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三


  她睁开眼,柔柔一笑,“今日我听伊雪说,齐哥儿过几日便会被接进京了,我好些日子没见他,挺挂念的,正好凌月这几日心情不快,让他进府来住几日,陪陪她可好?”

  这事儿若是闺女提肯定没门,但开口的是舒云乔,她现在又怀有身孕,他根本舍不得让她心里有一丝不痛快,于是想也不想的点头同意。

  “凌月这些日子为了自己的计谋没让恶人上当,心里不痛快,你寻个机会跟她谈谈,破案也得靠点运气。”

  “我知道。晚些时候我会去看她。”下人拿了个托盘走近,严辰天拿起放在上头的碗,“我让人给你熬了些粥,听说今日你都没吃多少东西。”

  虽然没什么胃口,但为了不让他担忧,她还是勉为其难的吃了一点。

  “若凶手一日没有寻着,是不是伊雪就一日无法洗刷嫌疑?”

  严辰天喂她一口,看她吞下,这才开口说道:“冉伊雪被拘在宝庆王府近三个月,外头确实平静,没有再听闻有人失踪,纵使我有心保她,也得有证据证明她的清白才行。”

  她的心微沉,她相信冉伊雪与这件事无关,总觉得这阵子的平静透着些古怪。

  “王爷,我们打算用凌月做饵一事,会不会已让有心人知情?”

  严辰天也隐隐觉得,躲在幕后的那双手似乎很清楚他们的每个步骤。他微敛下眼,用平静的口吻安抚着她,“知道此事的只有几个亲近之人,唯一的外人也只有护国公和他手底下几个信得过的人。”

  她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拒绝了他送到她嘴边的粥。

  见她疲累的神色,他也没有逼她,“外头的事你别花心思,好好照顾自己便好。”不过才多久,她竟消瘦得惊人,“你再躺会儿吧!我陪你。”

  看着他眼底难掩的担忧,她安抚的对他一笑,“我没事,只是有些乏。我知道你事多,别只顾念我,等忙完再回来陪我。”

  他揉了下她的脸颊,他向来最无法招架她的善解人意,“我先去看看那丫头。”

  他扶她躺下,替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落上一个轻吻,看她闭上眼睛,这才放心的离去。

  四周一片寂静,舒云乔睁开眼,觉得胃部一阵翻滚,她捂着自己的胸口,忍着作呕的冲动,小心翼翼的坐起身,这个孩子闹腾得厉害,比起怀凌月时的无知无觉,相差不只天与地。

  外头天色已暗,她不知是什么时辰,放眼望去没有严辰天的身影,守在外头的碧珠和碧琬听到房里的声响立刻进来。

  “王爷呢?”

  “王爷与唐越大人在议事房,说有要事商议。”碧珠扶起舒云乔,“王爷交代若王妃醒了便派人通传备膳,奴婢这就去请——”

  “免了。”舒云乔制止了碧珠的动作,从床上下来,让两人替她更衣,“看来王爷正忙,晚些时候再传膳。

  小姐这个时候该在凌月楼吧?”

  “是,王妃可要请小姐过来?”

  舒云乔望着窗外,今日满月,月光皎洁,已经将大地染上一层光晕,“不用了,我过去看看她。”

  走出屋外,凉风袭来,她微吸了口气,觉得胃舒服了些,她让原本要跟着她的两个侍卫留下,只让两个婢女跟着她走向紧临着的凌月楼。

  “娘亲。”一看到舒云乔的身影,严凌月撒娇的叫道:“你身子可有好些?”

  舒云乔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头,“好多了,刚沐浴完?怎么不把头发擦干,今日起风,小心染了风寒。”

  严凌月柔顺的牵着舒云乔的手回房,知道自己将有个弟弟或妹妹,她比任何人都来得开心,虽然还想象以前一样向娘亲撒娇,但也顾着娘亲的身子,不敢太过放肆,所以也没让娘亲替自己擦干湿发,乖乖的让竹安做。

  “娘亲,我听说明日齐哥儿便到了,所以明日我要去宝庆王府等他。”

  “好,不过一旦出府,你要凡事小心。我跟你爹提了,过几日让齐哥儿来住几日。”

  “谢谢娘亲。只是娘亲,都过了这么久,我都没事,你说会不会事情根本并非姨母所料,事情发生只是巧合,压根就不关什么百夷族的事。”

  关于此事,舒云乔没有头绪,不好多说什么,最近因她害喜整个人昏昏沉沉、精神不好,严辰天也少提了外头的事,所以她所知不多。

  “娘亲,今日我做了些桂花糕,拿来给娘亲尝尝可好?”严凌月兴冲冲的又道。

  “当然好,我让人传膳,让你爹也一起尝尝。”

  严凌月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知道女儿也是想要讨好自己的爹,但就是面子挂不住,她揉了揉她的脸,“你先更衣,我去叫你爹。”

  “好。”严凌月听话的点头。

  舒云乔才走出房,就闻到空气中有股莫名的焦味,她不解的抬起头,看着郡王府右侧闪着火光,远远就听到有人叫着失火。

  严凌月顾不得穿得单薄,赶紧跑了出来,几个侍卫立刻护着她们。

  舒云乔神情平静的问道:“怎么回事?”

  “看起火的方向,应是灶房,火势不大,请王妃、小姐回房。”

  舒云乔知道去了也帮不上忙,只能交代,“今日风大,多派些人手,尽快将火给灭了。”

  几个侍卫领命离去,舒云乔要女儿回房,话声才落,站在身旁的碧珠竟然无声无息的倒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