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尾声

  将近一个月后,一场热闹的婚事,在“烈云山庄”中举办。

  原本南宫烈不希望婚事办得太过匆促,然而顾虑到莫水悠的爹娘不幸遇害,倘若不在百日内完婚,那就得等丧期过后才能举行婚礼。

  在与京城的爹娘商量过后,他们决定紧锣密鼓地筹办婚礼,好让他们能够在百日之内完婚。

  为此,南宫烈的爹娘特地远从京城前来,甚至还带来了大批由皇上御赐的各样珍贵贺礼。

  由于南宫烈调查萧天行勾结蛮人的事情大大有功,皇上原欲封官赐爵,然而南宫烈却无意当官,因此皇上才改赐了许多珍贵的贺礼。

  这场盛大的婚礼十分热闹而完满,只除了一件事让南宫烈有些耿耿于怀——由于莫水悠的爹娘双亡,因此由身为义兄的荆御风坐上主位,接受他的跪拜!

  他敢发誓,在他与悠儿“二拜高堂”的时候,瞧见了那家伙眼中闪动着促狭得意的光芒!

  不过,此刻在新房中,揭开了喜帕,望着悠儿那娇美无双的容颜,一切都没什么好计较了。

  对他而言,没什么比能够拥有她还重要。

  荆御风前后救了悠儿两回,这两次之中若有哪一次荆御风袖手旁观,那么悠儿绝没有命活到现在,而他此刻也不可能拥有她了。

  这么一想,他就觉得让荆御风占上风也无所谓了。师父老人家一向疼爱他,相信也能够谅解的。

  “悠儿,我的悠儿。”

  他伸出双臂,将心爱的人儿紧紧搂进怀里,这个美丽的人儿,此刻终于是他名正言顺的妻了!

  莫水悠静静地偎在他的怀中,心里盈满了幸福的感动。

  “都是为了我,害你没有完成你师父的遗命。”她有些愧疚地说,先前她已从荆御风那儿得知南宫烈当时为了救她,亲口向荆御风认输一事。

  “别那么自责,悠儿,现在没有完成师父的遗命,不代表将来都不会完成。”南宫烈说道。

  “咦?”莫水悠疑惑地望着他,不懂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我先前虽是亲口认输,但那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相信师父不会怪罪的,而我和荆御风,迟早还是要真正的一较高下。”

  他的性情耿直刚强,不似荆御风机灵取巧,在他的心中,唯有在武功上较量出高下,才是真正的分出胜负。

  “不过,我永远都欠他一份人情,因为他不只一次地救了你的性命。”一想到先前差一点就永远失去了她,南宫烈就忍不住将她搂得更紧。“幸好你平安无事,悠儿,我的娘子。”

  听他唤她“娘子”,莫水悠的心里一阵感动,眼中也泛起了泪光。

  原本她以为自己必须永远离开他的身边,想不到她不但无须离开,还能够与他成亲,成为他的娘子。

  满腔的情意让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搂住他的颈项,并且踮起了足尖,吻住了他的唇。

  她的主动令南宫烈又惊又喜,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随着这个情意缱绻的深吻,两人体内的爱火也被撩拨起来,想要更进一步拥有彼此的欲...望宛如燎原之火,一发不可收拾。

  南宫烈将她轻轻放倒在床榻上,一边吻着她,一边动手褪去她身上那袭繁复的嫁裳。

  当她最后一丝不挂地躺在他的身下时,他瞧见了她的右肩窝处还有着淡淡的疤痕。

  回想当时她毅然决然地持剑刺入自己身躯的情景,他的心中仍余悸犹存。

  他低下头,温柔万分地吻着那淡淡的疤痕。

  “悠儿,答应我,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许再做这样的傻事了,知道吗?”

  莫水悠扬起一抹轻笑,摇头说道:“我没办法答应你,倘若再有同样的情形,我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这么做的。”

  望着她那坚定又深情的眼眸,南宫烈知道那全是因为一份至死不渝的爱,那让他的心中感动不已。

  “看来,我只好时时刻刻守护着你,不让你有任何的危险了。”

  莫水悠灿笑如花,说道:“那么我的性命,就交给夫君了。”

  “没问题,我一定会好好地守护你,将你的性命看得比我自己还重要!”南宫烈认真地许诺,并低头以吻封缄。

  此生,他绝对不再让她有任何的危险,他要成为她遮风避雨的港湾,让她这辈子不再有任何的委屈与悲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