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甜食王爷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十八


  冉伊雪甩开萧君允,推开严辰天,下人早已经俐落的将她方才撒泼砸碎的花瓶、桌椅都收拾妥当,她将舒云乔扶往大堂的主位上坐好,严辰天和这里的主子萧君允则坐在下首。

  “你脸色不好,我给你瞧瞧。”

  舒云乔摇头,拒绝了她伸出来要替她把脉的手,“我没事,只是有些头痛。我来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

  “你说。”冉伊雪道。

  “方才回府后,我将这些案子重新翻看了一遍,在半年多前,曾有个白子死状凄惨,王爷便是因为此案急着出城所以才坠马受伤。我记得你曾不只一次提及,白子纯洁,是上天恩宠——我一直以为这是因你疼爱恩羽才这么说,但如今想来却觉得古怪,这是不是百夷族的族人信仰?因为恩羽是个白子,所以你当初才会出手相助,甚至收留我们?”

  冉伊雪沉默了一会儿,看着一旁的舒恩羽,最后伸出手,将她拉坐在自己身旁,“你猜得没错,族里确实有记载,白子珍贵。”

  舒云乔的心一沉,脸色变得苍白,“若这些凶案与百夷有关,是否代表恩羽会有危险?所以你不顾自己可能被抓,也要进京来找我,要我看紧恩羽?”

  “夫妻就是夫妻,果然都有着明察秋毫的锐利。”冉伊雪抱着舒恩羽轻晃了下,“这丫头我打小看到大,我可不愿意看她受到伤害,偏偏我对凶手是何人真没头绪。但我知道,若要想要逆天改命,除了纯阴纯阳之血,还要被族人视为神圣的白子血液,对方之前已经杀了一人,我也不知是否还会再寻白子取血。”

  原本跟来只打算看看姨母的舒恩羽一下子就发现大堂上众人的目光都停在她身上。

  对上娘亲担忧的眼神,她眨了眨眼,忍不住笑出来,“娘亲、姨母,你们别担心,纵使我是白子又如何?别忘了,我爹是嵘郡王,还是大理寺卿,谁敢动我?”

  严辰天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平时只会找机会跟他唱反调的闺女,心中对他身分背景的评价挺高的,偏偏现在敌暗我明,若真有人对她出手,他竟然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护她周全,这滋味令人心头难受,他的眸光不禁幽深了起来。

  “不过,若他们自寻死路对我下手,也挺好的。”舒恩羽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没错!就让他们来捉我。”

  严辰天挑了下眉,“胡说什么?”

  “爹,我不是胡说。”舒恩羽琥珀色的双瞳发着光亮,“若照姨母所说,祭祀终究要个纯洁的白子,我就是一个最好的诱饵。与其没有头绪的等着暗处的凶手现身,不如用我把人诱出来,爹只要派人暗中守着我,守株待兔,等人现身,直接把人抓了,不就好了?”

  严辰天眼底凶光一闪,他可从没想过让自己的闺女以身试险。“说得容易,你当真以为凶手是等闲之辈?就我所知,凶手并非一人。”

  “爹不是最懂得用刑?到时只要抓住一人,让他供出他们的老巢和目的不就成了。”舒恩羽怎么想都觉得用自己当饵是绝妙好计。

  严辰天发现现在不单舒云乔头疼,就连自己的太阳穴也隐隐发疼,“小孩子家家,闭上嘴,别再说了。”

  舒恩羽不由嘴一嘟。

  “恩羽听话,你的计虽是好计……”冉伊雪揉了揉她红扑扑的脸颊,“但绝不可行,一个不小心,你的小命就没了。”

  “没错。”萧君允也在一旁帮腔,“你爹娘就你这么一个闺女,可不能有半点差错。”

  众人都反对,舒恩羽的目光只能看着沉默的娘亲,伸手撒娇的拉了拉她的衣角。

  “你别想了。”严辰天眼尖的注意到她的小动作,“你娘是天底下最不可能答应的人。”

  舒云乔含辛茹苦的拉拔舒恩羽长大,当然不会让她身犯险境,但如果要报答杏花村和冉伊雪对她们母女的恩情,她知道不能什么事都不做。

  “其实……”舒云乔轻声开口,“恩羽的计策挺好。”

  严辰天眼中一瞬间闪过怒气,“舒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她的眸光锁住他微怒的眼,“让恩羽为饵,伊雪从旁协助,若能破案,便立下一功。届时,王爷加上宝庆王并与鄂亲王府联手,一定能使当今圣上网开一面,保住伊雪和杏花村百余人的性命。”

  “你疯了,”他眯起眼,“你拿自己女儿的命去保住不相干的人?!”

  “喂!”冉伊雪虽说也不赞成舒恩羽以身试险,但严辰天的话令人听了反感,“什么不相干的人?我救过恩羽的命,还照顾她们母女五个年头,我之于她们母女可比你这个男人重要多了。”

  严辰天此时无心应付冉伊雪,目光牢牢锁着舒云乔,从她脸上看出她已打定主意,他抿起嘴,凌厉的黑眸一扫,愤怒的起身离去。

  看着他大步走出去,萧君允轻咬着下唇,有些委屈的说:“辰天的眼神真可怕。”

  冉伊雪翻了下白眼,没空理他,只是感激的看着舒云乔,“我知道你和恩羽都想帮我,但这件事别再提了。”

  舒云乔没说好或不好,只是缓缓起身,对舒恩羽伸出手。

  舒恩羽也伸出手握住自己的娘亲,跟着站在她的身旁。

  “王爷说得对,为了大局着想,你还是暂时待在宝庆王府,”舒云乔柔声的劝着冉伊雪,“宝庆王身分尊贵,旁人不敢轻易冒犯,又是你的师兄,定会好好照料你,我得空便来看你,好吗?”

  冉伊雪抿了抿唇,不太情愿的点头。

  之后舒云乔牵着舒恩羽离开宝庆王府,而严辰天纵使气恼也没有将母女俩撇下,正一个人坐在马车里生着闷气。

  天空此时降下瑞雪,舒云乔分心的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叹息,“下雪了!真漂亮。”

  “是啊!好美。”

  严辰天看着母女俩在马车外看着飘雪的天空发呆,心中生起挫败感,“若冻病了,看你们还能有什么闲情逸致赏白雪。上来,回府了。”

  舒云乔一笑,带着舒恩羽上了马车,没有刻意的疏离,反而紧挨着严辰天坐着。

  严辰天皱眉看她,“你是怎么回事?向来把这丫头当成心头肉,现在却跟着她瞎起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