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烈火青春Part1 >


  说着,向以农自草坪上一跃而起,摆出备战的架式。

  展令扬也相当干脆,紧跟着摆妥迎战的姿势。

  一场打斗眼看就要展开,而旁观的四个人,却没有一个人挺身出来阻止这场争斗,反而个个都一脸兴奋和期待,甚至还把他们当赌注的对象,在那儿讨论得不亦乐乎!

  首先发起的是南宫烈。“要不要赌赌看谁会赢?!”

  第一个附和的自然是他的“赌桌拍档”雷君凡。“我赌平手。”

  “我也是。”

  安凯臣和曲希瑞不约而同的表示意见。对于这个不谋之巧,安凯臣和曲希瑞不禁互视而莞尔--

  果然有默契!

  “你自己呢?”雷君凡反问“庄家”南宫烈。

  南宫烈颇有深意的一笑,才说:“我还是不要加入比较公平,对吧!”

  “可是我很想知道你的答案呢!”雷君凡会意的笑道。

  按捺不住满心好奇的好奇宝宝安凯臣和曲希瑞连忙追问:“烈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才能?!”

  南宫烈和雷君凡互看一眼之后,雷君凡才颇具玩味的揭开谜底,“这个小子天赋异禀,第六感特别灵,在赌桌上向来无往不利,除了有计画的放水、败阵之外,到目前为止,在赌桌上还未尝过败绩,够厉害了吧!”

  “的确!”

  又是一个怪胎!

  这是安凯臣和曲希瑞此时共有的想法。

  “那--”

  安凯臣的话还没来得及问完,展令扬和向以农已在那儿你来我往的打个没完没了,将他们四人的注意力拉了过去。

  “臭小子,延续刚才的赌局;赢了的话,我要你的吻!”向以农又激动的宣告战利品。

  他就不信凭他的拳法当真揍不到这个生得一张让他爱不释手的俊脸的怪家伙!

  相对于他的志在必得、气概万千,展令扬还是一副无关紧要的神情。“行!只要你够本事的话。”

  “那咱们就走着瞧吧!”我就不信你那张笑脸永远都不会变色!向以农的企图露骨的写在脸上。

  明白他那明显企图的四个“观众”,则一副等着看好戏的神情,此时此刻,他们四个全都一面倒的希望向以农会赢--

  绝不是他们讨厌展令扬什么的,而是因为他们和向以农一样,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当那个老是笑眯眯的小子,连揍人也照笑不误的怪胎被人揍到时,是不是还会维持那张笑脸?!还有,当向以农向他索取“战利品”时,他又会是什么表情?!当然,他们也很想知道,向以农真的会吻他吗?!

  这些问题个个都诱惑力十足,让他们肚子里好奇的虫宝宝们全都兴奋到极点,所以,绝不是他们讨厌展令扬,才希望他输的啦!

  “姓展的,你注意啦!”

  来势汹汹的向以农一副不揍到他死不休的表情,以快如闪电的动作朝展令扬那自负的下巴猛力一挥--

  在他的拳头即将吻上展令扬的下巴之际,向以农倏地双眼发亮,透出诧异难解的光芒,同时将拳头的力道减轻许多--究竟,他还是舍不得那张他心中的“最佳男主角”脸蛋--接着,他的拳头便吻上了展令扬的下巴。

  包括出拳的向以农在内,几个好奇宝宝全都睁大双眼,想看清楚展令扬被揍那一剎那的表情--虽然他们都知道展令扬是故意“放水”的,但那已不是重点!

  只可惜,展令扬就是不肯如他们所愿,当下巴被拳头吻上的同时,他旋即分秒不差的将自己的脸侧向他们看不到的方向去,因此,一群想“捕捉一剎那”的“同好们”,只好空欢喜一场的坐看期待落空,唉!太可惜了!

  不过,接下来将要发生的“趣事”,很快又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重新振奋起来。

  不等展令扬从草坪上站起来,向以农便以骇人的语气说话了。“既然你故意放水,那么我就不客气的索取约定的“战利品”啰!”

  言下之意就是:吻定了!

  几个满心好奇的“观众”全屏气凝神的注意展令扬的反应。

  出乎意料的,展令扬竟坐在草坪上,发出令人不安的笑声,按着才潇洒帅气的自草坪上一跃而起,维持着那张兴奋的笑脸,出其不意的扑向向以农,眼神暧昧的瞅住他,双手更紧紧的绕过他宽厚的双肩,勾住他的颈项。“太好了!打从一开始,我就一直想尝尝和你“打ㄅㄜ”的滋味,只可惜前一回失败了,这次我不会再错失良机了,呵呵!”

  那两声“呵呵”实在够教人全身发麻、血液顿时冰到最低点。

  “你……别又想故技重施,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向以农力持镇静的态度。

  冷静!这小子八成又想耍我了!

  虽然以他那善于视破别人演技的雪亮双眸所做的判断是这样没错,但这小子的演技也实在太逼真了,简直已到了“几可乱真”的地步。

  谁知展令扬又暧昧的“怪笑”两声,圈住他颈项的劲道更加重些。“既然你这么想,那就快吻我吧!”

  语毕,还不忘坏心眼的朝向以农拋了一记足教人吐上三个黑夜的“媚眼”。

  见他瞬时如化成石膏像般动也不动,展令扬眼底那闪烁不已的促狭光芒,更加的灿烂,顺便再多增加一点儿“效果”,在他耳畔轻吹了一口气。“Come on!Baby!”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