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到底为什么荆御风要她这么做?

  她不懂,荆御风也没打算详细说明,只向她保证绝对不会要她做些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半个月前,她在恶人的追杀下,毅然决然地自悬崖跳下。

  原本她以为自己死定了,想不到却落入谷底的一方深潭中,再度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并没有死,还被一名俊美得不可思议的男子给救了。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大名鼎鼎的“绝命谷”谷主——“阎王”荆御风。

  她绝口不提自己的过往,不提自己的身分和遭遇,而他似乎也毫不在意,完全不曾开口过问,只表明了一等她的身子复原之后,就必须离开“绝命谷”。

  然而,在她的身子还没复原时,那两名欲夺取铸剑秘笈的恶人竟找了过来。

  碍于谷口的阵法,他们没法儿进入“绝命谷”搜查她的“尸首”,便在入口处不断地叫嚣。

  起初,荆御风根本没打算搭理那两个家伙,想不到他们最后竟放话说要放火烧了“绝命谷”!

  那番话惹恼了荆御风,也让一向不喜出谷的他,亲自去解决那两名自寻死路的愚蠢家伙。

  据奴仆说,荆御风只杀了其中一人,但那并非是他大发慈悲,而是不想白费力气处理他们的尸首,因此便告诉活着的那人——若不想死,就将尸首给带走!

  尽管荆御风的本意完全不是为她报仇,但是无论如何,他不但救了她一命,还除去了其中一名杀害爹娘的凶手。

  为此,她视荆御风为恩人,而她虽是一介女流,却也明白有恩必报的道理,于是她向荆御风表示愿做任何他所吩咐的事情,算是报答。

  “喔?你真的愿意听从我的吩咐?”荆御风开口问道。

  “是的。”

  听了她肯定的回覆后,荆御风沉吟了一会儿,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闪动着无法看透的光芒,而他的唇角更是隐隐扬起一抹透着邪气的笑。

  “那好,等到你的伤养好之后,只要你能够帮我办成一件事,咱们之间就算扯平了。”他说道。

  而他要她做的,就是设法混进“烈云山庄”,成为南宫烈的客人。

  为此,她在伤愈之后,花了一些功夫暗中观察,得知南宫烈几乎每日都会前往南宫家的马场,于是便守在通往马场的必经路上。

  经过先前的观察,她知道南宫烈的坐骑是一匹黑色骏马,而她也认得了那抹高大威猛的身影。

  刚才她听见一阵马蹄声,远远就认出那抹慓悍的身影确实是他,便看准了时机从一旁窜出来。

  她知道此举相当危险,甚至很有可能会受伤,但是在她的计划中,若是真能受伤,那是再好不过。

  只要她真的受伤了,便极有可能会被南宫烈带回“烈云山庄”疗伤,而如此一来,想要在“烈云山庄”中疗伤调养一个月,应该就不是难事了。

  尽管她不知道荆御风究竟有什么盘算,但是既然他保证绝不是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而她所必须做的事情也只有在“烈云山庄”待上一个月,那么等时间一到,她就能不欠他恩情地离开,然后她就能……

  她就能怎么样?

  莫水悠一愣,一丝茫然蓦地浮上心头。

  爹娘已不幸丧命,她家恐怕也不适合再回去了,那么她该何去何从呢?

  一想到爹娘的惨死,莫水悠在悲愤之余,心底蓦地升起一股坚定的决心——

  等到她偿还了荆御风的恩情之后,她一定要设法查清楚那两名恶人是受了谁的指使,然后不计代价也要那个可恨的家伙受到王法的制裁!

  南宫烈很快地去了趟马场。

  据他的手下禀告,孙立成那个家伙原本对于毒马之事矢口否认,还信誓旦旦地要为所受的“诬控”讨回公道。

  然而一见着他,或许是被他威猛慓悍的气势给震慑住,在他的怒声叱问下,孙立成场当场腿软,一下子就全都招了。

  既然那家伙已亲口承认了罪行,而南宫烈心里又惦挂着家中那名受伤昏迷的姑娘,于是便命手下将孙立成交给官府处置,自己则赶了回来。

  他沿途快马加鞭,一路返回了山庄,而他才刚下马,就瞥见月儿端着一碗汤药走在回廊上。

  一看见南宫烈,月儿立刻走了过来。

  “启禀庄主,那位小姐已经醒了,奴婢正要送药过去。”

  南宫烈点了点头,迈开大步朝客房的方向走去,月儿则小心翼翼地端着汤药跟在后头。

  当他一踏进房里,就见床榻上的姑娘已经自行从床上坐了起来,正靠在床沿,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似是听见房门口传来了声响,她蓦地转过头来,目光正好与他对上。南宫烈望着她的容颜,眼底闪过一抹惊艳的光芒。

  早就知道她长得极美,而她苏醒之后,原本苍白如纸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些,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柔媚,那双翦水明眸更是比他想像中还要美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