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就……多谢庄主了。”

  “别庄主、庄主的喊,姑娘叫我南宫烈就行了。不过……我该怎么称呼姑娘?姑娘可还记得自己的芳名?”南宫烈问道。

  “这……我……”莫水悠犹豫了会儿。

  心底的那份罪恶感,让她不想继续欺骗他,可却也没法儿在这个时候对他吐实,这该怎么办才好?

  最后,她折衷地说道:“我只记得……我好像叫……叫悠儿……”

  “悠儿?”南宫烈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在姑娘想起一切之前,我就唤你悠儿姑娘吧。”

  “嗯。”莫水悠点了点头。

  不知为什么,当她听见他用浑厚的嗓音喊她“悠儿”时,刚才心底那阵骚动又再度隐隐掀起……

  “那么,悠儿姑娘,这段期间你就安心养伤,我也会命人去探探消息,说不定能帮你查出你的身分。”南宫烈说道。

  他心想,她的家人一旦发现她失踪了,必定会忧心如焚地四处寻觅,只要他派出手下多加留意,应该不难查出她的身分。

  “那就有劳南宫庄主了。”

  “别这么说,这是我该做的。对了,悠儿姑娘,你该喝药了。”南宫烈朝一旁等候多时的月儿示意。

  月儿立刻端着汤药上前,来到床畔服侍。

  莫水悠喝着那深褐色的药汁,比起半个月前荆御风每日让她喝下的药,这已经算是好入喉的了,但她仍不禁蹙起了眉心。

  就在她努力喝着药之时,忽然感觉有道强烈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抬眼一看,就见南宫烈仍待在房里,并且正望着她。

  一阵燥热蓦地窜起,她的俏颊微微发热,让她的气色看起来更好一些,但同时心里的那份矛盾纠结也更强烈了。

  原本对于荆御风的打算,她毫不在乎,也无意探问,但是此刻她却忍不住猜测起荆御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什么事都不必做,只需要在“烈云山庄”待上一个月,这对荆御风会有什么好处?

  莫水悠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希望荆御风真的不会做出什么伤天害理或是不利于南宫烈的事情。

  但……一想起荆御风那双无法捉摸的眼眸和那透着一丝邪气的笑容,不安的.种.子就在莫水悠的心底萌了芽。

  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暂时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经过一连五日的休养,莫水悠的身子已经好多了。

  尽管因为伤到了肋骨,她的胸口偶尔仍会隐隐作痛,但已不至于虚弱得必须成天躺在床上。

  在这期间,南宫烈曾问过大夫她失去记忆之事,大夫对此显然感到惊讶,毕竟她的脑袋并没有什么创伤。

  在她努力佯装茫然无措之下,大夫猜测她可能是受了过大的惊吓,才暂时忘了一切,并推测她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慢慢恢复记忆了。

  这日午后,莫水悠在房里待得闷了,想一个人到庭院透透气,便要月儿退下去休息。

  过去她爹虽有“铸剑神匠”之名,却崇尚勤劳简朴的生活,因此家中并没有奴仆成群,只有一个名叫碧儿的丫鬟帮着做些劳务琐事,其他大多的事情全靠自己来打理。

  这会儿身边忽然多了个人跟前跟后,让她怪不习惯的,再者,月儿这些天来尽心地服侍照料她,她都不禁替那丫鬟觉得辛苦。

  月儿原先说什么也不肯,她只好宣称想要自己一个人好好地静一静,看能不能试着找回失去的记忆,月儿这才勉强退下。

  此刻,莫水悠独自一个人走出寝房,来到了美丽的庭院中,漫无目的地晃着,任由思绪随意游走。

  过了一会儿,当她猛地惊觉自己的目光下意识在四处搜寻一抹高大伟岸的身影时,心绪不禁陷入一阵纷乱。

  这五日以来,她见到南宫烈的次数不算太多,对此,她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冷落,毕竟身为“烈云山庄”庄主的他,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忙。

  每当南宫烈抽空过来探望她的伤势时,总会用充满关心的眸光望着她,而那双眼眸彷佛就烙印在她的脑海里,总让她在一个人独处时,心思不由自主地飞到他的身上……

  说也奇怪,她在“绝命谷”的那半个月中,每日喝着难以下咽却具有惊人疗效的汤药,心里想的都是爹娘的惨死,整个人沉浸在仇恨之中。

  可是待在“烈云山庄”的这几日,除了仍不时因想起爹娘不幸的境遇而黯然悲痛之外,她的心思有更多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飘到南宫烈身上。

  “这究竟是为什么……”莫水悠轻声低语。

  真要论起外貌,南宫烈虽生得眉目清朗、阳刚端正,但绝对比不上俊美无俦的荆御风,然而,在“绝命谷”的那半个月,荆御风不曾在她的心中掀起半点波澜,但南宫烈却很不一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