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三


  “那就要看你怎么决定了,南宫庄主。”萧天行得意地睨看南宫烈,似是料准了他绝对不敢罔顾人质的性命。

  眼看南宫烈因她而有了顾忌,莫水悠心急如焚。

  她不愿自己成为萧天行用来牵制南宫烈的棋子,更不愿成为让萧天行逃至西方蛮人领地的帮凶,但是……她能怎么做?

  心绪纷乱之间,她瞥见了那把威胁十足地指向她的长剑,一个念头蓦地闪过脑海,她的美眸也掠过一抹坚定的决心。

  趁着萧天行的注意力全在南宫烈的身上,她蓦地出手用力抓住长剑。

  锋利的剑刃伤了她的手掌,可她非但没有放手,反而还一个使劲,将那把长剑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身躯!

  持剑的那名手下没料到她会有这般不要命的举动,吓得下意识松了手,那让莫水悠有机会将长剑狠狠刺穿自己的右肩窝,再继续刺向她身后的萧天行!

  这个举动带着同归于尽的意味,她宁死也不要成为南宫烈的累赘,更不要让这个害死爹娘的真凶继续危害世人!

  萧天行没料到她竟然会做出这么狠绝的举动,而那锋利的剑尖不偏不倚地刺入他的心口。

  他痛嚎一声,捂着胸口踉跄了几步,而他一松手,莫水悠立刻虚弱无力地倒在地上。

  南宫烈见状惊骇万分,下一瞬间,他纵身飞跃而至,一掌将试图逃跑的萧天行给打飞。

  盛怒中的他,出手毫不留情,当下就见萧天行的身躯宛如一个破败的布偶,飞过了整间破庙,重重地撞上了墙壁。

  在颓然坠地的同时,萧天行也已气绝身亡了。

  萧天行一死,剩下的那些手下全都惊骇地仓皇逃跑,就怕南宫烈会大开杀戒,一个也不留。

  南宫烈根本无心理会那些手下,他心急如焚地来到莫水悠身边,就见那把长剑还在她的身上,看起来怵目惊心。

  “悠儿!”

  他心痛地喊着她的名字,将浑身是血的人儿搂在怀中,看着她苍白虚弱的模样,他的心彷佛被狠狠地撕裂了。

  “你这是做什么?悠儿,你为什么要做这种傻事?”

  莫水悠费力地睁开双眼,望着他阳刚俊朗的脸孔,她的唇边扬起一丝极为虚弱的微笑。

  “我……不后悔这么做……倘若……有什么后悔的事……那就是……我没有将荆御风的事情早一点告诉你……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其实早就……想要告诉你了……”

  “别说了,悠儿,别说了!”

  南宫烈匆匆审视她的伤势之后,咬牙为她抽出了那把长剑,接着迅速出手点住她身上几处穴道,试图减缓她的失血,然而那伤口太深,情况并没有半点好转。

  他焦急地取出随身的金创药,为她敷上,并将自己的衣袍撕成了长条布巾,细心地为她包裹,但是没多久,那布条就被她的血给染红了。

  莫水悠望着他那焦急心痛的神情,知道他还是很关心、在乎她,那让她的眼中涌出了欣慰的泪水。

  她很努力地撑住,想要多瞧他的脸孔一会儿,只是意识很快地涣散,她知道自己就要撑不下去了。

  “请你相信……我是……真心……爱着你的……”说完最后这几句话之后,她在南宫烈的怀中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悠儿!悠儿——”

  南宫烈心碎地恸喊,恨极了自己昨夜竟抛下她,一个人前往马场,恨极了自己没有随时陪在她的身边保护她,才让萧天行有机会抓到她。

  这一切全怪他!

  她伤得这么重,究竟该怎么办才好?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呀!

  心乱如麻间,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孔蓦地浮现脑海。

  荆御风!

  对了!那家伙拥有顶尖的医术,他一定有法子能够救悠儿!

  南宫烈的精神一振,抱起了昏迷的人儿迅速离开。

  南宫烈带着莫水悠,一路快马加鞭地赶往“绝命谷”。

  “悠儿,你要撑住,千万要为了我撑住啊!”

  他拚命赶路,沿途也不管她听不听得见,不断地对她喊话,试着激起她的求生欲...望。

  好不容易抵达了“绝命谷”外,他立刻开口叱喝——

  “荆御风!荆御风!你给我出来!”

  过了一会儿,一名仆人匆匆出来一看究竟。

  “原来是南宫庄主,待小的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