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拾夜 > 找碴虎姑婆 >
二十六


  沈吉莉在睡梦中翻了个身,打断了他的思绪,看着她,他唇边不由自主的绽出抹微笑。

  下班回来后再跟她说好了,他相信与他一样,对男女之情缺乏经验的她,对他的感觉也会是相同的,只是尚未发现而已。

  像永远看不厌似的,言立刚又站在床边细细看了她许久后,才进洗手间去梳洗。

  当沈吉莉醒来时,已经将近中午,她怅然所失的坐在静悄悄的房间里。

  昨晚她梦见言立刚吻她,醒来时还很高兴能见到他,结果他早就已经上班去了。

  唉,到底还是个梦,怎么也不会成真的,还是趁他没更讨厌她之前离开吧。

  忍着脑袋里及额上的刺痛,她拖出行李箱,将自己的东西胡乱塞进里头后,坐在客厅的矮桌前写了张便条留言,免得言立刚到处找她。

  吃了最后一碗泡面当午餐后,她就拖着行李离开了。

  下班后,精神一直显得抖擞的言立刚先到超市去买了菜,打算回家好好煮顿晚餐喂鲍沈吉莉。

  当他兴匆匆的提着大包小包回到大厦时,一名守卫面有难色的携住他。

  “怎么了?”看了他的脸色,言立刚心里起了不祥的预感。

  守卫迟疑了一下。“是沈小姐,她中午时把您那里的钥匙交还给了我们。”

  言立刚一怔。“她人呢?”

  守卫摇摇头。“把钥匙拿给我们后,她就拖着行李走了,我们也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他们是不是吵架了?守卫想问却又不敢。

  “是吗……”

  生气离开了言立刚身上,他双肩微垮,缓缓的朝电梯的方向踱去。

  反射性的进入电梯,反射性的按下按键,回到自己的屋里后,是一片空荡安静。

  原来她真的走了。

  他振作起精神,拿着菜到厨房,将东西全放进冰箱里后,吐了口长气。

  没关系,她还会再回来的,她一直都是这样的,根本就不需要为了这点小事而失魂落魄。

  他拉松领带,挽起袖子,回到客厅时,眼角扫到了放在矮桌上的便条纸,马上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拿起。

  ★我搬去言硕农那里住了,昨天跟他聊了一整晚,我发现跟他还满聊得来的,如果跟他交往或当夫妻的话,我应该没问题吧。对了,我一直认为张千梅跟你很速配,她温柔又善解人意,一定可以好好照顾你,你要好好对待人家喔!

  有机会再见。

  去开创人生第八春的吉莉留★

  他无法置信的看着手里的字条,接着忿怒的将之揉成一团扔出去。

  纸团打在墙上又反弹回地板,孤零零的。

  疲倦的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他试图压抑住千百个将她追回来的冲动。

  就算把她追回来了又怎样?她已经写得很明白了,在她心里他的地位有多微弱,连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男人都比不上。

  他的情绪忿怒,思绪凌乱一片,胸腔疼痛得想咆吼、想破坏、想做一切事情,只要能让他的胸口不再痛。

  但他什么都没做,只是陷在沙发里,放任所有情绪的冲击、侵袭。

  门铃声打破了室内的安静。

  吉莉!他飞快起身冲向大门。

  门被拉开的速度,快得让门外的张千梅吓了一大跳,不过言立刚失望的脸色立刻又让她受了伤。

  她勉强挤出笑容。“客户的家刚好在这附近,所以想来碰碰运气看你在不在。”她说。“吃过晚餐了吗?”她关心的问。

  才问完,她整个人已经被他紧紧的拥进怀里了,有些错愕与惊慌,却又贪恋着他怀中的炽热。

  “留下来。”他像只负伤的野兽般低咆着。

  就认识他以来,他对她一直是疏远且有礼的,是她见过最自制与自律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失控?

  张千梅直接联想到沈吉莉。他跟她之间发生什么事了吗?

  在他胸前,她悄悄漾开一抹微笑,温柔的抬手抱住他。

  “好,我留下。”

  就算会被说趁人之危她也不在乎,只要能得到他,她什么都不在乎。

  言立刚低头粗暴的吻住她,张千梅承受他的粗暴时将他推进屋里,反手悄悄的关上大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