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别闹了,亲爱の >
四十一


  由于昨天董纤纤因公事而和连振宇留在公司加班,上官展云和董纤纤的星期五之约于是泡汤。

  为了公平起见,应楚楚提议这个周未,也就是今天,他们干脆来个三人行。于是,两个男人之间的龙争虎斗便一路蔓烧至餐厅来。

  一坐定,上官展云便抢着帮董纤纤点东西,对服务生说:“两客烤龙虾。”点完他先对董纤纤深情一笑,接着便得意洋洋地对慢了一步的连振宇挑挑眉,好象在示威。

  连振宇当下就回敬他一记软钉子,对服务生更正道:“刚刚的烤龙虾一客就好,另外给这位小姐一客法式鳕鱼排,另外给我一客烤羊排。”

  “你少自作聪明,纤纤最喜欢吃的是烤龙虾,你别乱献殷勤。”上官展云幸灾乐祸的再次攻击。

  “你搞错了吧?纤纤对虾类过敏,一直避免吃虾类,怎么可能喜欢吃烤龙虾?我看爱吃的恐怕是你自己,所以才一厢情愿的这么认为。”连振宇风度比他好,但火花可不比他少。

  “不可能,纤纤和我在一起时明明都吃龙虾--”上官展云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连振宇却恍然大悟的低叫:“原来你就是罪魁祸首,怪不得我最近老是在办公室里撞见纤纤在吃皮肤过敏的药。”他心中很不是滋味,纤纤居然为了这个男人如此虐待自己!

  上官展云所受的打击更重,几近吼叫的否定,“不可能的--”

  “怎么会不可能?哦,我知道了,一定是纤纤心肠太好,不好让你下不了台,所以才委屈自己配合你的喜好。你也真是的,堂堂一个大男人居然连人家的体贴和真心喜欢也分不清楚。”满腹的嫉妒让连振宇毫不留情的攻击上官展云。

  上官展云还没开口问,便从董纤纤心虚的表情知道连振宇的话是正确的。

  于是他被击溃了,顿时感到全身无力,非常气恨自己的无知--为什么他这么笨?一点都没有发现纤纤真正的心意?为什么?

  不过他不是会被轻易击倒的男人,很快便重披战甲,想找机会表现,好弥补自己的轻忽和无知。

  但他又再一次失败了!

  面对连振宇这个对董纤纤的习性、喜好了若指掌的超级劲敌,他根本就英雄无用武之地,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冷冷清清的被掠在一旁,睁大眼睛观摩连振宇呵护佳人时那无懈可击的演出。于是整个晚上,他变得格外沉默。

  一直到约会结束,上官展云都一副落落寡欢的颓丧模样。

  “纤纤,晚安。祝你有个好梦,后天早上公司见。”连振宇可说是今晚一面倒的大赢家,春风得意的在董纤纤额上烙上再见之吻,便潇洒的远扬。

  相较之下,上官展云就像乌云罩顶似的,硬挤出一个有气无力的微笑向她道晚安后,便缓步走向自己的车。

  “展云--”董纤纤不忍心见他如此颓丧,轻声唤住他,吞吞吐吐地小小声说:“明天是星期天--我想找你陪我出去走走,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真的!?”上官展云突然精神大振,像要到糖吃的小孩一样振奋地再三确定,“你没骗我?你真的要我和你去?只有我们两个?”

  “嗯!难道你不愿意?”见他精神大大好转,董纤纤的心情也跟着飞扬起来。

  “愿意,我当然愿意,就算明天有强烈地震或超级台风,我都会准时赴约!”上官展云就差没有指天立誓。

  “那我明天九点在这里等你。”

  “我一定准时到,并把明天的节目安排得妥妥当当,你尽管放心。”他拍胸脯保证。今晚就算熬个通宵,他也要好好的规划出最完美的节目表来。

  董纤纤见时机成熟,便问道:“你今晚怎么了?怎么格外沉默寡言,和平时都不同?”害她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老是牵挂着他。

  上官展云脸色瞬时黯淡下来,“你注意到了--”

  “嗯!”

  面对她的细心,上官展云更加感慨自责,苦涩的说:“说起来丢脸--我是因为目睹连振宇对你那么了解、又对你那么温柔体贴,把你呵护得无微不至;而我却连你对虾类过敏,却为了体贴我而一直陪我吃龙虾的事也没发现。相较之下,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既大男人、自私自利又不体贴,根本和连振宇没得比。一方面又怕你会被连振宇抢去,于是愈想愈沮丧不安,所以才--”他说不下去了。

  气氛顿时变得沉静无比,只有夜风瑟瑟。

  “你就是你,没有必要和别人比的。”董纤纤衷心的说。

  “嗯,谢谢你--”对于小妻子的体贴,上官展云十分感激受用。

  一天玩下来,上官展云又有了许多新发现。

  他发现纤纤也有很活泼的一面,而且纤纤很喜欢笑,笑起来又甜又可爱。

  纤纤真的很善良、温柔又体贴,无论自己玩得多开心,都不会忘记关心他的喜怒哀乐。同时,上官展云也发现:今天所发现的点点滴滴,全都让他变得更加深爱董纤纤。

  漫步前往停车场时,已是星月交辉的时刻。

  安静无声的步道上,只有他们两人的脚步声。

  上官展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好想偷牵董纤纤的小手,却又提不起勇气,深怕纤纤会生气而不理他。但是他真的好想牵牵她的小手,挣扎了老半天,终于下定决心放手一搏。

  于是他左右扫射了好几遍,确定四下无人,才将自己的右手悄悄的、慢慢的移向她的。

  谁知差那么一公分就要握到的节骨眼上,身后突然大放光明,一辆车灯高照的汽车疾驶而过,吓得他魂飞魄散,赶紧抽回自己不安分的手,心虚得直冒冷汗。

  过了一会儿,他又做第二次尝试,眼看就要握到,却被突然惊地而起的狗吠声吓得又缩了回去。这回不但冷汗直冒,连心跳、呼吸都超级吓人。

  上官展云还是不肯死心,决定再试第三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