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拾夜 > 找碴虎姑婆 >


  想起两年前她要离开原本的家时,十岁的言立刚紧抿着下唇,眼泪却疯狂掉的故作坚强样,又让她鼻头有些发酸。

  那时候,她真的已经把他当成弟弟了,不过若要认真拿族谱来对照,他是必须要喊她一声小姑姑的。

  回想李大索被抓走后的那两年,在言立刚的“庇荫”之下,言家简直成为沈吉莉的第二个家。

  这两年来,言立刚一有空就跑去找沈吉莉玩,看电影、买衣服、逛街、吃饭什么的,都有她一份。

  由于言兴国每个月都会固定给她零用钱,也严格禁止她私自到外打工,所以没钱的她倒也乐得轻松,虽然言立刚这小子有时候挺烦人的,但幸好他也有识相的时候,除了有些事让她觉得奇怪,像是她从厕所出来时他比喷射机还快别开的眼睛,以及对不准她买裙子洋装这事绝不妥协等等。

  还记得有一次她跟言立芹,也就是言立刚的姊姊借了件洋装,准备国小毕业典礼上与同学演话剧时穿,没想到前一天被他发现,结果洋装被他剪个粉碎,害她只能穿平常的T恤、牛仔裤上台,回去后她气得将他踢出家门,整整一个礼拜不跟他讲话。

  真不懂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有哪个正常的小男孩会痛恨裙子到这种地步?

  除此之外,言兴国对她也很好,她说不想让爷爷奶奶知道妈妈离家出走的事,他也就不通知他们,让她能安心的待在原本的家里。她当然必须待在这里,否则弟弟妹妹回来找不到她的话怎么办?

  言立刚对她的紧密连结好像也是从这时候开始的:言立刚有蛋糕吃,也一定会留下她的一份;言立刚有脚踏车骑,她也会在同时间得到一辆;言立刚买了台电脑,她也就多了台电脑,好让他们在允许的时间里在游戏里厮杀。

  总之,只要言立刚有什么,她就有什么。

  日子过得很快,都两年了,除了弟弟妹妹始终不曾出现外,她的日子倒也过得开心,她以为可以这样一直与言家人快乐的相处下去时,但纸仍是包不住火,思念孙女的爷爷奶奶找来了。

  无法让两位老人家老泪纵横的对着她哭,她只好顺从的收拾简单行囊跟着他们回家。

  爷爷奶奶家离他们那条街有段距离,加上大概是在生她说走就走的气,言立刚整整一年不跟她联络,她回家去整理东西时,他采取的也是视而不见的态度,就连她到言家时也常当她是隐形人,被她狠捶了好几拳后才稍微恢复正常,不过跟她毫无芥蒂的说话还是这一、两个月的事。

  小小年纪就这么倔强,长大后肯定是个狠角色!沈吉莉想。不过他要是识相的话,最好别在她面前耍白目,不然她就把他打飞出去!

  但不是今天,今天她难得打扮得那么美丽又淑女,还是庆贺臭小子小学毕业先。

  好不容易挤过一波又一波的人潮,终于被挤到言立刚的教室,只见教室里也是人满为患,不过言氏一家人倒是在有限的桌椅中占了六张,他们一家五口坐了五张,剩下的一张被言立刚用几张奖状和两座奖杯给占据住,她一进门看见他们,又挤呀挤的挤到最前面。

  原本还用怀疑的目光瞪着她的言立刚在听见父亲的叫唤后,登时双眼像见到双头怪般的惊吓不信,干净帅气的脸庞也苍白不少。

  一见到他,沈吉莉与有荣焉的奔上前去,握住他的双手不停晃动。

  “听说你领了一个市长奖,还有模范生奖、最佳服务奖、最佳人缘奖、贡献良多奖、金头脑奖,真是恭喜你呀,呵呵呵!”她乱念一通自己也不知道对不对的奖项。啊,乱枪打鸟,总有几个中嘛。

  言立刚站起身来。这几年他身高抽长不少,才十二岁就几乎要与十六岁的沈吉莉一般高了,而且有种小大人的气势,令人不敢小觑。

  “死人妖。”轻声的三个字出自言立刚线条冷硬的嘴唇,却像三颗三吨重的石头咚咚咚的落在沈吉莉精心打扮过的身上。

  感觉到空气中的凝结与低温,言兴国连忙打圆场。

  “吉莉,立刚的意思是说你这样打扮很漂亮,是不是呀立刚?”他稍嫌用力的打了下儿子的屁股。

  没想到儿子不但拒绝接收他的暗示,反而义正严辞的对他说:“爸,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现在他才十六岁就打扮成这个样子了,以后怎么办?现在还来得及矫正,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他毁了自己的人生。”

  沈吉莉听傻了。他在说些什么,她打扮成这样子就会毁了自己的人生?有那么严重吗?

  言兴国这下可真是有口难言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当初只是想藉儿子的力量好让吉莉多一份照顾,又担心他知道吉莉是女生后会闹别扭,刚好他也认为吉莉是男的,所以就顺势编出了谎话,谁知道这笨儿子会全盘接收,还认真到现在?这下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我觉得吉莉这样打扮很好看呀!”一旁的罗筱蝶称赞道,不懂儿子为什么突然发起飙来。

  “哪里好看?瞧他留这什么头发,穿这什么衣服?简直跟人妖没什么两样!”他愈说愈大声,引来了四周好奇的目光。

  沈吉莉被他给惹毛了,挥开他的手。

  “臭小子,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我穿这样有什么不对呀?你不要自己有憎恶裙子症就把气出在我身上行不行?要不是看在今天是你毕业典礼的份上,我非狠揍你几拳不可!”臭小子!光长身子不长脑子,她可是女孩子耶,难不成要她一辈子穿T恤、牛仔裤的吗?

  “憎恶裙子症?!谁告诉你我有病的?有病的明明是你!”言立刚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明明就是男生,偏要把自己装得像女生,原本我还期望你会自动好起来的,没想到却愈来愈严重,不但留长发、穿裙子,现在还戴起胸罩了,你知不知耻呀?明明就没胸部——”他双手毫不客气的朝她微鼓的胸部抓去,没意料会摸到比他想象还软的触感让他的话戛然而止,他还不确定的再捏了两下。“你装了水球?”他狐疑的问。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