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朱拾夜 > 找碴虎姑婆 >
十四


  “言先生,可以耽误你一点时间吗?”

  言立刚心急如焚,只想赶快上楼确定她有没有回来。

  “对不起,我有点急事,待会儿再下来好吗?”他脚步不停的朝电梯走去。

  守卫不死心的又在电梯前挡住他。“只要一分钟。”

  见守卫没放人的迹象,电梯又要一些时间才会停回一楼,言立刚深吸了口气点点头。

  守卫松了口气。“是这样的,有位小姐……就是昨天您父亲打电话来关切过的那位沈小姐,今晚又提着行李来了,本来我们是不想让她上去的,可是她又打电话给您父亲,不得已之下,我们又让她上去了。”他带着歉意解释道。

  言立刚长得很帅,既年轻又风度翩翩,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言氏企业接班人,虽然他们这栋大厦以管制出入严格著称,但还是有许多上流名媛或女影星、歌星不怕碰钉子的到这里来指名找他,连谎言都可以轻易的脱口而出。

  在初搬到这里来时,言立刚就再三叮嘱过,除非经过他的允许,否则绝不可以放任外人上楼去打扰他,即使是大厦的其他住户也一样。

  可是,对方是言氏企业的总裁、言立刚的父亲,而他只是大厦守卫,实在是得罪不起,现在只希望“真正”的住户别跟他这小守卫计较了。

  听了他的话,言立刚挂在心头大半天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连他父亲又出卖他的事都忘了,哪还会跟他计较?他还想将这满脸歉疚的守卫给抱起来狠亲几口哩!

  拍拍守卫的臂膀,由衷的道谢后,他踏进电梯里。年轻的守卫站在关上的电梯门外,对他的兴高采烈不太能理解。

  一到十八楼,言立刚飞快的冲出电梯,一看见曲起脚坐在门旁的沈吉莉,一股难以言喻的燥热感从心底直冲脑门。

  听见电梯门开启声响而抬头的沈吉莉,看着他一步步的逼近,忍不住鼻头又开始发酸,立刻别开头去,免得让他看出自己的狼狈。

  “你别以为我爱来这里,其实吉士跟吉娜看到我都开心的不得了,一直央求我在他们家里住一晚,可是我只有一个人,没办法同时住在两个家里,所以才会忍痛又回来这里的,你别会错意——”她的声音埋没在他起伏剧烈的胸前,嗅着熟悉的味道,她的眼泪又不争气的冒了出来。

  “我知道,我知道,不要说了。”他抱紧她,只觉得胸口闷痛得厉害。

  她的眼睛还是红的,分明才哭过不久,还要逞强说那种话,是故意要惹他内疚心疼的吗?

  她受了多少委屈、吞了多少眼泪,他都知道,她就是这个性不好,总是太为别人设想,却又学不会对自己坦诚,他还会不了解吗?

  在他怀里放肆的大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转为哽咽,然后又不好意思了起来,沈吉莉推开他。

  “你进去睡觉吧,我也想睡了。”她鼻音浓厚的说,回避他的目光抹去泪水,动手拉开行李,想抽出里头的厚外套。

  “你做什么?”言立刚看着她的动作。

  “睡觉呀,我总可以在你的门外睡觉吧?”总算抽出外套,她将之铺在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打算就这么躺下去睡觉。

  言立刚硬是把她给拉起身来。

  “我怎么可能让你睡在外头?”若任她在这里睡上一晚,隔天她不感冒才怪。

  “那我到楼下去睡。”她弯腰要捡外套,立刻又被用力拉直身子。“会痛耶!”她红肿的眼睛瞪了他一眼。这个人一点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怎么可能还交得到女朋友?而她那么温柔却没有一个男的愿意来追她?

  言立刚放松了手的力道,却没放开她。“进去屋里睡。”

  吉莉用力从他的掌握中挣脱出来。“那怎么行?你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要是让她知道我跟你共处一室,还又过了一夜,那她会怎么想?”她将头往旁一撇。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只要我跟她解释清楚就投事了,千梅是个很明白事理的女孩子。”他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旋即想到一件事又回过身来。“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不开门的吧?我记得你身上也有这里的钥匙。”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忸怩了?或者还在跟他赌气?

  “当然呀!”她理直气壮的说。“我也是个很明白事理的人,怎么可以做出让人家女朋友误会的事情呀。”

  她等待着,却迟迟等不到他的辩解,忍不住撇回头,却发现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正牢牢的盯着她瞧,像要把她看个透彻般,害她的心硬生生的漏跳了好几拍。

  “怎……看什么看呀?”她努力压抑自己狂乱的心跳,怎么也无法再与他对视。

  她突然想起自己为什么提出那个无理的要求了——

  当时她已经是高三生,被联考压得喘不过气来,K书K得肝火上升,长了满脸的痘子,让她心情恶劣至极。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却接到暗恋的学长跟别人求爱成功的噩耗,马上将她考上大学的喜悦给冲刷得一干二净。

  失恋又满脸豆花的她骑着脚踏车到言家,准备找言立刚好好出去疯狂发泄一番,却又好死不死的遇到他与一个女孩站在家门口,那女孩很大胆,连言家在哪里都知道,而且正在跟言立刚进行告白的动作。

  好险,他最后还是拒绝了那女孩,也就是那时候,她才头一次正视他正逐渐成长成一个男人的事实。

  当时才国三的他已经有一七六公分高了,不但相貌端正,书也念得好,球也打得棒,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稚气早已在他身上消失无踪,才几年,他就从稚气未脱的小男孩蜕变成大男生了,而且还长得气质脱俗、俊朗迷人,魅力大到引来了一堆苍蝇蚊子到家里来跟他告白。

  他“进化”的速度快得令她心惊,反观她,高中就停止长高了,虽然考上了大学,但也长了满脸豆花,而且十九年来,除了暗恋别人外,没有任何一个异性跟自己告白过。

  真是可悲又可耻的青春岁月。

  在这种悲愤难平的情绪下,当她坐在脚踏车后座,一手揽着他那因打篮球而变得结实的腰腹时,她提出了要求。

  “喂!你答应我一件事。”她在他背后喊。

  “好!”他也没问是什么事,便一口答应。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