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烈火青春Part1 >
三十一


  结果,那几位自认枪法不坏的老兄,不但未能如愿的破坏大门的锁,反而每个人的臂部都被红外线扫描,霎时发热冒烟,连他们的车子也未能幸免于难,被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喷枪迅速“改装”,由黑色变成绿色,看起来挺像“忍者龟”的造型,相当抢眼。

  虽然他们真的很不想坐进“改头换面”的“忍者龟号”里,但为了保命只好委屈一下,争先恐后的钻进车里,逃之夭夭。

  向以农还很好心的利用安装在外头的隐藏式照相机,替他们拍了一张照片留念。

  在曲希端的全力救治下,那女子安度危机,母子平安,现在正喝着曲希瑞为她冲泡的牛奶。

  “我叫琉璃,是……”她欲言又止,显得相当为难。

  “不必勉强,等你想说时再说吧!”曲希瑞量了她的血压后,很满意她的现况。

  他的温柔和体贴让她双眼再度红热起来;既然已把他们拖下水,为了他们今后的安全着想,她决定说出事情的真相,好让他们有所防范。

  “请把你的朋友都叫进来,好吗?”她不知该如何称呼他。

  “曲希瑞,叫我希瑞。”

  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柔弱少妇,从在街上的第一眼就深深的攫住了他的注意力。她看来不过二十三、四岁,是个道地的中国女子,还是个孕妇,怎么会被追杀呢?他迫切的想知道原因,然后全力去保护她。

  “希瑞!”她轻轻的唤道,感到胸口有点发烫。

  曲希瑞保护她的决心在她的叫唤后,显得更加坚定。

  待其它五个“识相”的好友全数进来,彼此互相介绍后,琉璃便开始诉说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首先,我必须向你们道歉,把无辜的你们卷进这场风波之中。”她深吸了一口气,才进入正题。“我是现任国会议员戴门.布朗的众多情妇之一,原本是没什么事的,直到我怀孕--”她觉得眼眶更加灼热刺痛。“四年多前,我在一条黑街被戴门看上,从此便成了他的情妇,他照顾我的一切生活起居,但我却--和他的儿子凯文谱出恋曲,孩子……是凯文的……”

  说到这儿,泪珠夺眶而出,曲希瑞适时为她拭泪,让她的芳心为之一悸。

  在曲希瑞无言的鼓舞下,琉璃接着说:“戴门与他妻子知道这件事后,便想把我和凯文分开,凯文计高一着先行带着我逃家,却不幸被捉住,凯文命令我无论如何得逃走,为了他、为了孩子,情势逼人,我只好听他的话独自逃命,凯文便被戴门的手下捉回去了。我只能拚命逃,因为我知道一旦被抓到,我和宝宝都会没命,而凯文他--”她咬紧牙根继续说下去,“凯文自小对从政就没兴趣,在双亲的强烈反对下选择了学术研究的工作,上个月他接获澳洲一所大学的邀聘,决定带我一起逃到那边去定居,没想到就差那么一步……因为我怀孕的秘密泄漏出去,而被戴门和他妻子知道了一切,结果……对不起,把你们牵扯进来……”

  “好了,别再说了,你该休息了,其它的等你醒来再说,OK?”曲希瑞温柔却不容反对的强迫她躺下来休息。

  琉璃表现得很合作,双眸却充满歉意。“真的很对不起……”

  曲希瑞轻握着她颤抖的手,示意她闭上双眸。“别再胡思乱想了,相信我,一切会没事的,你快睡,听话。”

  她含泪凝望着他,或许是已经彻底绝望了吧?否则她怎么会对一个十八、九岁少年所说的安慰话深信不疑?!

  不!不是这样的,她知道自己是打从心坎里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虽然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在曲希瑞湛蓝的眸光凝视下,琉璃安心的睡去,她真的太累了。

  确定她熟睡后,曲希瑞替她盖好被子,又替她量了一次体温,才悄悄离开医疗室,去和不知何时已先行离开的伙伴们会合。

  果然如曲希瑞所料的,五个好伙伴已全部聚集在二楼的会议室,开始进行各种行动。

  展令扬坐在计算机前不停的搜集资料,雷君凡则坐在展令扬身边,负责“速读”从雷射印表机印出来的一大叠档案文件,安凯臣和向以农在另一个角落擦拭着各种枪械武器,南宫烈则坐在桌边忙着占卜。

  曲希瑞好生感动,却又为无端拖大伙下水感到过意不去,满心歉疚的开口道:“我……”

  “别说废话了,我们还在等你的点心和饮料呢!”背对着他的展令扬先声夺人的抢白。

  其它人也是个个一副悠哉貌的投给他一个“同感”的笑容。

  曲希瑞窝心极了,轻吐了一口气,笑容可掬的说:“知道啦!马上就好,起司蛋糕和维也纳咖啡如何?”

  “通过!”

  气氛又回复到他们所习惯而熟悉的轻松自在。

  当曲希瑞端着起司蛋糕和六杯维也纳咖啡进入会议室时,所有的前置作业正好也告一个段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