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没错……”莫水悠咬了咬牙,硬着头皮继续说道:“为此,我刻意等在你前往‘南宫马场’的必经之路,算准了时机窜了出去,果然如预料地被你带回了‘烈云山庄’,而后我佯装失去记忆,好让我可以顺利在这里待下来……”

  听完了她的解释,南宫烈整个人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

  如果不是她亲口所说,他根本无法相信这竟会是事实,而即使听了之后,他仍是难以置信!

  他望着自己曾经那么相信的人儿,语气沉痛地问:“所以,当初你是刻意要让我的马儿所伤?”

  “……是。”莫水悠低着头,自责得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听见她肯定的回答,南宫烈的神情像是狠狠挨了一记闷棍,一种难忍的纠结痛楚在他的胸口蔓延开来。

  “打从一开始,你就没有失去记忆过?”他开口又问,语气僵硬。

  莫水悠悄悄觑了他一眼,对上他那失望又受伤的眸光,她的心狠狠地揪紧,一方面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儿将一切告诉他,另一方面又极度担忧他会不原谅她。

  “没错……”她脸色苍白地承认。

  南宫烈咬了咬牙,感觉有人狠狠地捅了他一刀,让他的胸口蓦地传来阵阵难以遏抑的痛楚,同时也燃起了熊熊怒火。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她来到他的身边,只是为了报答荆御风,而宣称失去记忆,只是为了博取同情的谎言!

  “你为了荆御风,甘愿冒这么大的风险,即使不小心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南宫烈喝问。

  倘若那时他没有及时控制住坐骑,而是狠狠地冲撞上她娇弱的身子,说不定她此刻早已没命了!

  看来,那荆御风在她的心里占着极重要的地位,否则她怎么会不顾自己的安危,只为了那家伙的吩咐?

  “他究竟要你混到‘烈云山庄’来做什么?”他咬牙切齿地问,声音几乎是从齿缝中迸出。

  “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好一个不知道!”南宫烈并不相信,只当她是为了袒护荆御风,所以不愿意透露。

  “是真的!我是真的不知道他要我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呀!”莫水悠急忙解释道:“我之所以会答应他,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所以才会承诺不论他要我做什么事,我都愿意做!”

  不论要她做什么,她都愿意照办?

  南宫烈黑眸一眯,眼底几乎快喷出了熊熊烈火。

  “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你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安危,不惜牺牲自己,甚至连身子也可以给我?!”他急怒攻心地质问。

  本以为他们之间是两情相悦,想不到竟是他一厢情愿!

  听见他的话,莫水悠倒抽一口气,脸色瞬间刷白。

  “不!不是这样的,我本来早就想要——”

  “够了!”南宫烈叱喝了声,打断她的话。“不用再说了!我不想听见更多的谎言!”

  当初他们的相遇不是一场意外,而她更没有失去记忆,这一切都是精心设计的谎言,都是为了荆御风而做的!

  混帐!该死!

  胸中熊熊燃烧的怒火与妒火,让南宫烈彻底失去了冷静。

  他怒喝一声,一掌击向身旁的木桌,那张坚固的紫檀木桌应声破裂,成为一堆废木。

  他喘着气,用恼怒又沉痛的眼眸望着莫水悠。

  “我承诺过要为你爹娘报仇,我会说到做到,至于你究竟打算怎么报答荆御风,那就随便你了!”语毕,他转身大步往大厅外走。

  “不!等等,你听我说……”

  莫水悠急忙追了出去,但南宫烈的脚步极快,不一会儿已走到马厩,跃上了他的爱驹“逐风”,一路冲出“烈云山庄”。

  望着他决然离去的背影,她心痛难当,泪水也克制不住地滑落。

  一股极度的懊悔涌上心头,她真该早一点将实情告诉南宫烈的,那么或许他现在也不会有这么严重的误会了!

  可是……就算此刻再怎么懊恼,又能挽回些什么?究竟她要怎么做,他才能相信她的一片真心?

  出了“烈云山庄”之后,南宫烈来到了马场,这一待,就是一整日,即使此刻夜色已深,他仍没打算回去。

  回去免不了会看见悠儿,而他实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即使知道她对他说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即使知道她是别有目的地来到自己身边,他却还是没法儿不爱她。

  只是……一想到她为了荆御风,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他就不禁沉痛地闭上眼,胸口狠狠地纠结。

  她……应该是爱着荆御风的吧?

  若不是爱着荆御风,她又怎么会甘冒这么大的凶险,不顾一切也要完成荆御风的吩咐,混进“烈云山庄”中?

  这些日子以来,他对她的关怀、担忧与情意,她全看在眼里,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她的心中可曾有过一丝的感动?还是在暗地里讥笑他太过好骗,从来就不曾怀疑过她?

  南宫烈沉痛地闭上眼,心中虽然对于被她一再的欺瞒感到恼怒,但却没办法真的去恨她。

  他的脑中甚至不断地浮现她的容颜,浮现她的一颦一笑,她忧伤时的蹙眉叹息,她激qing中的娇羞吟喘……

  “可恶!”

  南宫烈低咒了声,大口饮尽一杯酒,又立即替自己斟满一杯。

  混帐荆御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