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这……好像是吧……”

  瞧见她一脸失望难过的神色,月儿的心里也一阵不忍,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起,毕竟她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呀!

  明明今儿个一早还好端端的,两人之间浓情密意得连她都不禁脸红,怎么这会儿庄主却一整天都不见人影,让悠儿小姐担足了心?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敢多问。

  “他究竟去了哪儿?”莫水悠无助地问。

  “这……月儿也不知道,但月儿猜应该是马场吧!”

  “马场?”

  “是呀!过去庄主也曾因为马场的事情繁忙,索性就直接留在马场里过夜。”月儿答道,希望这么说能让悠儿小姐的心情好过一些。

  莫非……他真的在马场?

  因为无法原谅她的欺骗,所以他宁可待在马场,也不想回到“烈云山庄”,不想再见到她吗?

  莫水悠的眼底掠过一抹深深的伤痛,那让她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了。

  倘若他执意躲着她,不愿见她,那该怎么办?

  茫然无措的情绪狠狠揪住了她的心,但过了一会儿后,她的眼底浮现一抹坚定的决心。

  就算他不能原谅她的欺骗,就算他决定……决定不再爱她了,她也要和他把话说清楚!

  尽管一开始,她确实是为了报答荆御风的恩情,冒险来到了“烈云山庄”,但是她对他的感情没有半丝虚假呀!

  他可以不谅解她最初的欺骗,但是绝对不能误会她对他的情意。

  昨夜的一切,是她心甘情愿的,她是真心愿意地将自己的身心毫不保留地交给他,没有半丝后悔,而那和荆御风一点关系也没有。

  倘若听了她的解释之后,他还不能原谅她,还是不想再见到她,那么她……她会自己离开“烈云山庄”,不必让他再委屈地待在马场,有家归不得。

  莫水悠忍着欲泪的酸楚,怀着一抹沉痛的决心,往马厩的方向走去。

  月儿愣了愣,连忙跟了过去。

  “小姐要去哪儿呀?”

  “我要去马场一趟,我有话要和庄主说清楚。”

  “什么?但是这会儿已经入夜了呀!”月儿惊嚷着。

  眼看莫水悠已迳自从马厩中牵出一匹马儿,甚至坐上了马背,月儿急忙想劝她打消念头。

  “小姐别去呀!不如月儿差人去马场请庄主回来吧?”

  莫水悠摇了摇头,态度相当坚定。

  “不,我要直接去见他。”

  倘若南宫烈真的不愿见她,那么就算再多人去请他回来也没有用,说不定还会让他一恼之下离开马场,那她更别想要见着他了。

  “那……再不然……请几名侍卫陪同小姐一块儿前去,路上也好有个照应?”月儿急忙想着法子。

  她既不会骑马,也不敢让悠儿小姐一个人出门,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要她怎么向庄主交代?

  “不用了,我不会有事的。”莫水悠摇头拒绝,倘若真的找来侍卫,说不定他们会拦着不让她出门。

  她的心意已决,今晚一定要见到南宫烈,和他把话说清楚。

  莫水悠没再理会仍试图劝阻的月儿,轻叱了一声,马儿立刻迈开脚步,往山庄大门的方向奔去。

  她一路来到了大门口,对正在值班的两名守卫说道:“麻烦两位大哥开门,我要去马场见你们庄主。”

  “这……”两名守卫一脸迟疑,不敢随便开门放人。

  莫水悠为了能够顺利离开,只好扯谎道:“是庄主要我过去一趟的,有劳二位大哥了。”

  两名守卫心里虽然仍有一丝狐疑,但是这位悠儿小姐是庄主重要的客人,说不定还是将来的庄主夫人,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应该没错吧!

  他们开了门,正想询问怎么没多找几个人沿路护送,岂料她竟突然娇叱一声,马儿立即载着她奔驰而去。

  两名守卫错愕地愣了愣,此时月儿气喘吁吁地从马厩追了过来,正好看见这一幕,急得猛跳脚。

  “哎呀,你们怎么让小姐出去了呢?”

  “可是……悠儿小姐说庄主要她过去马场一趟……”

  “唉,是小姐自己要去的!这会儿夜色已深,万一小姐路上出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月儿担忧极了。

  其中一名守卫率先冷静下来,对月儿说道:“月儿,你快找其他人去追小姐,最好是将她给劝回来,倘若小姐执意要去马场,至少也将小姐平安地护送到庄主那儿去。”

  “对、对,就这么办!”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