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映徽 > 斗蛮王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正午时分。

  一匹黑色骏马,顶着烈日在林间畅意奔驰,稳稳坐在马背上的是一名高大慓悍的男子。

  他穿着一袭黑色劲装,浓密的黑发仅以一条皮绳随意地绑在脑后,浑身散发出狂霸不羁的气息。

  骄阳如炙,晒得人体肤发烫,但他丝毫不以为意;狂风呼啸,狠狠刮着面颊,他更是毫不在乎,彷佛愈是置身于充满考验的环境,他就愈是带劲。

  这男子名叫南宫烈,是“烈云山庄”的庄主。

  今年二十五岁的他,长得高大威猛,有着刀凿般的脸部轮廓,一双虎目炯炯有神,那不怒而威的气势,将他的性格表露无遗。

  事实上,他的慓悍威猛可说是完全来自遗传——他的祖父和爹都是骁勇善战的将军,被皇上任命镇守京城。

  在他五岁那年,有一回跟着爹娘出游时,一时兴起,在众人面前打了一套虎虎生风的拳法。

  当时关天齐正好从一旁经过,瞧见了这一幕,惊觉这个五岁小娃儿是个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便收他为徒,将一身功夫全传授给他。

  因此,他拥有更甚于祖父与爹的顶尖武艺,但却宛如一头不驯的猛虎,不喜受到拘束,所以对于当武官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五年前,年方二十的他,远离京城返回东北老家落脚,并一手创立了“烈云山庄”,以经营马场为业。

  短短五年之内,他便成了叱吒东北的马业霸主。

  他对马匹的精准眼光令人佩服不已,而在东北一带,他狂霸刚烈的性情与他的识马能力同样驰名。

  什么“文质彬彬”、“风度翩翩”都跟他完全扯不上边,而由于他的死对头荆御风有着“阎王”的称号,他也就被人称为“蛮王”。

  只不过,他对这个称号很有意见。

  “什么‘蛮王’?真是难听透顶!”南宫烈忍不住啐了声。

  一想到荆御风,他刀裁般的剑眉就不由得皱了起来。

  过去他曾见过那男子几次,尽管两人年纪相仿,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性情。

  倘若自己像一团暴烈的炽火,荆御风那家伙就冷得宛如寒霜,性情邪魅孤僻到了极点。

  道不同,不相为谋。要不是碍于一个多月前师父临终前的交代,他根本就不想和那个家伙打交道。

  “今日就把一切好好做个了结吧!”他一脸认真地低喝。

  个性豪爽直率的他,最不喜欢拖拖拉拉,既然对已经去世的师父有过承诺,索性早点有个了结,而这也是他今日跑这一趟的目的。

  “驾——”

  南宫烈叱喝了声,继续往山谷深处奔驰而去。

  在他想来,那荆御风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怪人,好端端的不住在城里,偏要窝在人烟罕至的山谷之中,还替自己所住的地方命名为“绝命谷”,真不知道那家伙的脑子在想些什么?

  又奔驰了约莫半个时辰,越过几条山涧之后,南宫烈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在刻着“绝命谷”三个大字的石碑旁停了下来。

  他翻身下马,却没有试图一路闯进山谷,因为据说荆御风早已在谷口附近布下了精妙的五行阵法,倘若不是深谙此道之人,根本没办法顺利进入。

  既是如此,他又何必像个傻子一般,白费时间地在谷口兜圈子?

  “来人啊!”

  南宫烈开口叱吼,那浑厚宏亮的声音宛如狮吼,回荡在静谧的山谷之中,当场惊起了一群飞鸟。

  不一会儿,一名仆人匆匆前来探看情况。

  “南宫庄主?”

  这名仆人一向负责到城里去采买物品,曾经见过南宫烈几次,对于这个慓悍威猛的男子印象深刻,因而一眼就认了出来。

  “将这封信交给你家主子。”南宫烈从怀中取出一封信。

  仆人立刻接了过来,一瞥见上头写着苍劲有力的“战帖”二字,仆人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下。

  “告诉你家主子,我南宫烈邀他轰轰烈烈地战一场!谁若是胜了,谁的师父就是武林第一!”南宫烈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