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拾夜 > 找碴虎姑婆 >
二十五


  “又没有血缘关系。”她摇摇头,有些茫茫的感觉。

  “那就更难得了,没有血缘关系,言立刚还能如此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真是满令人感动的。”他同情的说。

  因为言立刚的关系,沈吉莉这三个字在他们家族里可说是如雷贯耳,有关她的麻烦事常常三不五时就耳闻一遍,每当这时候,他感兴趣的不是沈吉莉又惹了什么麻烦,而量言立刚如何解决了她惹出的麻烦。

  “那是因为他答应言爸要照顾我的,而且他还保证过,不管我要他做什么他都会做。”沈吉莉得意的说。关于这一点,她相信连张千梅都会嫉妒她的。

  “那他会交女朋友的原因,一定是因为厌烦老是帮你收拾烂摊子了。”他淡淡的对她投出一颗炸弹,然后看着她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在脸上。

  沈吉莉觉得心脏好像停止跳动了好几秒。她从没认真想过为什么言立刚会突然想交女朋友……难道真是因为这样?他对她厌烦了?惊慌的感觉让她的思绪变得紊乱,她又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不可能的!他从没这样对我说过。”这人为什么一直说一些破坏她跟立刚感情的话?

  “他是个重承诺的人,所以用行动代替言语也不是不无可能的事。”

  沈吉莉又受了次打击,她动摇了起来。

  会吗?言立刚真的是因为厌烦她了,又说不出口,所以才会交女朋友来跟她抗议?她真的给他惹了太多麻烦了吗?

  最近期的有去纽约的事。她一说要去纽约便开始收拾行李,一点也不给他否定的机会,现在想起来,机票跟纽约的住所都是他帮她打点好的,临行前不但塞了张五千美金的支票给她,还拜托杰森照顾她。

  一声不响的回来后,还丢了一万美金的债务要他去帮她还,还厚脸皮的赖在他家不走……

  更之前还有偷牵小牛回家的事,跟老婆婆的不肖子打到警局的事,把香肉店里的狗偷偷放走的事……

  当美发师是吉士的心愿之一,她知道后,强迫言立刚当她的实验品,让他顶着狗啃般的短发过了两年,他还赞她剪得很好看……

  她怎么会跟他变得这么密不可分的呢?记得小时候她还曾经想杀了他泄愤呀!

  “你会把自己的女朋友看得比从小一起长大的死党还重要吗?”她突然问。没办法,现在能请教的人只有他了。

  言硕农不假思索的点点头,让她后悔问了他。

  “死党怎么比得过自己的女朋友?我就不会想跟死党上床呀,女朋友除了可以谈情说爱以外,还可以玩限制级游戏呢。”他邪邪的笑了起来。

  沈吉莉赏他一个大白眼。“言立刚跟你不一样,他不可能跟张千梅做那件事的!”

  言硕农收起嘻皮笑脸,倾身认真的对她说:“只要是男人都会想,除非他——不举。”

  “你少胡说,言立刚健康得很!”她想也不想的就替言立刚反驳了。

  言硕农的表情又转为暧昧。“你看过呀?”

  随着他的话,言立刚裸体的模样在沈吉莉脑中不期然的浮现,她尴尬的羞红脸。

  “当……当然!”耳根发烫的她倔强的昂首。小时候她曾跟他一起洗过澡,当然看过!

  “那就好。”

  他又突然冒出这令她摸不着头绪的话,气得她再也不想跟他说话,一个劲儿的喝匪泄。

  她好像自己一个人把整瓶红酒全喝光了,等清醒一些时,她已经痛苦的趴在马桶上大吐特吐了。

  而现在她则是没用的躺在床上流着泪。

  看来言硕农说的是真的了,立刚已经厌烦她了,而她竟然还不自知的大肆诅咒张千梅,认定她才是介入他们之间的第三者,其实她才是真正的第三者才对。

  她怎么会惹人厌恶到这样的地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立刚在她心里的重量任何人都比不过,她不要他再继续讨厌她,她不要。

  还是走好了,将这里还给他跟张千梅,这样他应该会开心点吧?

  这样做是对的,她如此确信,可是,为什么她的眼泪还止不住呢?

  天才方亮,言立刚便已起身。

  悄悄打开卧室的门,定到床边,看着沈吉莉熟睡的脸,毛巾早在她翻身时掉到了一旁。

  她似乎睡得不好,睡梦中眉头仍是紧锁着。

  他伸出手,轻轻的揉开她眉间的皱褶,然后倾身,轻轻的在她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他后悔了,不管他曾经对老爸许过什么承诺,他已经不打算遵守了。

  他不想失去她,她和言硕农去了一个小时也好,一个晚上也行,他都无所谓,只要她愿意留在他身边,他怎样都无所谓。

  他也不在乎辈份问题,或她惹麻烦的能力,尤其是年纪,反正一直以来他都是两人中比较成熟的那一个,少了她,他还会嫌生活太过索然无味呢。

  小心翼翼的拨开她额前的一缯发丝,他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她。

  他爱着她。发现这个事实后,对张千梅愧疚的心情便油然而生。

  千梅应该能谅解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