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这就是他处理事情的作风——爽爽快快、直截了当,绝不逃避任何的责任与挑战。

  “南宫庄主请稍候片刻,小的这就进去传话。”仆人立即带着那封战帖,转身返回谷里。

  南宫烈在外头一边等待,一边打量着周遭的环境,一双炯炯的黑眸流露出不以为然的光芒。

  这“绝命谷”幽静是幽静,但是身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就该抬头挺胸地待在烈日骄阳下,像这样躲藏在林荫深处算什么英雄好汉?

  南宫烈摇了摇头,再度肯定荆御风是个邪里邪气的怪家伙!

  过了约莫两刻钟,一丝不耐掠过他的眼底。就在他打算再度开口叱喝的时候,方才那名仆人总算去而复返。

  但,却也只有那名仆人而已。

  没看见预期中的人,让南宫烈的浓眉一皱。

  “荆御风呢?”他开口问道。

  “主子命奴仆将这个交给南宫庄主。”仆人说着,恭恭敬敬地奉上一只黑色小瓷瓶。

  南宫烈伸手接了过来,不解地挑起浓眉。

  “这是什么?那家伙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他试着轻晃了晃手中的小瓷瓶,里头似乎装着什么水。

  “呃……这……这个嘛……”

  仆人忌惮地瞥了眼南宫烈随身的钢刀,忍不住悄悄退了几步。

  “什么这个那个的?快说!”南宫烈叱喝了声。性情直率的他,最受不了旁人做事拖拖拉拉、畏畏缩缩的。

  “是!”仆人被他狮吼般的厉喝声给吓得缩起了颈子,结结巴巴地答道:“那……那是……毒……毒药……”

  “什么?!毒药?那家伙给我毒药做什么?”南宫烈的虎目一瞪,不悦的目光质问地扫向仆人。

  “这……主子还有几句话……要小的转告南宫庄主……”仆人又退了几步,一副随时准备逃之夭夭的模样。

  南宫烈的眉头紧皱,直觉不会是什么好话。

  “什么话?”

  “主子说……说他懒得白费力气杀你,要你直接仰药自尽比较省事一些……”说完后,仆人匆匆逃了回去。

  而身后,传来了预期中的怒吼——

  “什么?!那个混帐家伙!”

  南宫烈怒喝了声,将手中的毒药狠狠地摔碎。

  什么叫做“懒得白费力气杀他”?这话简直就是将他给瞧扁了!

  论武功,他们二人应在伯仲之间,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那家伙竟敢这般贬抑他,真是太可恶了!

  满腔的怒火让南宫烈有股冲动想要闯进“绝命谷”里,将荆御风揪出来大战一场,但是他不曾习过五行阵法,知道冲动行事也只是徒劳无功,说不定还会惹来荆御风像看猴戏似地看他在阵法中被困得团团转。

  南宫烈愤怒地咬牙,一掌击向刻着“绝命谷”的石碑。他的内力惊人,那巨大的石碑当场被劈得粉碎。

  “荆御风!别以为你可以永远躲在谷里!我会想出法子破解你的阵法,届时你还是非得跟我一战不可!”

  厉声叱吼过后,南宫烈翻身上马,一边风驰电掣地驰骋,一边在心中发誓,绝对不让荆御风继续逃避,他非要尽快跟那家伙做个了结不可!

  万里晴空下,同一座山林中,再度响起一阵马蹄声。

  远远地,就见一匹栗色马儿在黄沙地上不断奔驰,卷起阵阵尘烟。

  马背上载着一个纤细的人儿,她身穿一袭绦红色衣裳,看起来约莫十七、八岁,有着一张精致绝美的容颜。

  奔驰中,她一双纤纤柔荑紧握着缰绳,力道之大,让她的指节都泛白了,然而她却似乎毫无所觉。

  在那张宛如出水芙蓉般娇美的容颜上,满是悲痛的神色,而那双翦水明眸中更有泪花打转。

  很快地,盈眶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几乎看不清楚前方的道路,幸好马儿挺有灵性,一路载着她逃亡。

  逃亡……

  莫水悠的神色一黯,她真恨这两个字!

  回想起半个多时辰前家中发生的变故,她的眼底就有着浓得化不开的悲痛。

  “爹、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