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烈火青春Part1 >
三十二


  六个年轻人动作整齐划一的围坐在会议桌旁,开始大块朵颐,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琉璃还好吧?”展令扬明明满嘴起司蛋糕,却依然能字正腔圆的提出问句--这也是他的特长之一。

  “嗯!情况相当稳定,只要好好静养,应该会没事。”

  接着,雷君凡开始做演示文稿。“戴门.布朗出身有名的政治世家,他的父亲老约翰就是政经两界的大老,戴门的妻子蕾安也是政治名门之女,所以凯文和琉璃的胜算非常小,单是护照和出境就是一个大问题,即使顺利出境,只怕追兵马上找到他们,所以一定得想个“永绝后患”的方法才行。”

  雷君凡口中的“老约翰”全名是约翰.布朗,只是人们都习惯称他为“老约翰”。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有三项,第一就是得找出布朗夫妇的致命弱点,才有筹码和他们谈条件,第二就是得设法找到凯文,把他救出来,第三就是护照和出境的问题。”

  展令扬笑着一张幸福满足的脸,喝着香喷喷的咖啡,一点也不像是说出这一堆话的人。

  其它人也没有比他正经到哪里去,像正在说话的向以农就是一例。“护照我是可以弄到手,问题是弄来两本护照让他们顺利出境,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交给我吧!”南宫烈自告奋勇的说。“不过以农得先替我弄几件老约翰的内裤来才成。”

  “你有病啊?”

  南宫烈话才出口,五个好伙伴便异口同声的赏他这么一句。

  南宫烈摇晃着手上的特制扑克牌,笑眯眯的为自己辩白。“有病的不是我,而是我那个老顽童外公。”

  在场的人都知道,南宫烈那个犹太籍外公,不但是美国有名的石油大王,而且和老约翰一样是美国政经两界举足轻重的大老,最重要的是他和老约翰从年轻时代就是出了名的冤家,不管于公于私都是,而且彼此都对这样的关系甚为满意,乐此不疲。

  “了解,我明天就偷来给你。”向以农立刻答应。

  其它人也全数通过。

  其实他们六个人都知道,想弄到护照并不是非得靠南宫家的政治势力不行,之所以决定这么做,最主要是因为顾及南宫烈的外公和布朗家的交情,所以让南宫烈去向他外公打声“招呼”是必要的。

  “现在已无后顾之忧,你可以把全盘计画说清楚了吧?”安凯臣看向展令扬,代表大家发言。

  展令扬正狡滑的拦截曲希瑞即将入口的蛋糕,笑呵呵的吞进自家肚子,一点也没有把曲希端的“白眼”看在眼里,还给他一个“大男人为一口蛋糕变脸多丢脸”的表情。

  不过曲希瑞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就扳回一城,只见他从容不迫的拉扯展令杨端着咖啡杯的手,为他即将就口的咖啡“代劳”啦!

  “即兴表演”结束后,展令扬才言归正传。“关于戴门和蕾安的弱点,戴门可从税务方面下手,而蕾安嘛!就从她的情夫着手。当然,还得打探出凯文被监禁的地方,等第一部分的工作完成后,接下来便是同时进行营救人质和谈判的工作,接着就是凯文和琉璃重逢、双双出境,然后就大功告成啦!”

  困难重重的大挑战从他口中说出来,似乎变得如反掌般容易。

  “工作分派呢?”

  就像往常一样,大伙连想都懒得想就直接跳到下一个步骤--展令扬的计画何时出过问题!

  “以农先去把老约翰的内裤偷来给烈,等烈回家打过招呼后,凯臣和烈就一齐去打探凯文被关的确实地点。”之所以这么安排是因为这工作得靠南宫烈的第六感,而安凯臣则是全世界最强最可靠的保镖。

  “以农负责去搞定蕾安,顺利的把她和情夫偷情的照片拍回来。”这项工作再也没有人比擅长“骗人+易容+开锁+摄影+偷A”的向以农更能胜任愉快。

  “君凡则和我一齐去挖戴门的税务机密。”这也是一对“最佳拍文件”,擅长侵入计算机、窃取机密资料的展令扬,加上财务专家雷君凡,保证能以最短的时间,取得最精简、最有效的关键资料。

  “我呢?”曲希瑞终于忍不住追问。从一开始他就发现,展令扬这整个计画似乎把他摒除在外,现在,工作分派至此他更加确信。

  “稍安勿躁嘛!”展令扬爱捉弄人的本性又跑出来了,他像色魔般抓住曲希瑞,那样横着看、竖着看都有八分像“xx”。

  “你只要再靠近我〇.一公分,我就真的亲你。”对付展令扬,曲希瑞比向以农高杆多了。

  只是展令扬又比他“贼”了一些,马上就采取行动。“那我就先下手为强!”

  说着他真的赏了曲希瑞一个“二硫碘化钾”--在脸颊上。

  曲希瑞没料到他会来真的,当下红了双颊,看得向以农拍案叫绝,笑翻了天。

  “你的口水快滴下来啦!”幸好还有一个安凯臣够朋友,替曲希瑞将了向以农一军。

  向以农下意识的伸手去触摸自己的下巴,那动作看来十分滑稽,这回笑的人是雷君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