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左晴雯 > 别闹了,亲爱の >
二十八


  “你没事就好--”他赫然发现她红肿的双眼,心疼地追问:“你哭了?”

  他总是这么观察入微,令她难以招架,只能老实的说:“没事了,你别瞎操心。倒是有件事,我一定要向你解释清楚,我真的不知道杰瑞.洛克斯就是展云,我……”一提起这件伤心事,她不免心中酸楚。

  “别说了,我都了解。”连振宇见不得她委屈难过,柔情款款的将她搂抱入怀,倾尽所有温柔与深情安抚她。

  董纤纤知道自己不该贪恋他的温柔,但今夜她实在太累、太累了,累得无力抵抗,累得想找个人安慰自己空虚受创的心灵,所以她完全放弃反抗。

  连振宇把握良机,狠狠的将佳人紧紧抱满怀,内心激荡不已,他已经等这种机会等得太久太久了。

  夜风徐徐吹过山野,拂过他俩的衣袖。

  董纤纤自觉时间太晚了,有点羞怯的挣开他的拥抱道:“夜已经很深,你该回去休息了,明天下午还要开会呢?”

  “嗯!晚安!别胡思乱想。”今夜她已受了很大的惊吓,所以他体贴的未再多说什么,在她额头轻吻一记,便绅士至极的开车离去。

  董纤纤才想转身进屋,黑暗中倏地伸出一双手,一只捂住她的嘴,一只攫住她毫无防备的纤腰,无声无息地将她拉进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林--

  是歹徒!她会被强暴!不,救命--

  董纤纤非常害怕,拚命反抗,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歹徒的双手。

  很快地,她被压制在一棵树干上,双手被反制在身后,下半身被对方蛮横有力的身体粗鲁的压住,完全动弹不得。接着,他捂住她小嘴的大手倏地松开,凑上了烫热无礼的唇。

  “不--”董纤纤完全处于劣势,任对方予取予求地吻得上气不接下气,脑袋瓜不断地发涨。

  “我的吻技比那个姓连的好多了吧!”上官展云松口,重重喘气的问道。

  “是你--”董纤纤这才松了一口气。但转眼间,新的紧张情绪便又攻占她的全身。怎么会是他!?“你--唔--”

  上官展云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再一次攫获她的唇,需索无度的强吻。

  “不--”董纤纤顽强反抗的把脸侧向左边。

  上官展云用空着的右手捏住她滑嫩的下巴,霸道十足的攻城掠地,重新占领她的唇瓣。

  “不--”她再度挣脱,他便又随后捕捉住她的唇,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相同的战争。

  最后,上官展云强硬的完全征服她,不再给她挣脱的机会。他炽烈的吻她,吻得浑然忘我、飘飘欲仙。

  “噢--”

  董纤纤逮住他精神恍惚之际,猛力的挣脱他的箝制,狠狠推了他一把,趁隙逃回屋内,以最快的速度锁上门,才无力的靠躺在门板上,急促短浅的猛喘气。

  “怎么了?”应楚楚从房间探出头来问。

  “没事--”董纤纤不想让她发现异状,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真的没事……”她几乎完全虚脱,瘫软在门板上不断的喘气。

  难道上天真的遗弃了她?董纤纤绝望得希望自己立刻从地球上消失。

  为什么和展云开会的时间在即,振宇才打大哥大回来说,高速公路发生连环车祸大塞车,他两、三个小时内恐怕赶不回来?虽然振宇说他已经知会秘书告诉展云会议延期,但是展云似乎没有走人的意思。

  怎么办?万一展云点名找她--

  “纤纤,你能不能进去应付一下洛克斯先生?”

  瞧!说鬼鬼到!董纤纤心跳几乎停摆。“总经理不是把会议延期了吗?”

  “我也是这么跟洛克斯先生说的,但他却说总经理跟他说过,有一个叫董纤纤的特助亦参与此案,所以点名要你先去向他做进度演示文稿。”秘书颇为为难的说明难处。

  “可是我--”虽然她才告诉自己要振作、要改变自己,以全新的自己勇敢面对展云,但这也未免太快了?尤其昨夜才发生过那样的事……

  “为了公司,你就进去应付一下。拜托你了,纤纤。”秘书出其不意的将董纤纤推进演示文稿室,迅速关上门。

  董纤纤像被人推进地狱一样,顿时脚软头昏,连惊叫的勇气都没有。

  “贵公司对待合作盟方都是这么怠慢的吗?”她才想逃走,上官展云极具威严与讥讽的话便鱼贯入耳。

  “对不起!让你久候了,洛克斯先生。”他轻蔑的态度激起她维护公司形象的责任心,勇气增加不少。平常振宇对她照顾有加,她不能连这点小事也办不好而让外人笑话,那就太对不起振宇了。

  上官展云一听到她那黄莺出谷的曼妙天音,全身的神经便无法自持地紧绷,沸血逆窜。还是一样,她的声音总是令他莫名兴奋。可是他该死的大嘴不知道?什?要刻薄的胡言乱语:“女的?难道贵公司已没有人才了,还是连总找特助只重外表不重内在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