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别闹了,亲爱の >
四十三


  眼看连振宇和董纤纤追了上来,他又猛踩油门加速--

  “我不要离婚--”

  “展云,危险--”

  不幸终究还是发生了,极速行驶的上官展云一个不小心撞上了路旁的行道树。

  “我不要离婚--”在昏迷前,他依旧执着的念念不忘。

  说起来上官展云的命实在很大。那么大的撞击,居然都只是一些皮肉外伤,外加左腿轻微骨折。

  不过医生动完手术后,却说了一句:“这位患者很奇怪,昏迷中一直不断反复的说着:‘我不要离婚!’他是因为婚姻不愉快而想不开地开快车自杀吗?”

  “不,不是的,这全是一场误会!”董纤纤、应楚楚和连振宇异口同声的否认。

  上官展云被送进一般病房后,依然不停的梦呓着:“我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婚--”

  坐在床边照顾他的董纤纤心疼得频频呼唤:“展云,你醒醒。你听我说,展云!”

  “我不要离婚!”上官展云醒来的第一句依然是不变的执着。

  “太好了,你终于醒了。”董纤纤好高兴。

  上官展云一见到小妻子,便惊恐万分地握紧她的双手猛喊:“我不要离婚--纤纤,求求你,我不要离婚--我知道我不够好,但是我一定会努力改进。求求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改,好不好?我不要离婚,我爱你,我一直只爱你一个,我不能失去你的,纤纤,我求求你--我不要离婚--死也不要--”他激动得顾不得大男人的形象,热泪盈眶。

  董纤纤终于确定自己是深深被爱的,泪眼婆娑的说:“是谁说要离婚了?”

  “可是你--”

  “我只是想告诉你,等你在台湾的公事办完,我们就回家去吧!”

  “你--你是说--”上官展云激动得无法好好把话说完。

  “难道你不愿意?”她故意刺激他。

  “胡说--我愿意,我当然愿意,我求之不得呢!我们回家,现在就回家--噢--”他怕她又反悔,冲动得想起身,因而弄痛了骨折的左脚。

  “小心,别胡来--”见他痛苦万状,董纤纤一阵心痛。

  “我没事的,我们现在就回去!”其实痛得要命,可是他却强颜欢笑。

  “你再不好好躺着休息,我就不理你了!”她知道他在逞强,噙泪心疼的威胁。

  他一听马上就投降,乖乖地不敢乱动,像个大孩子般无辜地瞅着她说:“我怕你会临时反悔嘛!”

  董纤纤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好柔柔的哄他,“我不会反悔,除非你不听话躺下。”

  “真的?”他还是无法放心。

  她只能猛点头以示保证。

  “嗯!”

  接着,两个人便共坠浓情蜜意的爱河,吻得天旋地转。

  “太好了,我们终于要回家了!”上官展云到现在还不太敢相信,深怕自己是在作梦。

  董纤纤偏还要逗他,故意不依的埋怨:“可是我记得有人叫我‘别闹了!’呢!”

  “没有那回事--”老天!她居然翻起旧帐来,教他捏了一大把冷汗。

  “你明明就说过。”她一口咬定。

  “啊!我是说过,不过我的意思是说:‘别闹了!亲爱的老婆大人,求求你快跟我回家吧,我一定会做一个好老公的!’。”他急中生智的来个乾坤大挪移。

  “是吗?”看他那副紧张兮兮的模样,她就忍不住想多逗他几下。

  “当然是真的、真的、真的!”上官展云毫不知情,正满头大汗的拚命解释。

  董纤纤则是满脸春风。毕竟,一个女人能被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三次并非易事。

  室内是一片温馨甜蜜的幸福景像。而室外呢?

  一直在病房门外偷看的应楚楚和连振宇终于不约而同的走人,不再打扰他们小俩口的甜蜜世界。

  “别这样,你条件这么好又专情,不会寂寞太久的。”应楚楚好心的安慰连振宇。

  “你自己呢?纤纤、翩翩和盈盈都情有所归了,就只剩你是孤家寡人一个。”连振宇报以同等的关心。

  “我不急!”应楚楚潇洒的说。

  “我也是!”

  今夜,台北的星光特别灿烂,好美!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