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拾夜 > 找碴虎姑婆 >
二十九


  更不可能要言立刚帮她开了……他大概也不愿意了吧?想到这,她整个人又变得忧郁起来。

  她已经不打算喝可乐了,可没想到才吃了半部电影的零食,她就口渴了。

  放下零食,她不动声色的拿起唾手可及的可乐,试着将它打开。

  然而五分钟过去,可乐拉环连打开半分的迹象都没有,她的手指却早已伤痕累累。

  厚重的挫败感与口渴让她几乎要哭出来了,就在她打算尝试要用牙齿咬开拉环时,左边伸过来一只手拿过她的可乐,利落的拉开后,放进她的扶手置杯架上。

  沈吉莉怯怯的瞄了一眼言立刚,在纯然黑暗的空间里,大屏幕上的光亮反映在他没有表情的俊脸上,显得有一些冷漠与距离,像是一个陌生人。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喉咙一直在喊渴,可是她却始终无法伸出手去拿那罐打开了的可乐。

  突地,言立刚站起身来。“走吧。”他对张千梅说。

  张千梅连忙跟着起身,跟在他身后离开了电影院,而电影才放映到一半。

  沈吉莉目送他们离开,只觉得胸口空空洞洞的,非常不适应他的冷漠以对。

  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言硕农瞥了她一眼,然后吐出口长气摇摇头。

  “没见过看恐怖片也会哭的。”恐怖片里并未掺杂伦理大悲剧吧?

  沈吉莉对他的揶揄没什么反应,吸吸鼻子后,双手捧起可乐,一口一口的轻啜着。

  今天这罐可乐的滋味复杂,让她喝到了甜味,也尝到了苦涩。

  “对不起。”

  离开电影院后,言立刚找了家咖啡厅,神情落寞又疲惫。

  张千梅坐在他对面,有些提心吊胆的,什么话都不敢说,怕一开口他会说出自己不想听的话。

  她微笑的唇边有些颤抖。

  “不用道歉啦,我也不是很喜欢那部电影呀。”她以为他是为了没将整场电影看完而向她道歉。

  “关于电影的事,我也很抱歉。”他沉静忧郁得令她害怕。“不过我刚才的道歉指的是……”

  “呀!”她慌乱的打断他的话,“你肚子饿了吧?我们叫一份鲔鱼松饼来吃好吗?”不待他回答,她举手招来了侍者,又多叫了份鲔鱼松饼。

  “我看你不用担心吉莉了,她今天看起来挺好的,跟硕农堂哥好像也很有话说,对不对?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感觉起来真的很配——”为了掩饰不安,她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

  “千梅,你听我说……”

  “她好像有胖了一些,你觉不觉得?看来堂哥对她真的挺呵护的,这样不是太好了吗?毕竟她早已到适婚年龄了,堂哥跟她又同年,两个人如果结婚的话,一定——”

  “千梅!”言立刚沉着脸低喝了一声,张千梅心一惊,立刻闭上嘴巴。

  她难过又不堪的低下头,紧咬着下唇。

  “对不起,我……”意识到方才的表情举止太过严厉,言立刚懊恼的道着歉。

  张千梅没抬头,伤心的声音自低下的唇间幽幽飘出。

  “你就真的那么喜欢她?我不行吗?”她抬起脸,祈求又委屈的,眼里泛着泪光。“就算是替代品也没关系,把我当成她也没关系,让我留在你身边,我是真的爱你呀!”她掩面痛哭。

  对于她痛苦的哭泣,言立刚只是看了一会儿,便默默的望向窗外。

  没办法,在他体内完全激不起想要将她拥入怀里呵哄的欲望,不管他怎么逼迫自己,那种感觉就是涌不出来,心里像一潭死水。

  相反的,对于吉莉,光是看着她,满腔的柔情便会源源不绝的涌现,仿佛他的感情与温柔只为她而备,为她而存在,为她而不竭。

  他对其他女人有的只是近乎无情的冷酷,包括所谓的女朋友,他也付不出一丝感情。他总算明白自己是个多可怕的男人。

  可是吉莉已经不在他身边了。

  见他始终没出声,张千梅慢慢的停止哭泣,抽了两张面纸出来拭泪,但他忧郁望着窗外的模样又让她的鼻腔酸疼了起来。

  服务生端来松饼的声响让言立刚回过神来,重新聚集迷茫的目光,见她红肿的双眼盯着自己,他凄然的微微一笑。

  “抱歉。”对她,他再多声的抱歉都是不够的吧?

  张千梅吸吸鼻子,摇摇头。

  “不要再说抱歉了,其实这全是我自找的。”她吐出口长气。“当我跟立芹学姊表示想跟你告白的事后,她就警告过我了,是我不自量力,以为能在她到纽约去的这段时间让你爱上我。”

  “我是喜欢你。”他试着安慰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