书记。同盟是党在内蒙古地区成立的第一个群众性组织,它的成立大大推动了内蒙古地区的革命斗争。之后,内蒙古革命运动蓬勃开展起来。

  §首都武装暴动失败

  1925年11月23日,奉系军阀内部发生郭松龄倒戈事件,势力大受削弱。北京、天津及直隶等地区都掌握在倾向于革命的国民军手中。革命形势不断高涨。这些为党领导更大规模的斗争创造了条件。李大钊及北方区委决定利用此有利时机,在北京发起直接夺取政权的革命。可以利用冯、段之间矛盾,在张旅配合下,推翻段祺瑞政府,李大钊同意这个建议,决定由赵世炎任总指挥,领导这次起义。按起义布置,将于11月28日开始行动,分别夺取政府重要机构,使段政府陷入瘫痪,迫段下台,再召开群众大会,宣布成立北京临时国民政府和临时政府委员会。首都革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但它给段祺瑞政府以沉重打击,显示了人民的力量,是我党夺取政权的第一次尝试。

  北方革命形势的迅速发展,引起了国内外反动势力的极大仇视。帝国主义与军阀密切勾结起来,企图扑灭革命的烈火。

  帝国主义的挑衅引起了中国人民极大愤怒,3月17日,在李大钊领导下,北京群众包围段政府,要求以强硬态度抵抗帝国主义的强盗行为。但遭段政府武力驱散。3月18日,北京总工会、学生总会等200多个团体,10万多群众齐集天安门,召开示威大会,通过了反对8国通牒,驱逐8国公使等提案。会后,组织了两千人的代表团,赴段政府请愿。

  李大钊在出席北方区委会议之后,也赶来参加请愿队伍,并亲自打着一面大旗,走在队伍前列。当游行队伍进入执政府门前的广场时,反动军阀政府下令向群众开枪,并用大刀砍,当时打死群众47人,伤200余人,造成震惊中外的“三·一八惨案”,李大钊当即组织群众撤退,自己也负了伤,当晚,李大钊召开了北京党、团会议,提出要将斗争坚持到底,并组织慰问伤员,抚恤、追悼死难者。

  “三·一八”惨案是北方大革命风暴的高潮,也是一个转折点,反动军阀已向人民举起了屠刀。

  §坚守阵地,临危不惧

  1926年4月,直系军阀吴佩孚由反奉转而同奉系勾结,造成奉直合作反国民军的形势,国民军被迫全军退守南口一带。奉系军阀占据北京后,也把镇压共产党作为首要任务,到处张贴告示“宣传赤化,主张共产,不分首从,一律死刑”。4月26日,他们杀害了进步报纸《京报》的主笔邵飘萍。接着又处决了另一家进步报纸的主笔林白水。在直奉军阀的残暴统治下,北方的革命运动转入了低潮。

  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李大钊同志和中共北方区委做了暂时的退却,他们住进了东交民巷苏联大使馆内的旧兵营,由公开转入地下,继续领导北方的革命斗争,并取得很大成绩。仅北京一地,从1926年3月至1927年2月,中共党员就由300多人发展到1000人以上。共青团的组织发展得更快。当时正值国共第一次合作,李大钊同志同时兼任中国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的领导,在这一时期,国民党党员也由2200余人发展到4300余人。就是在张作霖的“大帅府“里,也建立了中共地下党支部,由董季皋同志任支部书记,他的公开身份则是张作霖大帅府秘书。

  由于李大钊同志的革命活动直接威胁着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所以从1923年二七大罢工失败后,他就多次被反动政府通缉。在这种异常艰苦和险恶的环境里,李大钊同志毫不畏惧,始终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革命必胜的信念。李大钊同志的表姑曾经问他:“你们老搞这事,也不怕吗?人家那样厉害,兵权在手,今日赶,明日捉,把你们从这儿赶到那儿,你们不是自讨苦吃吗?”李大钊同志答道:“他们就好比是一堵墙,我们捣来捣去,总会把这堵墙给捣垮的。”又说:“怕什么!早晚我们是要胜利的。我们的主义,就像庄稼人的种子一样,到处都撒遍了,他们是破坏不了的。他们破坏了这儿,还有那儿长起来,没有关系。”

  1927年初,隐蔽在张作霖大帅府里的我地下党支部得悉,张作霖下令逮捕李大钊同志。京师警察厅也和帝国主义相勾结,对李大钊和其他革命者跟踪侦察,图谋一网打尽,妄图消灭京城的革命力量。董季皋及其他知情的同志与朋友都劝李大钊同志离开北京。李大钊同志的夫人赵纫兰也很为李大钊同志的安全担心,多次劝说他离开,但李大钊同志态度坚决地说:“我不是常对你说,我是不能轻易离开北京的,假如我走了,北京工作留给谁做?……你要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这里的工作是怎样重要,哪里能离开呢?”他让许多同志化装转移,而自己却留下来坚持工作,坚持斗争。

  李大钊同志的这种不顾个人安危,以革命大局为重的大无畏精神,深深地教育了他周围的同志。例如在李大钊同志身边工作的谭祖尧同志。他的未婚妻的父亲在北洋政府供职,知道张作霖要对共产党人下毒手,就让女儿转告谭祖尧,让他躲避一下,并准备为其在广州代谋一事。谭祖尧同志回复说:“干革命就不能怕死,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坚决跟李先生干革命,决不回头,只要李先生不离开北京,我也不离开北京。”谭祖尧同志与李大钊始终在北京坚持斗争,直到一同被害。

  §落入虎口,面无惧色

  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反动军阀更加仇视李大钊,欲拔去这颗“眼中钉”而后快。

  1927年4月27日,奉系军阀终于向李大钊伸出了罪恶的手,在帝国主义默许下,张作霖派出大批军警、特务包围袭击了苏联大使馆及附近的几个办事机构,并进行大逮捕。这天正是清明节,天气很温和,李夫人带着小女儿在外面散步,李大钊在里间屋里,伏案写作,大女儿星华在外间看报,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枪声和纷乱的喊声。李大钊不慌不忙地从抽屉里取出别人赠给他护身的小手枪,带着星华走出院子,找了一间僻静的小屋坐了下来。他一句话也没说,神情非常冷静,不多久,宪兵、警察、便衣蜂拥而入,抢走了李大钊手中的枪,逮捕了李大钊。同时被捕的还有共产党员谭祖尧、范鸿劼、杨景山等人。夫人赵纫兰及两个女儿也同时被捕。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