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拾夜 > 找碴虎姑婆 >
三十一


  无论如何,她恢复正常总是件好事,虽然言立刚还是完全没有想调回来的迹象,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聊些什么。

  言兴国勉强抚平受伤的心,叹了口气。“早知道吉莉会受到那么大的打击,我就不会签下人事命令让立刚到澳洲去了。”

  “他迟早要去的,毕竟他以后要接管你的事业,出国磨练一下是必须的。”

  “这我知道。唉,应该先办完他们的婚礼后再让他们一起去才对。”他懊恼的说。

  现在为时已晚了,儿子叫不回来,吉莉又对他这么无情,他一个人除了唱独脚戏外还能如何?

  言硕农差点被刚吸入口中的烟给呛到,惊异的瞧了伯父一眼。有时候他还真不知道这中年绅士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我以为你要我回来的目的是要我去追求她的?”他当初听到的是这样没错吧?

  “是没错,我以为在他们两个之间加入你这颗变化球,会让他们之间起一些变化的,结果看来似乎没什么用。”他神情显得凝重。

  “你是指事情没照你所想的进展,还是暗指我没用?”言硕农问道。

  “都有。”他这个侄子没什么用。

  “我还没对她施展我的魅力呢!只要我认真,她是绝对没办法抵挡的。”他夸口道,随后又补了一句,“不过我对心有所属的女人没什么兴趣。”

  “我不是要你真的去追她,她可是我们家小刚的,不准你对她——”突然瞄到沈吉莉正往他们走来,他咳了两声。“呃……澳洲那边的营业额下降,的确是个新问题,对这你有什么想法?”他转换表情认真的询问言硕农。

  听到澳洲两个字,原本要来赶他们的沈吉莉立刻竖起耳朵,慢慢收拾起他们桌上的碗盘餐具。

  言硕农皱眉沉思一会儿后,不苟言笑的说:“听说是因为最近惹上联谊的恶习,所以上班时才常常心不在焉,导致办事不力,营业额下降。立刚去那里好像没什么用嘛,说不定还被带着四处联谊咧。”

  言兴国还来不及接话,沈吉莉就重重的将手中的餐具放回桌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言立刚才不是那种人!他做事比你们认真多了,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连娱乐的时间都没有,你们竟然还坐在这里说他的坏话,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她忿忿不平的帮言立刚说话。

  言硕农不以为然的哼了一声。“你又不在他身边,怎么知道他是在联谊还是在工作?”他的语气挑衅。

  “我就是知道!”她气愤的说。“他都没时间跟我聊天了,哪还有空去跟女生联谊呀?”

  “怎么不会?他长得帅又体贴,听说现在的澳洲妞都视这样的亚洲男性为上等货,他又那么年轻,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身为男人的我可不像你对他那么有信心。”

  他愈说,沈吉莉的脸色就愈白。

  她故作镇定的道:“反正我说不可能就不可能,我相信他跟我说的,他不会骗我的。”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早就七上八下的乱成一团了。

  “我也觉得立刚不可能会做那种事。”言兴国的支持让沈吉莉稍稍安心了一些,不过只有几秒的光景。“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最近我打电话到澳洲分公司去时,得到的总是他不在位子上的答案……”他瞄了她一眼,安慰的拍拍她的手背。“放心,我相信他一定是去客户那里走动,不可能是去联谊的。”

  “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现在打电话去问他呀。”言兴国瞧了眼手表。“现在不行,公司里没人了,打他的手机好了。”他将手机拿出来。

  “手机?他有手机了?”他明明跟她说还没拿到公司配给的手机呀!

  “有呀,我们家的人一直都是打他的手机跟他联络的呀。”他说。

  其实立刚三天前才拿到公司配给的手机,而这事实自然是被他刻意淹灭掉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让沈吉莉更加心神不宁了,她若有所思的端起碗盘,默默的退开,走进厨房里。

  “我们这样乱说话会不会下地狱?我觉得她挺可怜的。”言硕农仅存的良心这时探出头来了。

  “不这样不行!”言兴国残酷的说道。“既然我只要她当我的媳妇,就非这么做不可,否则再拖下去,她会老到生不出小孩,到时言家就要绝子绝孙了。”他极度担忧。

  言硕农皱起眉头。“哪会绝子绝孙?还有我呀,我的功能可是完全正常,完全没问题的。”不是他在吹嘘,要不是他的防范措施做得好,现在大概满街的小孩都要叫他爸爸了。

  “这样呀,真为你高兴。”言兴国心不在焉的恭喜他,随后倾身向前,压低音量。“其实我还有个计划,如果成功的话,他们两个也许就能依我所愿的顺利在一起了,不过还是需要借重你的力量。”

  言硕农的浓眉微挑。“伯父的话,小侄怎敢不从?只要别利用我这完美的脸庞去勾引人家,什么事我都愿意。”

  两颗脑袋随即凑在一块,窸窸窣窣的商讨起来,退开时,两人脸上皆带着诡异的笑容。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一阵碗盘落地的碎裂声。

  自餐馆回家后,沈吉莉飞快的跑上楼,跳上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联机。

  一打开视讯,就看旦言立刚伏在案上办公的身影,她马上喜形于色的对电脑屏幕猛挥手,大叫他的名字。

  听见她的声音,言立刚抬起头来,露出温暖的笑容。

  “你还没睡呀?”沈吉莉问。墙上的时钟指着十一点,代表快台湾两个小时的澳洲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等会儿再说。”他说。“你的手怎么了?”他眼尖的瞧见包在她左手食指上的绷带。

  “这个呀,”沈吉莉将食指竖起,伸到网络摄影机前,“晚上在餐馆时不小心打破碗割到的,伤口又深又长。”她将手缩回来。

  他沉默了几秒。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