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名人传记 > 中共往事钩沉·浪底真金 >  上一页    下一页


  §身体虚弱的陈独秀在狱中得到妻子潘兰珍的精心照料

  陈独秀一生三次婚姻,早年受父母之命,娶了高大众为妻,但思想差距甚远。陈少年得志,而高目不识丁;陈倾向维新革命,而高恪守古训。随着陈独秀社会活动越来越多,长年在外,二人婚姻已名存实亡。那时高大众有一位同父异母的妹妹,叫高君曼,是个新派人物。她酷爱文学,活泼洒脱,长相也好,深得陈独秀喜爱。两人常在一起谈论问题,渐生感情。陈独秀后来又把高君曼带到日本留学,处得很好。1910年,两人不顾家庭和乡里的反对,在美丽的西子湖畔自由结婚。但好景不长,高君曼希望过一种稳定宁谧的生活,只想做一位教授夫人,而陈独秀走南闯北,屡遭风险,使高十分不安,加上陈独秀在生活上放荡不羁,于是高不能忍受,两人最终分手。

  大革命失败后,陈独秀隐姓埋名,住到上海熙华德路,结识了潘兰珍。当时潘兰珍曾被流氓欺骗,痛苦万分,只身独居陈独秀楼后,孤苦伶仃。二人常常见面,潘兰珍端庄秀美,质朴无华,虽生在农村,但久居城市,开朗、大方、腼腆、羞涩,陈独秀很喜欢她。而陈独秀内在的气质、丰富的知识与潇洒的谈吐也深深地吸引着潘兰珍。两人相识不久,就同居了。

  陈独秀被捕时,潘兰珍因和陈发生小争执已在一个月前回娘家去了。当她从报上得知自己的丈夫原来就是政府通缉已久的陈独秀时,惊喜万分,惊的是同陈独秀结婚多年,竟不知他的真实姓名,喜的是自己嫁给陈独秀,终生有了依靠。陈独秀被捕后,为了不牵连潘兰珍,提议与她断绝关系,但潘却不畏艰险,立即收拾行装,赶赴南京。她到南京后租了一小屋,揽活挣点钱,过着艰辛的生活,省吃俭用,节约钱买吃的送给陈独秀,每天上午九点到下午五点,她都在狱中服侍和陪伴陈独秀,风里来,雨里去。三年如一日,直到陈独秀出狱。

  §陈独秀不愿写检讨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飞机每天都要轰炸南京。8月中旬,老虎桥监狱也被炸,一颗炸弹将一间房屋顶炸塌。穿着背心的陈独秀慌乱中钻在桌子底下,玻璃碎片哗哗往桌子上掉。事后濮德治跑了过来,见陈独秀在拍灰,忙问,“没事吧?”陈独秀恢复了平静说:“没事,好像外面的窗子震塌了。”

  第二天,南京金陵女子大学教授中文系主任,陈独秀北大时的学生陈仲凡来狱中探监,发现监狱被炸塌,说:“我去找胡适商量一下先帮你保释出来。”

  陈独秀将信将疑:“这样行吗?”

  陈仲凡说:“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等人在给蒋介石施加压力,要求他释放全国政治犯,日机轰炸,是个机会,也可能答应保释你。”

  几天后,中苏文化协会的黄理文陪同周恩来、叶剑英到监狱看望陈独秀。

  陈独秀大喜过望,周恩来握着陈独秀的手,说:“仲老,你受累了。”

  陈独秀见周恩来还称他“仲老”,手足无措,忙请客人坐。

  黄理文说:“经过中共中央驻南京办事处的恩来、剑英同志多次交涉,蒋介石同意我们提名单分批释放政治犯,我们也想到了你。”

  陈独秀十分感激地说:“谢谢。”

  周恩来说:“主要是党中央及各方民众的共同努力。”

  周恩来看陈独秀明显衰老了,于是转了话题,说:“听说仲老这几年在监狱中还写了不少的著作,真是精力过人啦!”

  陈独秀忙找来《东方杂志》等刊物。

  周恩来翻了翻说:“好、好。”

  过了一会周恩来问陈独秀出狱后有何打算,黄理文见话题涉及机密,连忙退了出去。

  这一次,周恩来、叶剑英与陈独秀谈了很长时间。

  周恩来、叶剑英走时,陈独秀坚持往外送,直到典狱长委婉暗示,他才停住了脚步。

  周恩来、叶剑英等走后很久,陈独秀才慢慢回到房间。

  又过了一天,陈仲凡兴冲冲跑来说:“我与胡适、张伯岑找了政府,他们同意保释,但要你写‘悔过书’。”

  陈独秀一听气坏了,说:“我要是写悔过书早就出来了。我宁愿炸死狱中。谢谢你和适之、伯岑,我也不要人保了。”

  陈仲凡劝陈独秀说:“写悔过书,是个形式,给政府一个台阶,和过去写不一样。”

  陈独秀摇头,说:“附有任何条件,皆非所愿。”

  出门时,陈仲凡对送他的罗世凡、濮德治说:“老头子还是那个脾气,你们劝劝他。”

  这时,胡适也喜笑颜开地来了,他说:“仲甫,我找了兆铭,他已同意保释你出来。”说着,拿出汪精卫的回信。

  陈独秀忙接过汪精卫给胡适的信,信上说:“已商蒋先生转司法院设法开释陈独秀先生。”

  陈独秀说:“我每次吃官司,都给你找麻烦。”

  8月21日,星期六,国民党政府主席林森接到国民党司法院院长居正“请将陈独秀减刑”的公文。公文说:“该犯入狱以来,已逾三载,近以时局严重,爱国情殷,益深知悔悟,似宜宥其既往,藉策将来,拟请钧府依法宣告,将该犯陈独秀原处刑期减为执行有期徒刑三年,以示宽大。”

  林森知道汪精卫、蒋介石已同意释放陈独秀,又碍于周恩来、董必武等人的面子,也乐得做顺水人情。于是他从笔筒中抽出毛笔,写道:“呈悉,应予照准。业经明令宣告减刑矣。仰即转饬知照。此令。”

  林森令人将“指令”立即送别司法院办理。

  司法院见政府已有批示,当即给司法行政部部长王用宾发出“训令”:“国民政府将陈独秀原处刑期减为执行有期徒刑3年,以示宽大。现值时局紧迫,仰即转饬先行开释可也。”

  隔日,监狱方面告诉陈独秀,国民政府及司示法院已同意将他减刑释放。陈独秀一时茫然无措,潘兰珍却高兴得流下了泪。

  典狱长和几个狱卒来贺喜,见濮德治、罗世凡、潘兰珍、陈松年都在屋里,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

  陈独秀对濮德治、罗世凡说:“司法院讲我‘深知悔悟’,我听了很不是滋味。”

  罗世凡笑着说:“先不管它,出去再说。”

  濮德治压低声音说:“出去再写份声明。”

  陈独秀说:“只好如此了。”

  中午,国民党调查统计局处长丁默村到狱中接陈独秀,并希望陈独秀出狱后住到国民党中央党部的招待所(今湖南路10号)。

  陈独秀心里不悦,说:“不妥,我出狱后,必招社会舆论,不如还我原来面目,做个平民好。”

  这时国立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中央大学教授傅斯年来狱中,请陈独秀到他家中,陈独秀连忙答应。丁默村只好作罢。

  罗世凡、濮德治两人含泪和陈独秀告别,陈独秀见他们很伤感,眼睛也红了,摆摆手,低头进了车子。罗世凡说:“人出了名就不一样,先生判刑比我们重,出狱却比我们早。”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