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悍女降龙 >


  姜凯茵故意轻叹一声,才带着无奈的口吻说:“少凡他前天到欧洲去了,大概还要一个星期才会回来,我们本来很反对他选在这个时候到欧洲去,反正也不是急在一时的事,但他却坚持成行,说什么新娘有手有脚,自己会来,家里又有这么多人,还怕没人招呼她不成?!何况,如果刚进门就这么不懂得体贴丈夫的辛劳,乖乖地顺从听话,那他又何必费了一年的时间,千挑万选地选中这个出了名的柔顺小女人呢?”

  看着谷心萝那快冒出火来的双眸,姜凯茵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收到百分之百的效果了,不禁很满意地笑在心底。

  “这个该杀一百次的可恶男人,看我怎么对付他!哼!”谷心萝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其实你也不要责怪少凡,他也是迫于无奈,唐家有两条不成文的家规,要他们一定得在三十二岁前找到新娘,而且一定得是中国女孩,否则就是大逆不孝,而少凡本来就是个抱持不婚主义的男人,他是迫于无奈才出此下策的,所以……”

  “他迫于无奈?那么……我就应该活该倒霉当那个可怜的牺牲品吗?”

  就如姜凯茵所预期的,听完唐少凡非娶谷心芸的原因后,谷心萝非但没有因而软化态度,反而更加怒不可遏。

  这样才像谷心萝,和少凡才相配嘛!

  姜凯茵因“阴谋”得逞,非常满意地笑在心里,只是她很小心,没让谷心萝发现她的“心事”。

  “唉!别生气了,少凡这个星期不在,我们正好可以乘机掌握绝对的优势,是吧!”姜凯茵闪动着慧黠的眼珠子,巧笑情兮的对谷心萝说道。

  谷心萝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幽默机智不减当年,却平添许多女性柔媚的美丽女人,真会是她所熟悉的大女人姜凯茵?!

  “怎么了?”

  谷心萝一阵困窘,不禁双颊微红,干涩的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似乎变了,和我所熟悉的你,似乎有些不同。”她老实地说出心底的疑惑。

  “茵茵,迪迪,原来你们在这儿,害我找了老半天,还以为你们上哪儿去了呢!”

  唐少凌气喘咻咻地朝他们直奔过来,当他瞧见姜凯茵的瞬间,脸上原有的担忧立即被热情帅气的笑容所取代。

  他总是如此出类拔萃,英气逼人,随时散发出一股咄咄逼人的男性魅力,尤其当他和姜凯茵两人并肩站在一起时,那幅画面简直要教人发出无言的赞叹,真是太相配了。

  原来唐少凌是这么的出色而吸引人,尤其他那双深邃而有神的黑眸,闪烁着对娇妻深爱的目光,真会让全世界的女人都不由自主的融化在他那浓烈炽热的温情中,难怪一向眼高于顶,视男人为仆役的姜凯茵,会摘下不婚的冠冕,心甘情愿地为他走入婚姻的牢笼。

  唐少凌这才注意到谷心萝的存在,连忙向怀中的爱妻问道:“茵茵,这位是?”

  姜凯茵这会儿才想起唐少凌和谷心萝素未谋面,她眼底流窜过一抹难言的笑意,轻轻柔柔地为他们介绍。

  “这位就是谷心芸;心芸,这位是少凌,少凡的大哥,也是我的老公。”

  她巧妙的向谷心萝使了一个会心的眼色,谷心萝也用只有她们俩才懂的“秘密语言”,向姜凯茵投递感激之情。

  “原来你就是心芸,欢迎你加入唐家这个大家庭,来,我们快进去,大家都在等你,准备为你开欢迎会呢!”

  唐少凌的眼中有着露骨的欣赏,很显然他对谷心萝的第一印象相当好,直觉她和唐少凡很登对、很相称。

  而他方才说的话也是真的。今天,唐家除了唐少凡外,一大家人全都刻意留在家里,等待这位全世界最后一位小女人的到来。

  只是,唐少凌看着谷心萝那双充满生命力和朝气活力的眼睛,还有那一脸和姜凯茵有几分神似的桀骛不驯,怎么看也不像唐少凡所形容的温婉顺从、闭月羞花的模样呀! 

  望着一脸不解的唐少凌,两个共谋的女人不禁互相投以会心的笑意。

  然后,姜凯茵开口提醒老公:“好了啦,我们快进去吧!大家可都等得望穿秋水了。”

  姜凯茵一句话让想心事出神的唐少凌回过神,他一副大哥的架式,引领着谷心萝走向大宅,心中还是不停思索着方才的疑问。

  姜凯茵则用一种淘气和赞许的眼神,欣赏着自己这个观察力敏锐的老公,她知道唐少凌已经起了疑心,不要多少时间,他就会想通她们的计划了,而她正在心底盘算着,到时要如何封住老公的口,说服这个手足情深的好哥哥投到她们的阵线联盟。

  ############

  就如唐少凌的反应一样,唐家一大家子人看见谷心萝时。先是为她那出众的美貌而惊叹,紧接着便发出和唐少凌初见她的一样的疑问——

  她真是个乖巧顺从的小女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